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29章 火怪-第一强者-
第一强者

第1929章 火怪

“高兄、雪掌门以及秋林剑宗、瑶池诸位,都好好的。我们是降落在了一个相同的地方,不过大家也都受伤了。”

沈浪简单的说了一下。

而且吸收了之前的经验,他现在也提前打一个预防针。

“我也受伤了。不过我刚好带有一颗万年兽神的内丹,吃下之后,比较快的恢复了。”

他们当然也能看出沈浪没事,听到高寒秋都受伤了,他却没事,不免是会怀疑的。

不过现在这话一说出来,大家也就理解了。

沈浪一直展现出来的就是大手笔,而且大家都给他添油加醋的神化其背景,觉得他会携带有万年兽神内丹,也觉得不是不可能。

关键时刻,这是可以救一命的!

他们是那么大年纪的老一辈,前来这里探秘,在不确定安危之前,当然不方便携带家族、门派太多的资源,都是一切从简。

但沈浪不一样,这是最年轻、最顶尖的天才,背后的势力,肯定是愿意拿出救命的资源,以求他能够平安回去。

至于能那么快吸收恢复,或许还有高寒秋的帮忙也不一定。

“您是怎么……”因为交情不够,别的老祖欲言又止,但已经等于把问题问出来了。

“我们不甘心被困,寻了一个办法,穿过了上面。最后到了另外一层,那一层遍地冰霜……”

说到这里的时候,沈浪搜寻了一下,弄了一颗“水珠”出来。

这是巨鳌无疆的,大部分是交易给了夸父族,沈浪也有弄了一点点玩。

现在先是施展了一个防护罩,把大家都罩了起来,然后一点点的释放水珠里面的水分。

大量的水分蒸发,让周围的温度降低、湿度上升,大家都感觉好受了许多。

这里恶劣的环境,对于大神级别的老祖来说,自是不算什么的。但现在他们是受了重伤,就不一样了,环境太恶劣,也是一种煎熬。

对于沈浪这细心的举动,大家都非常的感激。

因为到了他们这个身份,难受也不方便说出来,别人会觉得你矫情。

而像他们,其实已经不知道是多少年没有受过伤,多少年没有到这么恶劣环境了,忍当然是忍得了,但有更好的环境,也是舒服很多。

沈浪在释放水珠的时候,也是大略的跟他们讲述了一下上面冰层的遭遇。

当听完了他的话之后,现场的四个人,都义愤填膺的大骂了起来。

“亏得童仙翁、智叟他们向来有美名,没想到是这么卑劣的人!”

“简直是禽兽不如的白眼狼!沈兄弟帮我们夺回了法宝,我们都是感激不尽的,他竟然还这样说!沈兄弟,今天我把话放在这里,我的命是你的!”

“他们都是死有余辜!这才刚刚进入到云宫圣地,就经受不住人性的考验,要是有巨大的宝藏,那还得了?”

包括一直没有说话的郁姥姥,也是一脸羞愧的表态。

“沈兄弟,老身以前头脑发昏,也是做出了愧对你的事,所幸得到贺兰兄阻止,没有酿成大错。回去暮江,我深刻的反省,这一次,你有什么吩咐,老身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沈浪心里暗暗好笑。

这各个都是老人精了,哪来那么多中二的义愤填膺啊!

这都不过是表演出来的,是向他表态而已。

上面六个人,都被沈浪干掉了,虽然没有细说过程,但这个结果,就足以把他们四个人镇住。

因为现在看起来,沈浪依然还是一点伤都没有,说明那六个人根本没有影响到他分毫!

他们现在四个人也是受伤的状态,肯定加起来也不是沈浪的对手。

沈浪有能力离开所在的空间,到其他的空间探望大家,那他们就应该好好的巴结,好好的抱大腿,何必自寻死路?

不管他们本来有没有这样的心思,听到了上面一层的遭遇,都是完全的打消了,彻底决定抱沈浪的大腿。

“对了,沈兄弟,你说你是上了一层,刚刚又是出现了一个通道下了一层?”

贺兰老祖也知道这表态不能太过了,那就太假了,所以恰到好处的转移话题。

沈浪说了冰怪,并没有说天地精华的事,然后就是下落到这里的怪异。

“我也不知道。我确定是在一个角落上去的,然后在上面的中间,出现了下来的通道,但我并没有回到我之前所在的那一层,而是到了这里。”

沈浪这一句是没有任何的隐瞒,他也不知道具体是因为什么。

听得四个人都苦笑唏嘘了起来。

“看来,我们是真的到了云宫圣地,这里的环境比我们想象中还要更加的复杂。就算这里再出现一个通道,也不知道是通往什么地方了。”

“按照沈兄弟说的,上面会出现冰怪袭击,那这里会不会出现火怪袭击?”

大家脸色微微一变。

既然这里的环境每一层都不一样,那危险应该也是针对不同环境出现的。

如果来一大群的火怪,以他们现在重伤的程度,能抵挡得了多少?

“我也在奇怪。如果这些怪兽,是按照时间出现的,如果所有的时间都是差不多的,那高寒秋他们,应该也已经遭遇到了,这里应该也遭遇到了。”

沈浪这一句,让大家更是警戒了起来。

具体什么的规则,大家都不知道,只能是猜测着摸索。

在不知道更多线索之下,只能是猜到了一定的时间,就会出现怪物袭击了。

如果是这样的话,时间应该早已经到了,那这一层的怪物,随时可能袭击过来!

而就在大家警戒的时候,便发现远处真的已经出现了怪物!

上面的可以叫冰怪,那这里的也可以叫火怪了。

就是全身冒着火焰,无法判断本来是什么样子,似乎是一团喷出来的高温熔浆变成的!

它们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开始出现的,但现在是已经已经出现在了他们视线范围内!

沈浪也看了过去,并仔细的感应了一下,对比了一下。

他马上有了一个清晰的了解,这些火焰熔浆生成的火怪,大概难度要比冰块垒积更大,所以才出现得慢了一会儿,而且它们的速度也是要更慢一点。

“怎么办?”

大家都着急的看着沈浪。

本来他们都是各自门派的核心,但像现在这样的重伤,他们是很久没有过的了。此刻完好无损,还已经“打通一关”的沈浪,自然就成为了他们指望的对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