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01章 流沙耘奴-第一强者-
第一强者

第1901章 流沙耘奴

光是土遁之术,闵鹿记忆也不清楚,但流沙耘奴,明显是一个更加清晰的标签,一下就想起来。

所谓流沙耘奴,并不是一个人的名字,而是一个族群的名字。

他们生活在地方,是一片流沙海,一般的人与兽要是进去了,都会被吞没,直接深陷到地底,被流沙吞噬。

本来流沙海是被视为死地的,因为流沙的恐怖,没有活物能够进去,便是从空中飞,也不敢深入进去。

从边沿飞掠来看,流沙海里面是没有一点绿意的,估计就算有资源,也就是矿藏之类,灵草灵果是肯定没有的。

整个世界不缺资源,当然也不会有人去开发流沙海。

但后来不知道什么时候,有好奇过去流沙海边沿历练的年轻人,发现有人从流沙海里面出来,并且还能进入其中。

刚开始还以为是看错了,或者个别强者进去了,长久下来,慢慢累积的线索多了。

再到后来,有流沙海里面活跃的人出来了,到外界和人类交易物品等。

他们浑身肌肤漆黑,不惧高温不怕火焰。带出来交易的东西,虽然不算什么珍贵,但也有猎奇的作用。

接触到他们的人类,以流沙奴称呼他们。

他们这些人本来没有名称的,对于流沙奴的称呼,也是欣然接受。

后来发现,这些流沙奴都精通土遁之术,大概他们生活在流沙海,就如同鱼生活在水里面一样,在流沙之中可以畅游,锻炼出来了土遁之术。

流沙奴是贬称,所以又有人,结合他们这个特点,改称流沙耘奴,意义为在流沙死地之中耕耘之意。

这个叫法就一直流传了。

不过流沙海很偏僻,一般极少人过去,他们也很少有出来交易物品的。

所以名声也不大,类似于成`都载天的夸父族一样,不是谁都知道的。听说过的,也是传说中的,未必见过。

“没有,没有,我没有袭击过人。今日看到两位的灵精,突然起了歹念,这是第一次,还望恕罪!”

这个流沙耘奴马上诚恳的认罪和解释。

沈浪已经知道了他的身份,对于他的话,也就最多半信了。

按照传说,流沙耘奴是极少和外界交流,他们基数有极少,待人接物等方面,应该是不如掘土、白娓他们的。

但这厮刚才从偷袭开始,就显得颇有心计,绝对是一个老手,现在说是第一次,更显得他很擅长交流,知道这样才能让人更容易原谅。

“那我问你另外一个问题。你们流沙耘奴,跑这里干什么?”

虽然沈浪搞不清楚流沙海跟这寂灭森林相隔多远,但肯定不会凑巧就在附近。

这厮看着精明,应该早有和人类融合,或许早就离开了流沙海。

“我们祖祖辈辈都在流沙海生活,难得出来一趟外面,就想要见识一下大好河山,刚好来到这里。得罪了两位,还望见谅。”

他的答案,跟沈浪预计的一样。

而他会这样回答,在是让沈浪更加的不信任他了。

本来对于这个钻土的流沙耘奴,沈浪就没有什么好感,因为他过来抢夺灵精的时候,一手摸向白娓的胸、一手摸向白娓的脸!

他还没有摸过呢!

那一刻,已经是非常的恶感了。现在如此假模假样,沈浪更怀疑他别有异心。

“你可以走了。”

“啊?”

流沙耘奴不由得错愕了起来。

沈浪会问他什么话,他心里也已经有了计较,这一番的回答,沈浪未必会相信,肯定会追问,这也是他预计到了的。

所以,对于后面质疑的回答,他都已经想好了答案。

可是沈浪却突然说他可以走了,让已经到了嘴边的话,如鲠在喉。

“啊什么?”沈浪皱起了眉头。

“我是……”流沙耘奴压下了自己准备回应的话。

解释掩饰,不都是为了能够安全离开吗?既然可以走了,那也就无所谓了。

“……我的那个小铲子……能不能还给我?那并不是什么宝贵的东西,但是我从流沙海带出来的东西,算是一个家乡的念想。”

他这话说出来,沈浪就觉得他更加有水平了!

别说掘土、白娓这样很少和人类打交道的其他族群,便是人类社会,也未必能说得出这样的话来。

不强调那是多重要的法宝,而是强调那是从家乡带出来的念想,那只要是正道人士,都不好意思夺了。

不过对于沈浪来说,这更证明了他的精明,也就更加想要搞定他了!

“什么小铲子?你给我了?”

“……”

沈浪一脸奇怪的模样,让那流沙耘奴彻底的无语了。

这是翻脸不认账啊!

可是真要让他拿证据出来,又是不可能拿得出来的,因为当时是在“千里之外”,他根本没有看到人,根本没有看到对方取走他的东西。

别说他的小铲子,便是那两条灵精,对方都可以不承认拿走了。

可是他确定就是这年轻人拿走了,不可能会有别的人了!

“您是高人,是在下冒犯了,还望高人赐还那铲子,流沙耘奴不胜感激!”

他也没有别的办法了,只能低声下气的求对方还,要动手的话,明显这是打不过啊。

能捡回一条命,已经很不错了,动手的话,那可能就命都没有了。

“你这话我就不爱听了!”

沈浪一下板起了脸:“明明是你抢夺了我们的灵精,怎么反过来倒打一耙?你这话的意思,还说是我抢了你的铲子?”

“……”

“我本来看你从流沙海而来,应该比较穷,又是第一次,也就不跟你计较。现在你要这样说我,那还是先把我的两条灵精还过来吧!”

“不、不,是我错了,是我错了,我只是一个贱奴,高人您息怒,我马上离开!”

那流沙耘奴马上开始告饶,然后直接的便转身离开。

他也算是非常的果断了。

法宝已经丢了,别人不认账,那就是不肯还的态度。再纠缠下去,那就不是多赔两条灵精了,可能真的是命都会交待在这里!

虽然没有了小铲子法宝,但他还是土遁离开,出于安全考虑,速度是尽可能的快!

而这时候,沈浪再一次挥出了王者之剑!

对着自以为在地底快速离开实则在空中转来转去的流沙耘奴,一剑劈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