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小人心思-第一强者-
第一强者

第21章 小人心思

这些有头有脸的客人都是人精,姚书记不会随便带子侄来吃饭,既然是穿着校服的学生,应该是和教育方面有关,不相干的人自然不用多在意。

但沈浪的话被他们认为不识大体之后,就全都重视起来了!

连这种场合都无所顾忌,说明平时任性惯了!能如此任性,已经不是一般的子侄,说不定就是姚书记的亲儿子!

他们当然要记住他的模样,以免在街头路上不小心发生了误会。

随后他们就感觉得到了验证,这学生说完之后,不仅仅姚书记和声细语,连岳公子也是好言邀请。

这还需要等到介绍吗?

这没他们劝说的份,他们识趣的陪着笑。

却不知姚厚朴和岳镇南都是因为对方的姿态而更重视!

沈浪是岳镇南的好友,那就不仅仅是欠了救命人情的恩人了。

沈浪能让姚厚朴如此重视,必定非凡!

面对他们两个的好言挽留,沈浪摇了摇头,没有再多废话,也没有理会里面那些不认识的客人,直接转身先离开了。

他们两个稍微的愣了一下,然后都跟着出来了。

却见沈浪已经大步走远了,他们也不好一直追出去,追出去沈浪也不会留下来。

“我让司机送一下吧。”

姚厚朴当即叮嘱了跟着的司机几句,让小刘赶紧追上送沈浪回学校。

这些就在包间门口,没有回避着里面的客人,让他们都心照不宣的交换了一下眼神。

对于别的客人,他们两个都无需解释什么。但互相之间,就有点不好开口询问了。

岳镇南自诩英明,刚才就和沈浪在一起,如果还要向姚厚朴打听底细,岂不让姚厚朴看轻了?

姚厚朴则更加不方便打听岳镇南二公子的朋友信息,至于他和沈浪的交集,人家不问,他也不能主动开口说。

如此下来,两个人都默契的一笑,如常的寒暄进入包间,再和大家一起,避开了沈浪的问题。

领导的司机们,当然善于察言观色,小刘不敢乱猜沈浪和岳镇南的关系,单单救命之恩和姚书记的态度,就让他保持着恭谦的姿态。

追上沈浪之后,热情的拉着他上车,非要送他回学校。

外面已经天黑,沈浪还没有吃饭呢!

他也懒得自己找地方,直接让司机小刘拉他找个小饭店吃饭。

小刘非常激动,刚刚姚书记和岳镇南都没有请动沈浪吃饭,现在却给了他机会!

这跟之前下跪道谢一样,都是能帮领导分忧啊。他马上热情的答应,也不提姚书记,就说他报答救命之恩,请沈浪吃饭。

小刘找的是小饭馆,不是华悦酒店这样的档次,沈浪也没跟他客气,好好的吃了一顿。

期间他当然话不多,而小刘不需要套话,就透露了很多的信息,其中就包括了他们的身份,果然是县委的!

一顿饭时间下来,自来熟的小刘,趁机要跟沈浪交换手机号码,说平时如果紧急需要用车之类,可以随时找他。

这个借口,沈浪岂能看不穿?

不过他之前留下身份信息,就是准备借势一下,现在知道了姚厚朴的身份,当然也不会清高什么,也就当作不知的,让小刘帮领导把号码“套去”。

回到学校门口的时候,已经晚上八点多了。

沈浪也决定今晚上不去自习了,就回去宿舍,明天再去上课。

而在下车进学校的时候,他留意到前面有几个熟悉的身影。

那是跷晚自习出去的董文彬和林云李荣,他们看到沈浪从一辆小轿车上下来,也是怀疑眼睛看错了!

但很快董文彬就反应过来,这是打的专车吧!

吗的!用的还是他的钱啊!

他们低调了一周,没有找沈浪报仇,也是忍得很难受。这可是狭路相逢啊!

不过校门口有保安,他们当然不敢找麻烦,只是冷着眼,和沈浪从旁边错身而过。

沈浪当然更是无视了他们。董文彬不再找他麻烦,他也不会再和他们计较什么,他考虑的是大问题。需要用钱,也不可能去敲诈董文彬,董文彬也拿不出他需要的钱。

“呸!装模作样!”

“下次老子打死他个怂蛋!”

在出来之后,他们都停了下来,回望沈浪进去校园走远的背影,林云和李荣吐口水唾骂起沈浪来,这是董文彬爱听的。

董文彬阴阴的冷笑:“他不是公开说一周要进入前二十吗?明天就公布周五的测验考试成绩,到时候看他脸往哪里放!”

“就是!成绩是做不了假,赖不了皮的。打死我也不相信他能一下提升到前二十名!”

“你个废物!让你把他笔换成没水的,这点小事你都办不好!”说起来董文彬就来气了。

每周都有测验小考,周五的时候,董文彬让林云把沈浪的笔换成没多少水的,写一会儿就写不出来。

这当然难不住谁,就算其他备用的都写不了,随便问人借一支笔就可以了。

但只要考试的时候有这“借笔”的一幕,事后说沈浪以借笔的名义抄别人的,老师自然会怀疑,甚至相信!

“彬哥,我真换了啊,他那几支笔我都换了,我也不知道怎么会这样。”林云叫屈起来。

李荣迟疑了一下:“林云真换了,不过后来我好像见班长巡查过他那边,不知道是不是又给他换了好的笔。”

“落雨荻?”董文彬皱起了眉头,然后冷哼了一下。“不管怎么样,他不可能考入前二十的!”

他虽然是校霸,但成绩并不是吊尾的差生,基本上维持在前二十,不算顶尖,也算中上水平,这也是老师能容忍他的借口之一。

沈浪写的第一周目标,就是要进入前二十,董文彬后来知道这事,就觉得是故意针对他!

“他不可能的,肯定不可能。除非有奇迹!”

“有奇迹也没关系,我们到时候咬定他作弊了!”

两个狗腿子马上迎合着董文彬的心思说。

在他们这些小人动着心思明天黑沈浪的时候,正回宿舍的沈浪,则是想着从哪里弄一笔钱。

刚才想到董文彬是拿不出的,延伸下去,他父亲董大伟当然拿得出,但也不能去抢或者敲诈董大伟。

别人有钱不等于就是做坏事来的,也是辛苦赚的。

儿子横行霸道,也不等于父亲必然是大恶霸,或许就是没管教好或纵容了他。

但另外有一个人,却是正大光明的目标!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