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11章 带头大哥-第一强者-
第一强者

第1911章 带头大哥

醒悟过来的那几个人,顾不上丢面子了,赶紧也传音跟沈浪解释。

他们是真的丢了法宝,而且是传音说给沈浪听,也明白沈浪说让他们私下找,就是为了维护他们的面子。

所以在讲述的时候,大家都放下了自尊,简单把大致的情况描述了一番,包括是怎么被盗去的,丢的是什么法宝,以免沈浪怀疑他们也是冒领的。

即便如此,他们对于能不能把法宝武器要回来,也没有绝对的把握。

因为,换作是他们自己的话,如果得到了几样法宝,绝对是不可能一点代价都没有的就还出去的。

这法宝是对他们效果最好的,而且也不想自家法宝被别人得去了。所以,就算沈浪坐地起价,他们也不得不赎回了。

但让他们几个都没有意识到的,沈浪居然非常爽快的,根本没有提任何的要求,甚至没有等到他们的恳求,在他们说出来之后,便迅速的移步到了他们的身边,然后把法宝塞入到他们的怀中!

“沈……沈……兄弟,您要什么回报,我们、我们……”

“不需要回报。这是你们的东西,被人抢去了,刚好我帮你们抢回来了,自然应该物归原主。并且,如果我索要回报的话,那跟流沙耘奴以及他幕后的雇主,又有什么区别呢?”

沈浪直接的拒绝了回报。

要的就是他们的一个人情啊!

若要他们给报酬的话,能够给多少?一条灵脉、两条灵脉?

现在沈浪灵精都有不少,在这个流沙耘奴那里,也得到了八条灵精,并不缺少一点回报。

需要的就是他们的一个人情!

一个大神境界的强者,一个门派的老祖,这样的一个人情,比实际的回报更加重!

当然,实际的回报,是比较实惠的,也是固定价值的。

现在这样的回报,有可能会在关键的时候,起到一个巨大的价值。也有可能,对方就厚着脸皮收下,只是口头道谢几句。

那几个老祖,在丢了法宝之后,这两天真的是过得非常的没有滋味。

此行的目标是云宫圣地,那是可能创造奇迹的,否则的话,他们都会跑走了。去追杀那流沙耘奴……

现在意外的得回了法宝,让他们都非常的激动。

对于沈浪,也是感激不尽。

至于沈浪不要他们的报酬,他们也没有多想。

一方面沈浪之前在瑶池盛会的时候,已经证明了他拥有不少的资源。或许真的是不缺这一点法宝,看不上他们的。

另外一方面,他们也明白。沈浪得到了这东西,既不能随便拿出去交易,也不能拿出去使用,要不然的话,就会被人以为他是幕后主使!

所以真的要交易的话,对于沈浪,他们是最佳的买家,也是必须的、唯一的买家。

基于这样的条件,还给他们,乐得一句好说,总比没吃羊肉落得一身腥膻好。

还有一方面,那个流沙耘奴,既然已经被沈浪砍死了,那应该他身上也有一点收获的,所以沈浪也不是一无所获。

不过无论如何,对于沈浪的好意,他们也是感激的。要不然的话,就算沈浪不敢用、不便卖,也还是可以隐藏着身份到黑市交易。

或者就算是扔了,也没有便宜他们啊。

“大家有什么看法?”

他们几个在交易、交流的时候,大家已经观察了一阵前面的虚影。

有人忍不住问了一句,对于前面之所,是不是云宫圣地,大家都充满了期待和好奇。

“崔或老祖,这是您发现的,想必您当时也已经先在这里观察分析过了。能够让大家一起来,应该是有什么发现吧?我们想要听听您的意思!”

有一个人,把这个问题抛给了崔或。

崔或迟疑了一下,然后正色道:“本来我崔或在各位老哥面前,是没有资格卖弄的。不过既然大家问起来了,我也就当仁不让的抛砖引玉吧!”

“我们洗耳恭听!”大家都是精神一振。

崔或上一次就看到了,观察的时间、考虑的时间,都比他们久多了,或许已经有了成熟的意见。

“我绝对这个东西,极可能就是云宫圣地。你们看,从现在这迷雾的方向看过去,是不是如同云宫一般?”

他这么一说,大家都觉得有道理。

现在这角度看过去,确实如同在云雾之中,而且模样也像是一个宫殿,会被称之为云宫,是再正常不过的了。

至于说天空之城,那应该是当时那些始祖们,为了迷惑后人,故意那样误导的。

那出发点一方面是为了公义——不让探险者去送死;也是为了私利——不想别人跟着去得到了更多的好处,从而超越了他们。

“而且,以前无论是我们家的祖师爷,还是其他的祖师爷,都没有说过云宫圣地在什么地方,没有说过一定不在冥域。再者,焉知不是从人间来到冥域的呢?”

崔或在之前的时候,果然已经一次次的思索过了,有条不紊的说出来,让大家都觉得可能性极大。

“其实很简单,要知道真假,只要我们过去一番,近了仔细查探,就可以知道此物到底是不是云宫圣地。”

“不过,探索简单,就怕会有危险。祖师爷们的教导,肯定是有理由的,不可能光是为了吓唬我们后人。”

马上有人附和了起来。

“崔老祖,你说的有道理,我们愿意听从你的安排,你觉得我们应该怎么做比较好?”

这个不知道是崔或找朋友出来托儿,还是真的出于真心,总的来说,在这群龙无首的时候,直接是把崔或推出来代表了。

崔或本来是了解情况最多的一个,是最合适做领导的。

大家一时间也来不及探索更多,不知道他还有没有什么没透露的,让他做领导是最好的。

“这个嘛……我觉得高寒秋高老祖身份最为尊贵,应该由他来安排。”

崔或假意的推迟了一句。

谁得听得出来,他这只是谦让一下,以显得尊重前辈。

毕竟高寒秋的年纪最大,实力也是最强的,惹恼了还是不太好的。

高寒秋当然更加明白这是什么意思,马上笑道。

“崔或老祖,你就不要客气了。你是最合适的领导,由你带领,我们才能安心啊!我不过虚长了大家几岁,可没有什么能力呀。”

听到高寒秋这么说了,崔或志得意满的笑了。

“高兄太谦虚了,在你面前,我们都是小辈啊!不过话说回来了,总归需要有人带头,我也就不客气了,为大家起一个带头作用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