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12章 携手入云宫-第一强者-
第一强者

第1912章 携手入云宫

沈浪在旁边听得分明,高寒秋是不会在乎要不要做这个带头大哥的,因为并没有多少实际利益,就一个面子而已,但必须要承担责任的。

既然崔或有这个意思,也有这个准备了,那让他去做,真的是最合适的。

不过崔或本人,却明显也有膨胀的意味!

刚开始谦让的时候,还说着“高寒秋高老祖”,但在高寒秋回敬了他一句“崔或老祖”之后,他再称呼就是“高兄”了。

且不说实际能力,单单年纪和辈分的差距,让大家对高寒秋都很尊敬,至少表面上都是称呼“高老祖”的,除非很熟悉的,才会称之为“高兄”。

也正因为如此,一个月前在瑶池盛会的时候,沈浪称呼他为“高兄”,引来大家侧目,就是觉得这小子没大没小。

不过沈浪并没有在意,因为他知道,高寒秋也不会在意这一点。

甚至早年跟着他们的许皋月,也不会在意。只有莫飞流有点不悦,觉得对方没资格这样称呼师父。

这都是他们的一念之间的事情,得到了高寒秋如此表态,崔或便如同得到了权威认可,马上已经进入了“带头大哥”的角色状态之中。

“各位!云宫圣地,数千年来,已经有过很多的传闻,最终证明都不是真正的云宫圣地。”

“今日,我们面对的,依然可能不是云宫圣地。”

“但别忘了!那些并非云宫圣地的,事后也证明是大有收获的好地方,反而没有多大的危险,只是及不上传说中的云宫圣地而已。”

“所以,现在摆在我们面前的这一座仙宫一般的存在,我们前往探索。结果是两个,若是云宫圣地,那我们可能会有一部分人有危险,而另外有一部分人,会得到极大奇遇归来!”

“若不是此人云宫圣地,我们可能会又一次的失望,但我们可能大家都会安全的归来,并且也有一番收获。”

崔或这些话语,也应该是早就准备好了的,听着让人颇受鼓舞。

这样算起来,有一半的几率是没有风险的,是光有收获,然后安全归来的。

另外一半的风险,也只有一部分是风险,一部分还是安全的,并且会有极大的收获。

以对半分的话,那就是只有四分之一的生命危险!

另外四分之一极大奇遇,另外四分之二也有极大收获。

这样的几率分析下来,本来抱着“宁可信其有”心态来的老祖们,一下都觉得有意思多了。

以他们的年纪,活到这个岁数了,什么东西都见识过了,什么风险也经历过了,就算真的有四分之一的风险,也是值得一搏的。

毕竟他们来之前,是做好了至少一半死亡风险的。

“所以,我的决定,那就是大家保持着戒备,然后——上!”

“上!”

众多老祖们的情绪已经被调集起来了,马上都一起叫了起来。

这一刻,他们颇有一点少年热血的心态。

如果真的能够一举成功,真的发掘出来了云宫圣地,哪怕自己不能成为安全归来的那一部分幸运者,也是见证历史,历史会记住大家的名字!

所以,已经没有什么好遗憾的了。

“对于当年,大家是怎么进入的,我们也没有更多的信息。但我们研究了很多,结合千百年来前辈们的研究,我最后得出一个结论!”

本来以为就要上了,崔或又继续的说,大家只好听着。

“大家同时间一起进入,或许能把风险降到最低!”

这话说出来,很多人还没有弄清楚其中的关系。沈浪则不由得暗暗叫好!

他虽然不清楚那到底是什么构造,但却是赞同崔或的推论。

因为之前无归海狱、以及其他的一些空间裂缝,都证明了这一点。空间裂缝越大,冲击力越大,而同时进入的话,则可以更多的人分摊,把威力摊薄。

嵩阳真人,能够在进入无归海狱的时候没事,就是因为沈浪带着了他,而且还有所有的地球修士几乎同时的进入。

在进入这个时候的时候,在瀑布那个更小的裂缝,却直接要了他的命,就因为只有他一个,他不过存真境,承受不了冲击力。

现在崔或,不知道是怎么得出这个结论的,但基本上也是类似。

如果云宫圣地,也是类似的方式,那大家同一时间进入,确实是会安全系数更高。

“他说的有道理,如果有一道强大的冲击力,大家一起进入,可以摊薄。另外,如果手拉手一起的话,也可以互相协同,更好的承受,也不至于被其他的意外状况分散!”

沈浪并没有公开的说出来,那又会抢了人家崔或老祖的风头,惹人嫌的。

而且他也不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毕竟这也只是一个猜测,万一跟这没有关系呢?反而让有心人留意到一些线索了。

所以他只是传音告诉身边的几个。

白娓、瑶池和秋林剑宗,就他们三方七个人,那些跟着他们周围的老祖,这一次也听不到了。

“既然你都这么说了,我相信应该是有一定的道理。那就这么决定吧!高老祖照顾好秋林剑宗两位,我和小瑾,就拜托沈浪你照顾了!”

雪非雪这会儿直接认可了沈浪的话,但却是主动的示弱了起来。

仿佛她们师徒两个都是弱女子,仿佛真的需要沈浪照顾一样。

沈浪有点无奈,但也没有说什么,牵个手一起进去而已。

这时候,崔或的话,也得到了大家的支持,大家都确定了,然后便在崔或的下令指挥之下,并排一起往前走去。

刚才是在大概百米之外,看到了那仙宫一般的环境,便停下来了。

现在大家排列一起往前走,心里不免有点激动,又有点紧张。

万一走近一看,就真的只是一个虚影,甚至海市蜃楼那样,走近了反而什么都看不到,那就郁闷了。

不过,不管怎么样的心情,该防御的还是要防御,大家都保持着最高的戒备。

沈浪同样高度戒备。

因为不知道冲击力会从什么地方开始,所以他们已经开始先牵手了。

高寒秋一手一个,携带着许皋月和莫飞流。

沈浪则是一手白娓、一手梵雪瑾,梵雪瑾另外一边,在是牵着雪非雪的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