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2章 不放过-第一强者-
第一强者

第192章 不放过

作为七段的超凡武者,那司机觉得面对没有停下的轿车,他还是可以尝试一下去撑住来势的,但一定是有危险的。

而像沈浪这样,从旁边把车子抓住,不好用力也无法全力,危险要小一点,但难度要大得多,基本上不可能抓停。

沈浪刚刚可不是抓住车子,而是直接把车抓起,抡动往上面砸了出去!还是单手做到!

别说是他傻眼了,便是归元境后期的谢优,也是看呆了,这可是纯粹的力量!而且出在车子快速往前的情况下,他也根本不可能做到。

大货车的那个司机,眼看要撞击到前面轿车了,突然发现车子跳了起来,把他吓了一大跳。

以货车的底盘高度,撞击的时候他也不会有什么问题的,可现在他在往前撞击,轿车更是往他挡风玻璃砸了过来!

说时迟那时快,沈浪单手把轿车当武器的砸出去之后,人也是向旁边滑开,避免了撞击过来的货车。然后在上面撞击砸中的时候,他闪身一脚,把货车的油箱踢爆了。

几乎在同时,大货车在被轿车砸中之后,再次撞击到了前面停着的货车上面。强大的撞击力把前面的货车撞得歪了出去,但没有翻倒。

而在这个时候,被夹击的轿车发出了爆炸,踢爆的油箱马上受到了波及,紧接着再爆。然后是前面停着的货车,接连几下的爆炸,让三两车都被火焰包围了。

轿车里面三个人都出来了,后面大货车的司机不用说了,直接是被砸过去的轿车砸死了。但前面那辆车的货车司机,是先停车下来的,还有几秒的时间观察侧面的状况。等发现不对劲的时候,也赶紧开车门往外跳。

因为他是被撞击了货车的车神,在驾驶室里面的他只是受到了冲击,并没有重伤。

在他跳出来的时候,也是接连爆炸的时候,让他匍匐在地上,等爆炸过了之后,才赶紧爬了起来,赶紧就往旁边跑,怕再次遭遇爆炸。

“救命!救命!”

这时候,他感觉到一股无形的力量,一下把他包裹住了,然后整个人向后面摔倒了出去,紧接着不受控制的往已经一片火海的车底下滚了过去!

他吓得差点哭了起来,这是什么情况!不小心摔跤也就罢了,怎么摔跤还会滚向火海?

他拼命的往外面爬,但也只是爬出来一段,身上沾满了火焰,让他在地上打滚都没有用。

“这……残忍了一点吧。他连喽啰都算不上,可能什么都不知道,就是让他停车在这里。”谢优轻叹了一声。

刚刚那个跑出来的司机,再被摔滚入火海,当然是沈浪隔空出手了。

谢优愤怒归愤怒,怒的是楚家不给面子,但还是冷静的。他相信楚家不可能连他都干掉,要么是传达有误,下手的人不了解他的身份。要么就是只想要“交通意外”的撞击他们一下,但关键时刻会停下来,不会真把他们撞到前面货车上。

正因为冷静,他的情绪也是对幕后主使的楚家之人,开车的不过是不起眼的棋子。作为谢家子弟,他是有他的高度,不屑和这样的棋子计较。

“你谢公子大度,我可不放过!想要我死的,我都会让他们先死!别说什么喽啰主谋,幕后主谋我会跟他们清算,持刀的刽子手,一样不放过!”

沈浪微微冷笑,这两个不是楚家的打手,也是收钱的凶手。既然做这样的工作,就应该有付出代价的觉悟!

谢优微微苦笑,沈浪不仅仅软硬不吃,而且还铁石心肠,楚家招惹了这么一个敌人,也是一个大麻烦,就算能搞定,也会付出极大代价!

他当即把那个司机留下来处理现场,他和沈浪则先离开了,另外打车去酒店。

送沈浪到酒店之后,谢优便先告辞了。他本来就是促成沈浪今晚先和家里长辈见一下,但刚才的突发事情,让他不得不先回去汇报和商量一番。

沈浪入住客房之后,也没有大意。楚家能把信送到飞机上,自然是在航空公司,或售票信息相关的部门有人,所以在用他身份买了飞机票之后,马上就知道,然后安排了。

酒店订房依然是有身份信息的,相信他们也是有能力查到。已经安排两辆车在路上撞击了,在酒店会不会有其他的袭击?

不过他是有点奇怪,按说楚家即便对谢家跟他合作不满,也不至于对谢优动手。要对他动手的话,在礼C县城的时候,会更加的简单。

以他们的能力,要打听到他租房的地方,更是易如反掌。

那么应该就是故意要给谢家上一点眼药,刚才的撞车,就只是想要搞事,但不会是要搞死。

沈浪在客房里面,用手机上网加客房的旅游地图,对谢家所在的这个天东市了解了一番,之后便收到了谢优的电话。

大家都一起经历过袭击的危险了,谢优也免去了客套话,直接跟他说了一下初步交涉的情况。

他们也没有去调查什么,直接向楚家方面质询。楚家当然不承认,但表示会调查,随后以私下的名义,向谢家表示道歉。说是有个小辈不开眼,做出了这样鲁莽的事。

但也确认说那小辈也只是想要用车祸发泄一下,并没有想过要害沈浪的性命,因为楚家已经公开说过了。当然更加没有想过要动谢优,完全是执行的人不知道情况。

这个结果,和谢优的猜想差不多,现在沈浪也觉得应该如此。不过沈浪并不在乎,他反正会和楚家算总账的。至于谢家会不会做点文章,或者让楚家做出什么让步让利之类,那是他们的事。

除了这件事,谢优再做出了邀请,今晚上谢家要宴请他,比他私人请吃饭规格高,但也没有别的宾客,没有公开宴请那么正式,他是希望沈浪能给他一点面子,毕竟这次合作是他在中间促成的。

沈浪既然按照他们约定的时间提前来了,今天见面还是明天见面,都无所谓了,并没有拒绝,也没有细问今晚要见他的到底是谁。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