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16章 方圆十里-第一强者-
第一强者

第1916章 方圆十里

许皋月和莫飞流都知道沈浪的身份,沈浪的吩咐,就代表了高寒秋的意志,所以都是很配合。

只是他们才刚刚苏醒,整个人还是无法动弹的状态!

便是沈浪刚刚醒来的时候,也是连点头都做不到啊。

白娓和梵雪瑾,也是同样的情况。

所以高寒秋说完之后,还是必须得给他们喂过去,并同时给他们灌输多一点元气。

雪非雪也没有再说什么,也开始给她们两个喂水玲珑,并灌输元气。

本来之前在天坑上方的时候,都俨然沈浪是核心,现在雪非雪和高寒秋都受伤了,沈浪则已经恢复巅峰水平,自然他还是核心。

沈浪自己也是当仁不让,在他们两位大佬充当“护工”的时候,沈浪则是开始探索周围的环境了。

短短一会儿的工夫,他已经有了一个大概的了解。

现在这个环境,比之前迷雾状态之中,要好很多,不会限制在百米左右的范围。但对精神力等,还是有一定的压制,神识能够探索的范围也是大大的缩短了。

不过总归来说,能查探到几百米,加上没有迷雾对视线的干扰,还是能让人心理上安心不少。

现在他的感应之下,附近几百米,都没有其他人,而这个环境,并不是在宫殿的感觉,倒像是在一片荒原之上。

可是之前明明是看到了一个宫殿一样的存在,结合云宫圣地的名字,怎么也不像荒原啊……

“我去查探一下。”

他们几个还需要时间才能移动,雪非雪和高寒秋当然也没有恢复,也需要在这里照顾和保护他们。

沈浪这就自己出马了。

既然查探的范围有限,那他就走出去一点!

一移动的时候,沈浪马上发现了,各方面都受到了压制,他的速度也慢了许多。

他选择了一个方向,然后一直往那边飞掠了过去。

之前会觉得是在荒原,是因为看着地面像荒原,但实际上除了感应不到更远之外,视线也看不到更远的范围,远处依然是淡雾。

现在人过去了之后,则发现在大概走了五里左右,就已经到了头。

尽头看起来是一堵墙,又像是一座山壁。

沈浪没有去藏私击破它,而是沿着“墙”开始往一个方向飞掠过去。

在整个的过程中,他保持着对周围的感应,发现不管是墙壁还是山壁,这都已经阻隔了神识的探索,无法知道有多厚,无法知道后面有什么情况。

而沿着墙壁的飞掠,也逐渐让他掌握了一个大概,根据圣甲的轨迹,大概绕了一周之后,重新看到了在墙壁上的记号。

这是一个四边都大概十里左右的巨大方形!

大到这个程度,已经不能叫房间了。

他们落在的地方,大概就是在这个巨大方形建筑的中间位置。

现在沈浪想要搞清楚的,就是上方有多高。

从目前来看,这四面无法感应到外界,是被禁锢住了。如果上方也有这么一个屋顶的话,那就真的是封在了一个大型牢笼之中了。

可是怎么会冲击到这里呢?

总会是有一个入口的吧?

沈浪再沿着墙壁往上飞行,他已经预备了也有十里的高度了。

如果是那样的话,那将是一个巨大的立方体空间了。之前不周遗迹里面遇到的祭天坛,单纯跟这比大小,已经无法比了。

很快,沈浪就感应到了上限!

因为神识能感应到几百米的,现在也就是上升了几百米,那这“天花板”的高度,也就清楚了。

有了具体的目标,沈浪直接加速度的上去。

在大概两里千米左右的高度,就看到了顶。

就像一个房间的天花板一样,把这里牢牢的盖住了,一样无法查探到后面是什么情况。

这是让人有点泄气的发现,沈浪此刻还是沿着“天花板”的下沿,然后以圣甲更快速度的四周绕了一圈。

结果真的证明了,这就是一个四边十里左右,高两里左右的空间。

而他们是被封闭在这里面的。

虽然情况已经很明显了,但因为感应的范围只有几百米,没有一一验证,多少还是有点侥幸的不甘心。

所以沈浪还是操纵着圣甲,把上方“天花板”和四面“墙壁”,全部搜索了一遍。

范围那么大,不能因为四个角,就做出确认,万一有哪个缝隙错过了,那就遗憾了。

可惜的是,他全部搜索了一边,真正达到了“地毯式”搜索,但结果却一无所获!

所有的地方,都没有任何的缝隙,更别说通道、孔洞了。

但大家毕竟是进来了,总应该是有地方进来的吧?

最后,沈浪把目标把唯一还没有搜索的地面,也地毯式的搜索了一番。

到他回到中间地面的时候,是已经把四面八方、天花板和地面,全部都搜索完了。

“我们被困了?”高寒秋淡淡的问了一句。

他同样也被限制了,神识感应的范围,也就比沈浪更大一点,也覆盖不到所有。

沈浪在四边沿着墙角的时候,他也感应不到,但后来在上方对天花板搜索的时候,他就已经大概了解到了。

沈浪点点头,扫视了他们一眼。

在他忙碌探索的这一阵,其他人服下了多枚水玲珑,再加上雪非雪和高寒秋的元气灌输,情况好了一点。

虽然还是重伤状态,但已经可以简单的活动,也能够开始自己运功治疗。

“情况有点糟糕,我们应该是在靠近这地方的时候,进入了一层类似防护阵法的东西,然后遭遇到了巨大的冲击,因为大家都有防御,我们所有人几乎同时进入,大体上还是共同承担了,我们七个人一起也是分摊了压力……”

高寒秋和雪非雪把大家救醒之后,这会儿还在帮着他们治疗,根本没有来得及说什么。

事实上他们两个也是昏迷了一下,对于状况,也只能是推测,而没有定论。

此刻听到沈浪的话,大家都暗暗吃惊。

一起分摊了,尚且伤得如此之重,如果只是单个人,那岂不可能直接死亡了?

其他人又到哪里去了?

大家不是一起进来的吗?怎么会没在一起呢?

虽然都知道,沈浪肯定也是一样的结果,刚刚的应该也只是他个人的猜测推论,但他说得那么笃定,让大家都想要继续听他说更多具体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