第1984章 白娓立功-第一强者-
第一强者

第1984章 白娓立功

沈浪之前没有跟高寒秋、雪非雪他们详说那个地方,并非隐瞒他们什么,也不是可能有什么收获,而是不知道怎么说。

因为在崔或的记忆里,是有一个传送阵,突兀的出现在了玄隐门,然后他进去前往探索,结果到了那个地方。

等他在回来之后,那个传送阵就消失了。

本来按照沈浪的想法,也是要去玄隐门一探的。

但现在准备运用三界之门,便直接根据他的记忆,传送到那个目的地。

这个目的地,不用说,肯定是在这个世界的,要不然也不会对这边这么了解,可以选中崔或。

现在沈浪过去,也没有穿越另外一个世界那么大的消耗。

“就是这里?”

当大家被传送出来之后,眼前看到的是一片荒漠,感觉像是到了一个戈壁。

整个世界那么大,在没有把所有范围全部了解之前,高寒秋、雪非雪也不能确定这个戈壁荒漠是什么地方。

“崔或来到的就是这里。”

沈浪指了指前面。

他其实可以直接进去的,但为了让大家看清楚一点,所以先跟着记忆传送到这里。

崔或从玄隐门过来,也就是在这里,然后是往前过去的。

前面就是一个土堆,倒是不小,勉强也可以算是塔状。

崔或过来之后,就走到了这个地方,然后看到了有窑洞一般的入口,进去之后,便听到了一个声音,把所有的情况跟他说,在墙壁上面,也有一个地图的呈现。

大家一边观察着这里的情况,一边跟着沈浪走了过去。

到了土堆之前,沈浪一下无语了。

“坍塌了。”

他把这里的情况说了一下,现在那个窑洞都已经没有了。

大家都有点泄气,看样子幕后主使的人,就是临时找了这么一个地方,然后布置了传送阵,直接到玄隐门。

当目的达到了之后,直接就消除了所有的痕迹。

高寒秋还是有点不甘心的。

如果这里的痕迹被完全的抹除了,那他们就根本无法再追踪,有这么一个图谋天下的人物暗中存在,总叫人不放心。

他一抬手,剑气纵横,在大家面前的这个塔状土堆,立即被一层层非分解了。

要把这样一个土堆摧毁,现场每一个人都可以轻松的做到。

但高寒秋现在是把它分解,是一块块的分裂开来,但并不是直接的坍塌、粉碎。而是把这土堆,切割成了成千上万的小块,再往旁边分开。

要做到这一点,对于力量的操纵,就难多了。

比如要把蛋糕、豆腐之类弄碎,是很容易的事,但要把它们如同积木一样的小块块平整的分开整合,就考验技术了。

高寒秋此举,是把整个土堆的完全的打开,但又不让它坍塌,以免遮挡了一些痕迹。

他们大家的眼力都很强,全部在观察着。

结果还是可以看得出来的,现在窑洞是被坍塌堵了,之前本来是有明显空洞痕迹的。

但除了依稀能对应上沈浪描述的环境之外,并没有其他什么痕迹。

高寒秋轻叹了一声,手一扬,无数小块分离在空中的土堆,完全的粉碎成了一片粉末。

“走吧,只能以后多戒备了。”

沈浪也没有什么失望,因为本来也没有抱什么希望。

这个幕后的人,就是要利用崔或,会这样的隐秘方式,会把传送阵都抹除了,自然也不大可能会留下痕迹让他们追踪。

“等一下!”

大家顺着声音看过去,说话的是白娓。

白娓的模样是有点像百花仙子的,但因为是跟着百花仙子幻化的,是有点僵硬的表情。

配合她刚刚这么突兀的一声,感觉有点发挥实力。

她自己也是意识到了,连忙补充了起来。

“请允许我试用一下我们青丘的秘术吧,或许能寻找出之前的痕迹。”

沈浪点了点头,勉励了一句:“很好,你不要有压力,尽量的发挥吧!”

大家也是一起看着他,重新泛起了一丝希望。

但对于白娓、对于青丘都不了解,也没有太大的希望。

白娓手里出现了一颗青丘石,然后也不需要变化成本体模样,就这样握着青丘石,进入了另外一个状态。

沈浪对于青丘石,也是有一定的了解。

那简直是一个世界一般的幻境!

而且除了可以随心制造幻境,也能勘破幻境。

他现在也有一种冲动,想要拿出他的青丘石来体验一下。

不过想想,对于青丘石的运用,他只有几次经验,肯定不如青丘的天之骄子。应该要相信白娓,如果她都没有办法,他肯定也感知不到什么。

“我看到了……在这里的人……那个……崔或,还有一个……黑袍覆盖的人……”

白娓现在是闭着眼睛,进入她青丘石的世界里面,然后嘴里喃喃的把她看到的情景,跟他们说了出来。

大家都认真的听着,没有人开口询问,以免惊扰了她。

这种情况他们虽然不是很清楚,但也能猜到一个大概,被惊扰了,轻则从那状态推出来,想要再回去就不容易了。重则可能对人的意识形成大的冲击!

雪非雪和高寒秋,都露出了一丝兴奋。

看样子这青丘九尾狐,真的有点特殊的秘术!

他们是能理解的,本质上,就是把这里曾经发生过的事情,再一次的呈现出来。

如果时间过去不久,他们都可以做到,越短暂越能清晰的复原。

刚才没有办法,是因为光去云宫圣地,就十来天了。再加上崔或的安排,再从他来这里到谋划,搞不好近一个月了,什么痕迹都没有了,也无法呈现了。

过了一会儿,白娓吸了一口气,睁开了眼睛。

“我看到了!那个崔或来过这里,进去过这土堆里面,他没有见到那个说话的人,那是一个黑袍遮住了自己的人。”

“这个人在崔或离开了之后才出现的,然后抹去了这里的痕迹。”

“他自己,并不是凭空消失的,而是往那边去了!”

白娓看了一下刚刚粉末的土堆,以这个为参照物,然后指向了一个方向。

大家都是精神一振。

不管这是什么地方,既然那个人不是传送离开的,既然还能搜寻到痕迹,就有寻找到的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