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02章 死不瞑目-第一强者-
第一强者

第1902章 死不瞑目

流沙耘奴误以为沈浪是把他从千里之外抓了回来,虽然那很不可思议,但如果强大到一定程度,或许也有“缩地成寸”的法术,可以跨越千里抓人。

所以他刚刚发现无望拿回法宝,果断的逃走,根本不敢和沈浪硬杠下去。

可是怎么也没有想到,沈浪手里拿着的神笔,才是真正的威能法宝,在他逃走的刹那,其实又是一个真实幻境!

结果便是,他以为自己遁地逃走了,但其实还是如之前一样,在空中转来转去。

而之前沈浪可以用雷电袭击到他,可以用剑身拍击中他,也让他明白,只能尽快的离得越远越好,其他防御之类,都不会有什么效果。

所以,现在他的情况,比之前都不如,连基本的防御都放弃了!

这是沈浪都没有想到的,本来这一剑劈过去,还是预备了会被防御住的,没想到直接就把流沙耘奴给劈成两段掉了下来!

白娓对于沈浪的,已经非常的佩服,越来越觉得看不清楚他的底细。

刚刚在她的眼里,看到的是那个流沙耘奴遁地离开了,然后又见沈浪往地面劈了一剑。

因为之前已经有过多次,她也没有多想,以为还是和之前一样。

没想到再看,场面似乎又有了变化,又似乎没有变,只是那个黑色的流沙耘奴,并没有从地面出现,而是从空中落了下来,已经变成了两段。

“你……你……”

流沙耘奴的“遁地”方式,是如游泳一样的横着向前的,所以在空中被劈,不是竖着的一分为二,而是横着的断成两截。

如此他并没有直接的死亡,还有着一口气,望着走过来了的说,充满了恐惧。

沈浪把王者之剑收了起来。

“我不能杀你,是吧?可我看你不爽。”

沈浪直接把他控制住了,然后开始抽取他的记忆。

白娓也是跟着出来了,虽然沈浪不一定需要她的帮忙,但她还是做好了自己的本分,在旁边守护着。

一方面防备这个流沙耘奴,怕它会用自爆的方式伤及到沈浪,一旦苗头不对,就提前出手。

另外一方面,也是要预防周围还有其他的人过来。

刚才他们就是毫无防备之下,被这流沙耘奴靠近过来了。

流沙耘奴也很清楚沈浪在做什么,但他现在的身体正快速的衰弱下去,精神也被沈浪完全的控制住了,根本没有反抗的余地。

在这一个刹那间,他非常的后悔!

刚刚被一剑劈断的时候,就应该果断的自尽!

当从空中坠落的刹那,如果能够果决,还是来得及自尽的,现在则想要自杀都不可能了。

而别人夺去了他的记忆,那就不需要什么刑讯逼供了,所有一切信息都已经透明了。

“你……到底是什么人……?”

最后,流沙耘奴盯着沈浪,问出了一句。

“你是想要知道我到底是什么人,才能死得瞑目,对吧?”

流沙耘奴微微点头。

他不相信这年轻人会是天神,但实在想要搞清楚对方到底是什么人,是什么境界,竟然如此轻松的灭杀了他。

“那我不告诉你,就要让你死不瞑目。”

“噗——”

沈浪的话,让流沙耘奴忍不住一口鲜血吐了出来。

“你下面大量的流血,还能吐出血来,血真的很多啊!”沈浪赞到。

“……”

听到这话,流沙耘奴想要吐血,也必须强忍住啊。

沈浪没有浪费,昊天塔再一次出来,把流沙耘奴的两截身体,一起吸了进去。

他也不去管昊天塔收了那么多大神境界的强者,随后会炼出什么样的人丹来,反正都塞进去再说。

“休息吧!”

沈浪带着白娓重新回到了山洞里面,然后布置了一个防护罩。

即便如此,白娓也还是充当了一个防御的责任,默默的留意着周围的情况。

沈浪则是开始消化流沙耘奴的记忆。

对于这些奇特的族群,他还是非常有好奇心的。

比如对于夸父、对于狐族、对于赤豚,只不过有一些不合适,没有到吸收记忆的时候,也就是表面浅显的了解。

但现在这个流沙耘奴,就是可以好好了解一下了。

沈浪会读取他的记忆,主要是为了弄清楚他来这里的情况。他不可能是偶然过来的,而且对于跟人打交道很娴熟,就更加不一般了。

至于流沙海的情况,流沙耘奴的情况,则是顺便了解。

在这个流沙耘奴的记忆里,对于流沙海的情况,已经完备的出现在了沈浪的脑海中。

只是他们的族群比较的特殊,无论是历史传承,还是生活习惯等等,都非常的简单,更谈不上文明。

有很多东西,都是跟外界的人类接触之后,才一点点的慢慢受到影响的。

对于他们的历史,也就是口口相传下来,很多都湮灭失传了,有的也类似于神话传说中的故事形式了。

整体来说,他们就像是一个特殊的原始部落,因为生活环境的关系,过着与世隔绝的生活。

在久远的过去,有着什么情况,现在这个流沙耘奴,了解的并不多。

他知道的远古传闻的故事,一般就是说他们的祖先是天神降临,来到了流沙海,然后在那里繁衍了下来。

他们觉得已经失去了天神的能力,但还是有着天神的基因,让他们可以在流沙之中穿行不沉没、不窒息。

而流沙海里面,自然也是有大量的矿藏,因为那里是从来没有开发过的,流沙耘奴每一代的数量也极少,所以很容易就能得到资源。

包括灵脉、灵精,他们都能够得到,而这些,也是让他们能够强大存在的基础之一。

当外界的人类给他们命名之后,他们也开始接触得更多,开始有了文明的意识。除了一些必需品的交换,也开始学习外界人类的文化文明。

但总归来说,他们还是过着纯朴的原始部落生活。

对内他们不需要名字,因为整个数量都极少,大家都认识,也没有名字的意识。

对外的时候,他们也就统一用流沙耘奴这个人类的叫法。

今天过来这个流沙耘奴,则属于一个异类。他很年轻的时候,因为比较精明,被带着出来交易,见识到了人类世界的繁华,则不想再回流沙海的苦日子了!

后来很长的时间,一直到现在,他其实都是混迹在人类世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