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38章 氤氲之中-第一强者-
第一强者

第1938章 氤氲之中

其他的老祖,当然也知道沈浪把最好的先取走了。

不过他们也没有任何的怨言。

刚刚本来就是沈浪帮他们解围了,这最强的巨鹰兽神,也是沈浪击落的,他们也就帮忙拾掇了一下而已。

甚至刚开始的时候,他们都以为只是支使他们干活,现在能分一杯羹,也算是聊胜于无了。

“各位,我结合了一下我自己的经验,已经刚刚飞流讲述高老祖他们的经验。这里很快会出现一股龙卷风!”

“当然,也可能不是龙卷风,而是其他的异象。”

“这异象里面状况如何,我还没有进去过,不得而知。雪掌门和高老祖进去了,则被传送到了其他的地方,暂时还不知道怎么回来。”

“在那之后,这里会出现一个通道。通往下面一层的通道!”

“下一层是什么情况,暂时我也不知道,估计也可能会有刚刚那样的危险。上面也有通道可以上去,是他们过来的地方,危险已经解除。”

“再往上一层,也是我去过的,上面危险也解除了,还有几位老祖在上面。”

沈浪快速的跟他们说了一下现在这里的情况。

刚刚已经消灭了所有的凶兽,随时可能会出现这里的通关奖励。

“我决定闯一下龙卷风,看看能不能找到高老祖他们。至于大家,我建议在这里等着,尽量疗伤恢复,也可以上去看看。比下方的未知,更加的安全一点。”

正说着,情况出现了!

这一次也不是龙卷风,而是氤氲之气。

周围是有淡淡的雾,到几百米外就看不清楚了,但附近还是清晰可见的。

但这氤氲之气,就是浓浓的,看不清里面的状况。

就跟在上面一样,沈浪只是做出一个安排,并不会需要他们的允许什么的。

现在他也想要看看会被传送到什么地方去,时间来不及,也无法叮嘱什么让他们安心了。

沈浪直接便投身进去!

白娓和梵雪瑾都张了张嘴。

她们都想要跟着一起去,现在现在恢复得多了一点,但想想这里面的情况未知,或许进去之后,还是拖沈浪的后腿。

所以也就没有说出来,也没有自作主张的跟着进去。

“我们听从先生的建议,休憩疗伤吧。”

许皋月说完,当即把内丹和髓液都服下了。

他年纪最大,仅次于高寒秋,真正的老骨头经不起折腾,所以一点也没有客气。

他们三个,也是果断的跟着服下了。

想想在这特殊的环境里,即便恢复了百分百的巅峰状态,都未必能帮助到沈浪多少,哪里还敢在受伤的状态下矫情什么?

其他几个老祖,也马上表示会在这里一起守着。

他们也没有哪里可去啊!

他们也需要尽量的疗伤恢复啊。

跟着梵雪瑾、莫飞流他们一起,好歹有个盼头,哪怕沈浪不会回来救他们,雪非雪和高寒秋也不会放弃吧。

沈浪投身进入到了这氤氲之气当中,马上保持着高度的戒备,对于周围,是重重防御。

他有时候非常的大胆,但大胆之下,也是保持着谨慎的。

之前看到过了龙卷风和氤氲之气,都没有去冒险。

这一次是听说了雪非雪和高寒秋都进去了,才敢去冒这个险。

他们可能知道更多的信息,即便不知道,以他们的经验和实力,敢进去,也是经过了权衡的,所以比未知要更安全一点。

但具体里面是什么情况,是不是真的被传送离开,还是要进来才能知道。

当出现在里面的时候,沈浪马上有了在外面看的另外一种感觉!

滋养!

是的,一进来就有一种被滋养的感觉!

这种感觉,是难以言喻的,仿佛周围是大量的灵气倒灌进来。以他现在的境界,都能有被滋养的感觉,可见其程度之高,甚至已经超过了吸收灵精!

不过沈浪却没有沉迷在其中,并没有放开防备去吸收。

因为按照上面两层的经验,这个过程并不会维持多久,哪怕滋养效果再好,终究也是有限的。

反而在这滋养过后,会不会有危险跟着,才是更重要的!

另外,在龙卷风、氤氲之气消散之后,是马上出现了天地精华的灵物,现在这东西在哪里?

按道理应该还是在这一团之中吧,难道是还没有出现?

沈浪想要去看清楚周围的情况,却是看不清楚,想要去感应也感应不到。

莫飞流他们只有过一次的经验,而且匆促之下,了解有限,有一些情况可能忽视了。

比如说天地精华的灵物,在他们还没有反应过来之前,可能就溜走了。

所以上一层到底是被高寒秋、雪非雪吸收了,还是他们传送离开之后,灵物出现再自己跑走了,都还不得而知。

现在沈浪是想要把周围都抓捞一次,不能让那灵物跑了。

可是却一点都不可得。

在这里的感受,有点类似混沌空间,但还没有到那个程度,只是也无法确定周围其他的存在。

在抓捞无果之后,沈浪的感觉开始更清晰,更远一点了。

然后他发现周围氤氲之气已经消失了,而其他人也不再周围,整个人已经到了另外一个地方。

这让他有点遗憾,虽然印证了一点,高寒秋和雪非雪果然是传送到了其他的地方,但却是把本应该可以夺得的天地精华错失了!

虽然他还不知道这天地精华的价值,还是觉得很可惜。

不过既然已经这样了,那再怎么想都没有意义了,关键是要继续安全的向前走,平安的归去!

沈浪当即收起了心思,不再去想氤氲之气、龙卷风和天地精华的关系。

现在必须全副精神面对眼前的情况。

放眼所见,依然是有淡淡的雾,依然只能看到几百米,只能感应到几百米。

而他所站立的地方,好像是在一处山岭,前面所见的,也是上坡。

看样子,又是传送到了另外一层。

而时间已经过去了不少了,这一层按道理也有可能有人降落,那这里若有什么变故,也应该已经发生了,通道之类也该出现了。

他不能确定现在所在的地方,就刚刚好是在中间地带,只能先往山坡而去,搜寻一番。

结果过去山坡,却发现越走越高,他干脆直接就顺着往高处走,看看最终会是什么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