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10章 冒领法宝-第一强者-
第一强者

第1910章 冒领法宝

有一些来过冥域的,还是有点经验,有的老祖是第一次到冥域,但这一次体验到的迷雾,都是超过了他们的想象,所以都是有点吃惊的。

但现在看到崔或,已经准备好了坐标点,也有地面的痕迹,也就让大家都安心了不少。

说到底,恐惧来自于神秘未知。

沈浪则因为见识过了混沌空间,对于这算是小儿科了,也就要淡定得多。

很快,最后下来的人也确认了,然后大家一起跟着崔或往前。

“正因为这里环境的特殊,我在上面无法跟大家交待清楚。而且也不能让大家走散了,以免出现不必要的问题。”

崔或现在这么一说,已经得到了大家的理解了。

“我为什么能寻找到这里,也就不细说了,大家也没有兴趣听,简单说一下我们将要去的地方吧!”

其实大家是有兴趣听的,但他是不愿意说的,因为那是他们玄隐门研究了很多线索才总结出来的。

哪怕这一次错了,这些线索依然还是会有作用的,加上这里的,还能为以后做准备。

如果公之于众,别人也就知道了。

所以出于共同探索的需要,崔或能共享结果,但不愿意共享具体的线索。

“这里往前,大概有十里左右的距离,就算走散了,也请大家沿着地上的痕迹过去,还是能寻找到的。这个过程中,并不会遇到什么危险,这也是我之前没有叮嘱大家的原因。”

崔或说这话的时候,忍不住注意了一下沈浪的表情。

之前显得是他故意什么都不说,让沈浪出了风头。

现在用事实环境,证明了他的表态都是正常的,并不是有意不提醒。

大家都是老人精,当然也知道他的这点心思,马上有人叫好起来,对崔或表达了感谢之情。

崔或得到了满足,更有激情的带着大家往前。

虽然地面已经有路线了,但大家还是更愿意有一个人带路。

十里路而已,平时的话,对于这些大神老祖们,不过是一瞬间便过去了。

但在这里,大家都知道安全第一,对于无法看清、无法感知到的迷雾之外,还是不便乱闯。

不过整体进行的速度也不慢。

在路线的尽头,也就是到了崔或说的目的地了。

沈浪他们七个,算是在整个队伍的中后方,后面还有一些人跟着他们。

此刻前面停下来之后,他们也很快赶上了。

前面在视线所及的百米之外,隐约可以看到迷雾之中,有一个巨大的宫殿!

这个宫殿往上高耸看不到头,左右也是看不到头。

之所以会在这里停下来,并不是崔或他们上一次过来的时候,试探出了这是安全距离。

毕竟才百米,已经是很近了,已经很难算是安全距离了。

但问题是,他们是摸索着向前的,在这迷雾之中,更远的地方无法探知到,发现的时候,已经这么近了。

出于对云宫圣地的敬畏,还有传说的种种风险,让他们不敢再往前了。

现在已经重新集结了那么多的老祖过来,但崔或一看到“云宫圣地”影子的时候,还是赶紧停了下来,忍不住有点激动。

“云宫圣地……”

大家都看到了,都默默的观察着,直到有人喃喃出声。

“崔老祖,这就是云宫圣地吗?”

“云宫圣地是一座城池?宫殿?”

“安静!”崔或说了一声之后,然后正色道。

“我是根据很多线索,寻找到这里的,也就是看到这个的时候,我就不敢往前走了!”

“你们别笑我怂,如果我敢走过去,如果这是真的云宫圣地,那我可能已经回不来了。也没有人能把这消息公开!”

“崔兄!没有人笑话你,你这是为大家寻找到了先贤们前往过的云宫圣地,是功德无量的大事,我们都非常的佩服你、感激你!”

“没错!我们都是很感激崔兄!”

崔或点了点头说:“多谢大家的理解。所以,我带路的职责已经到了,前面就是我理解的云宫圣地了。但它是不是云宫圣地,到底是一座城池、一个宫殿,还是纯粹一个假象,一个影子……就有待大家一起探索了。”

他表达得很清楚,他是不敢一个人进去的,要进去的话,就需要大家一起去探索。

但大家心里其实也有计较,崔或若不是有很大的把握认定这是云宫圣地,比如认定是其他什么上古遗迹,都不会共享出去。

完全可以自己独吞了,只有云宫圣地的危险,才需要更多的人一起来面对。

既然已经到了这里,大家也就不着急了,肯定不会马上回去的,未来十天的时间,都可以在这里好好的研究,确认了才探索。

毕竟这是关系到性命的事啊!

为此,大家都排成一排,不敢往前走,但可以左右分开,尽量近一点的观察。

不同的人有不同的思维、不同的角度,或许可以观察到什么不同。

“沈兄弟,我之前被那流沙耘奴窃取了一样法宝,不知道能否还于我……不胜感激……”

一个惭愧的声音传入到了沈浪的耳中,是一个老祖传音过来了。

“哦,你被窃取的是什么法宝?”沈浪看过去,回应了他一句。

“这个……”

那人一下犹豫了,不知道说什么好。

“东西在我的手里,你真以为我认不出来吗?认得出来,自然知道是谁家的东西,冒领可不太好。”

那人羞愧欲绝,本来看一路到这里,都没有人私下找沈浪,便想要在未知危险之前,多领到一件法宝来,反正沈浪自己也不用。

没想到沈浪并不是那么好糊弄的。

“没有、没有冒领的意思……可能窃取我法宝的,是另外一个流沙耘奴……”

沈浪会传音回他,就是给他面子,不直接的揭穿他。

“也对,是我误解了。可能是还有其他的流沙耘奴,那就需要老祖自己寻回了。”

“好的。好的……我自己回去再找……”那个老祖已经开始出汗了,差一点名誉扫地啊!

虽然他们的交流是传音的,但也有其他人留意到了。

那几个真正丢了法宝的,一路上都在寻找机会,但丢人啊,实在不好意思开口。

也因为他们特别关注沈浪,注意到了这一点细节,马上意识到,万一让别人冒领了,那就亏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