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19章 独寻出路-第一强者-
第一强者

第1919章 独寻出路

天书空间沈浪敢进去,因为这是确定还在原地,并不会离开的。

但新三界之门昆仑镜,则是从此间传送到彼端,小到两处地方的传送,大到两个世界的穿越。

在运用这一神器的一个关键点,就是需要意识定位,去过的地方,才能够准确的定位。

但现在这里,并不是沈浪正常“去过”的地方,是被冲击激流冲到这里来的,到底空间传送阵,还是防护阵法,其实也不得而知。

他现在不能确定能不能传送离开,更加不能确定还能不能回来。

所以有心想要试一下,却又颇为纠结。

万一不能回来,那就很悲剧了,管不到他们六个人了。

万一不能离开,那就更加的悲剧,连一线希望都没了!

纠结考虑了一会儿,沈浪还是决定先缓缓,不动用这神器,把这当成最后的方案。

如果实在寻找不到出路,这里又有危险出现,必须要离开的时候,再征求一下大家的意见,或者告知一下他们,带上一起。

那样如果无法离开,那也没办法了,要是能离开,那不管回不回得来、会不会回来,都可以大家一起。

现在暂且先把希望寄托在雪非雪和高寒秋的身上了,说不定人家有新的发现呢?

沈浪看了一下他们四个。

即便都服了不少的水玲珑,不过也不能全部吃下去,到了他们的上限了,但要吸收并且疗伤,也需要时间。

若要让他们尽快的脱困,不说恢复到完好,能恢复到行走移动不受影响,也会方便许多。

但他是深有体会的,最佳方式,还是要外力协助,也就是为他们灌输元气!

现在能够做这一步的,就是他了。

之前雪非雪和高寒秋也算是做了,但只是最基本的把他们救醒来,解决他们最大的问题,让他们有疗伤的机会。

沈浪当机立断,马上便开始为他们灌输了起来。

不过他是一个对四个,只能是轮流一个灌输一会儿元气。

而且他是不会像狗神一样不惜代价的灌输,就像他之前叮嘱雪非雪和高寒秋说的那样,首先要保证好他自己的完好。

所以他只是一边吸收着灵精的灵气,一边为他们灌输着,等于是帮助他们吸收更多的灵气。

效果自然不能跟狗神相比,一分为四,时间上也各不占多少。

不过现在他们几个还是最虚弱,正靠着吸收了大量的水玲珑,然后在自我疗伤。这时候能有一点外力的相助,都能明显的减缓压力。

过了一阵,雪非雪和高寒秋回来了。

他们也如沈浪一样,来了一次地毯式的搜索,但并没有期望的结果,也只能先回来了。

看见沈浪一个帮助他们四个灌注元气,让他们两个都非常的惭愧,马上便要来帮忙。

从身份上来说,梵雪瑾当然应该是雪非雪来照顾,许皋月和莫飞流则是高寒秋来照顾。

沈浪只是帮助白娓一个,就要轻松许多。

沈浪却是直接否决了。

“有时间的话,你们先把自己恢复过来。我是现在有余力,才帮助他们一点点,你们不能浪费了时间!”

沈浪的话,让高寒秋和雪非雪都有点尴尬。

为自己的徒弟疗伤,应该不能算浪费时间的。

但他们也明白沈浪的意思,如果来了敌人,或者遇到危险,那只有他们保持着强大,才能度过,否则大家都受伤的话,只会是全军覆没。

想到这一点,他们有更加的好奇,不知道沈浪是用什么方法,能够快速的恢复的。

他们都没有收获,这会儿只能是尽量的自己疗伤。

沈浪在为他们提供了一部分的帮助的同时,也是不断的思索着各种可能性。

其中一个,便是往天花板上面钻孔!

以刚才的观察,无论是四面墙壁,还是上方、下方,都看不出这是什么材质的,似乎就像是普通的墙壁一般,但到了近处,还能阻隔神识的探索,显然不一般。

这就关系到一个厚薄的问题了。

如果只是一堵墙的厚度,那完全可以运用死水鞭来尝试一下,或许可以将其腐蚀挖开。

但如果其实厚度达到了十米、百米、千米呢?

那别说长度有限的死水鞭,便是王者之剑,也没有办法无限的延伸下去。

圣甲?放炸弹?

最后,沈浪想到了一样没有用过的东西!

正因为没有用过,所以一直没有想到它,但现在看来,不管多深厚,只要是泥土,或者各种材质的土地,都可以挖开!

铲子!

流沙耘奴的那个小铲子,就是他们的一个至强法宝。

不过这东西的神效,也就是在流沙耘奴记忆中。当时在沈浪面前使用出来的,是被真实幻境给欺骗了。

流沙耘奴以为是在深挖地下,实际上是在空中来回打转。

所以沈浪也不能确定这玩意儿的效果到底如何……

现在这也算是死马当活马医了,相比起用死水鞭、王者之剑或者放炸弹,还是这个可以持续性深挖的铲子法宝,更具有操作性。

如果这也不能见效,那就看他们两个有没有什么建设性想法了。

要不然只能是运用三界之门传送离开了。

“你们两位在这里照看一下,我之前击杀了流沙耘奴,缴获到了一样他们辅助遁地的法宝,我尝试一下能不能破壁离开!”

听到沈浪这个建议,高寒秋马上说道:“大家一起吧!可以互相照应、接力一下。”

对于流沙耘奴的情况,他们也是略有所闻,但不是太清楚,如果是挖掘用的,那他们也可以帮忙。

“不用了。”沈浪直接的回绝了。

他把那小铲子拿了出来,然后解释了一句:“这是辅助遁地的,并不是直接的挖开一条出路。现在是我一个人的情况比较好一点,我去寻找出路会更安全一点。”

这话让大家听着都有点尴尬。

虽然沈浪应该不是嫌弃他们拖后腿,但事实就真的是他们拖后腿了。

“你们别多想,没有嫌弃你们,也不会丢下你们。尽量恢复,就是帮忙!”

沈浪也没有婉转,直接把这态度表明了,并留下了剩下的水玲珑,让他们都可以用。

因为高寒秋的关系,许皋月和莫飞流对沈浪是有信心的,梵雪瑾和白娓,则是担心他安全,有心跟着一起,奈何现在跟着也是负累,只能不开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