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28章 火焰山-第一强者-
第一强者

第1928章 火焰山

如果每一层空间,都有类似的物品,而当初他们也不知道叫什么,大家看到的可能又不一样,最后笼统的称之为“天地精华”,也是有可能的。

如果这天地精华,才是让他们实力大涨的关键,那就确实是好东西了。

不过,沈浪也没有深究下去,不管叫什么名字,这肯定是好东西,那是跑不了的了。

现在他已经收回心思,全神贯注的看着降落下去。

按照他的估算,已经降落了五百米左右,对比之前上去的距离,应该已经到头了。

可是……

怎么感觉下面有点不对呢?

一路下来都安全的,沈浪也加快了一点速度。

马上,通道到头了,从中落了下来,周围豁然开朗。

而沈浪还没有落下,就已经了解到情况了,不由暗暗皱眉。

出来之后,往下看,也是迷雾朦朦,按照一千米来计,现在视线和神识都无法到底。

但整个感觉已经不一样了,这里非常的燥热!

几乎没有丝毫水分的那一种燥热!

之前所在那一层,就是一个荒原的感觉,整体感觉还算是比较好的,并没有太明显的不适。

所以,这要么是到了另外一层空间,要么就是在他离开的时间里,发生了大的变故!

之前是向上通了一层,现在也是向下通了一层,也确定就是五百米左右的距离,按道理应该就是回到了原来的那一层。

但要说变故的话,上面也只是出现了冰怪,大的环境并没有出现变化。

现在也弄不清楚,沈浪只能是保持着戒备,然后适当加快速度的往下沉过去,看看下面到底是什么状况。

下沉了数百米之后,沈浪已经可以感应到淡雾下方的大概情况了,而感觉上,已经不是燥热,是有点炽热了!

沈浪的表情也凝重起来了。

这根本不是环境起了变故,真的是到了另外一层空间!

这一层的环境,和荒原和冰层完全不一样,像是到了火焰山!

随着沈浪降落得更低,下面也更加的清楚了,可见的几百米范围,就不时的看到有喷起几十米高的火焰熔浆!

仿佛是在一座火山边沿一般,而周围的地面,有很多都燃烧着火焰,没有燃烧的地方,或焦黑、或赤红,看得出温度都不低。

这降落的地方,当就是这一层的中间了,若是原来的那一层,应该在这里见到高寒秋等人。

现在一个人影都没有,更确定是来到了另外一层。

为什么明明上一层、下一层,会到了另外的层?

这倒也不是完全不能理解,比如说他上的地方,和下的地方,并不是在一个地方,或许会造成差异。

另外,这里的“上下层”,都是按照常规思维的分析,而这里正不能用常规来看待。

现在的问题,一方面是寻找一下,看看这一层还有没有活着的人。如果没有了,那就看看这里需要面对的是什么。

把这当成闯关,那就尽量的完成,闯到下一层去,不可能无穷无尽,总还是会寻找到高寒秋他们的。

而且,刚刚收获到了一波“天地精华”,或许还有其他的天地精华呢?

想到这里,沈浪的也是兴奋了一点。

上一层是冰窟一般,这里则是火焰山一般,相比起来,这里的危险性更大!

因为他们坠落的时候,人应该都是重伤昏迷的状态,然后看实力的高低清醒得快慢。

落在冰层之上,不会马上死亡,但如果落在这高温熔浆里面,直接被火舌吞没,还没有苏醒过来,可能就永远的睡过去了。

沈浪没有多浪费时间,还是加快速度,把整个区域都搜寻了一遍。

虽然他更期望的是天地精华的收获,但毕竟都是一起进来的人类,如果他们在这里遇到了危险,他有能力还是会救的。

当然,这个前提是,至少别想着伤害他,别想着靠抢了他的法宝来保命。

这个要求,可以说已经很低了。

两层的经验下来,估计这一层的大小格局也会是一样,所以沈浪可以直接的地毯式搜索。

一路下来,他也是发现了情况,整层仿佛都是在火山之上,但多少还是有一些落脚的地方,只要不是不是直接落入火坑之中,又没遭遇到其他的袭击,应该还能活下来。

可是随着他一路的搜寻下来,都没有看到一个人!

他能够观察感应到的范围,也就是半径几百米,为了不错过每一块地方,是按照来回顺序的搜寻。

结果就是从中间过去,靠着其中的一条边,然后寻找到角落,开始一道道的搜寻。

在沈浪有点失望的时候,来到了最后一个角落,还没有到,就发现了,那里有几个人!

那一片角落,相对其他的地方,多一点落脚的空间,现在有四个人,都在那里盘腿坐着。

当沈浪出现的从后,他们也是吃了一惊。

沈浪已经能够猜到一个大概,不知道具体有多少个,但肯定也是活下来的互相搜查周围,最后汇合到了一起。

对比了其他地方,这里能够落脚的空间稍微大了一点,所以大家最后退守到了这个角落。

沈浪之前从中间前往的时候,就是在对面的角落,要是先来这个角落,就先找到他们了。

“是沈浪?”有人惊喜的叫了一声。“沈兄弟!”

沈浪点了点头,加快速度在火坑周围飞跃了过去。

这四个人,一个是贺兰老祖,一个是郁姥姥,另外的两个人,其中一个也是得到了沈浪送回法宝的老祖。

“你们都还好吧?有没有其他人出事?”

上面冰层,有落下六个人,按道理这里应该也是五六个、六七个,四个未免少了一点。

贺兰老祖和郁姥姥在一起,倒是一点都不意外。

“我们醒过来就到了这里,然后发现自己受了重伤。大家散落在不同的地方,一路寻下来,就只有我们四个。”

贺兰老祖简单的跟沈浪说了一下大概的情况。

“沈兄弟你们呢?高老祖、雪仙子他们……”另外一个老祖小心的询问了一句。

他们不是谁都跟沈浪有私交,不过贺兰老祖叫沈兄弟,他们也是跟着叫,显得亲近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