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68章 抹除痕迹-第一强者-
第一强者

第1968章 抹除痕迹

对于大家又一次的感谢之辞,沈浪则是抬手虚按。

“大家也算是同生共死的伙伴了,我就不当大家是外人了。大家不用对我感谢,更不需要报答什么,我只是一个年轻人,这会助长我的虚荣,对我的成长性不好。”

“再说了,我能寻找到办法出来,那也是巧合。就像我能解开上古机关一样,本是好事一桩,但传开搞不好就变成祸事一桩!”

听着沈浪的话,大家本来以为他是年轻人谦虚客套一下,而听到后面,才明白是怎么回事。

之前从瑶池离开之后,对沈浪的争夺、埋伏的事,大家都是知道了,甚至现场的人,也有不少动心过了的。

包括也回来了的贺兰老祖、暮江郁姥姥他们。

这就现实了!

沈浪能够寻找到出来的办法,不代表他一定就收获了多少,但不知道的人,就不会这么想了。

便是他们现在这些人,心里也会猜想沈浪是不是收获很大,再传扬出去,以讹传讹的夸大,或许就会很多人找沈浪。

毕竟这是云宫圣地!

大家知道很凶险,但如果掌握了一定可以回来的方法,那危险性就大大的降低了,很多人都愿意历练一番,万一有什么奇遇呢?

一直觉得愧对沈浪的贺兰老祖,第一个附和了起来。

“沈兄弟!你放心吧!你谦虚你低调,我们也能理解,绝对不把事情外传。但在我们的心里,对你的感激是不会少的,日后有用得上我们贺兰城的地方,只要带一句话,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对、对,我们不会外传,有用得上我们的,只管开口!”

大家马上跟着附和。

口头上的感激、心里面的感激,那都不需要花费什么的,甚至这样的许诺,都是将来的事,到时候自然是会看情况的见机行事。

真要答应具体的报酬,那就是真的要执行的了。

所以沈浪不想出这个风头,大家都很乐意接收,顺水推舟的答应了。

而在一番的热议之后,大家忽然意识到了一个问题。

几千年前那些老祖们,对于云宫圣地的事情,避而不谈,极少有线索留下。会不会当时也有类似的情况呢?

有某个大能帮助了其他,带着祖师爷们回来了,为了替他保密,所以祖师爷们才没有透露云宫圣地的信息……

大家忽然之间,仿佛意外发现了千古之秘了。

“走吧!时间过去那么久,来的地方,还能不能出去,尚且不知道呢。”

沈浪建议离开了。

他刚才的一番话,其实并非真的怕麻烦。而是给大家一个台阶!

要说救命之恩,真的是可以算得上的。要说感激,在当下的一刻,他们也是真的感激的。

但离开了这个环境,这些老祖们,马上就会理智起来了。让他们承情一个年轻人,这很尴尬了。

那么多老祖,需要一个年轻人拯救,岂不是间接说他们都非常的无能?

这是用他们百年声望、用师门的声望,给沈浪扬名立万做垫脚石啊。

再一个,既然是救命之恩,那要报答,就不能随便给点什么吧?怎么也得拿得出手、上得了档次的啊!

那对他们,都会是一个肉疼的过程。

更重要的是,他们一家一样还好,沈浪同时收那么多人的,那是多大的一笔资源收获?

这样一来,沈浪的声望,迅速远远的凌驾于大家之上;那么多的资源,也能早就他的实力更强,他的师门更强。

此消彼长,这对大家都是顾虑,是不愿意看到的。

他们刚刚脱困,还没有考虑到这么多,沈浪则已经考虑到了。

与其等着他们不甘不爽的事后算计,平白多处很多下绊子的暗处敌人,还不如现在这样收获信仰之力。

反正沈浪的声望已经极高,在这里没有师门,并不需要用他们做垫脚石,而他们给的报酬,他也未必看得上。

已经结了善缘,那就善始善终,信仰之力贡献不了多久,能长久得个感激也就行了。

所以他借故怕被别人惦记暗算,让大家不需要感谢报答,就给了对方一个台阶。

可以心安理得不需要感激之后,大家才能够更加的自然,觉得帮了沈浪,也就不会有欠他的感觉。

人情欠大了,是会不自然的,轻则避而不见。重则巴不得被欠者早点消失……

大家也不想在这里多停留,马上就要一起离开。

这时候高寒秋开口了。

“之前的痕迹,不知道被什么抹除了!”

听到这话,大家都吃了一惊。

大家下来的时候,是到了那天坑底部,然后高速坠落到这冥域的。

到了冥域之后,可视范围和神识能够感应的范围,才百多米,这迷雾比云宫圣地里面还要更浓不少。

崔或最初是怎么样探索过来的,并没有说过,但他们是在下来的地方,竖立了一个石柱,作为一个回去的参照点。

然后为了确保不会迷路,在这冥域迷雾之中,在地上画出大大的痕迹。

上次大家一起过来的时候,就是跟着这个痕迹过来的,算是土办法。

从这里过去,大概十里左右的距离,到了这云宫圣地虚影之前的百米,就算是到了尽头。

现在他们出来,就是在这最后百米的范围内,本来往云宫圣地另外一个方向,是能看到地上痕迹的。

现在听到高寒秋的话,都张望了过去,在视线范围内,都没有看到痕迹了!

“先出来的两位老祖,已经先离开回去了。沈兄弟回去接大家的时候,我和雪掌门了解了一下,看到那些痕迹消失了。”

“高老祖,你是说他们两个把痕迹抹除了?”马上有人惊讶了起来。

“不!”

高寒秋摇了摇头:“严格来说,是他们两个发现的。我们当时担心沈兄弟,关注的是云宫圣地的情况,是听到他们的惊呼,才知道这情况。”

大家都是明白人,一下就意识到情况比较严重了。

如果是那两个老祖干的,时间不久,即便抹除了痕迹,也还是新鲜的痕迹,以大家的实力和观察力,还是可以看到大概的路线。

不是他们干的,那就是过去十天发生的事,可以有更多的时间,把痕迹处理得看不出来了!

“崔或。”沈浪淡淡的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