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98章 地底出来的人-第一强者-
第一强者

第1898章 地底出来的人

雪非雪要了银杏谷的玉牒,并不是要代银杏谷收缴,而是重新为沈浪作了一番的调整。

也就是这个频率就是他的了,除了公共信息之外,也能和她代表的瑶池的发个人信息,并且在沈浪的要求之下,和高寒秋的秋林剑宗的,也做了一个联系。

确定了这一点,让沈浪感觉爽了很多,毕竟在地球上,是习惯了手机联络的方便。

然后雪非雪也做出了安排,给了崔或提供的参考地址,让沈浪自己先前往寂灭森林,到时候在那里汇合。

沈浪可以理解,瑶池不方便和他从这里开始同行。

在确定了各方面的细节之后,沈浪便先告辞离开。

“如果你不想生事端,我还是建议你把她另外留下。”雪非雪最后忠告了一句。

沈浪只是笑了笑,能有什么事端?

这些要寻找云宫圣地的大佬们,难道还会为了一头九尾狐,和他战斗起来不成?

然后他带上了白娓,直接从那高台之上传送离开了。

寂灭森林这一禁地,沈浪并没有去过,但闵鹿去过!

所以根据着记忆,他还是可以成功的定位,直接的穿越到了寂灭森林。

不过闵鹿曾经到过寂灭森林,也不会刚好便是这一次玄隐门崔或老祖指定的地方。

到了之后,还需要仔细的搜寻。

主要的赶路时间已经节省了,就只是这里具体的搜寻,还有两日,是一点都不需要着急了。

在白娓还没有苏醒之前,沈浪先玉牒联络了一下高寒秋。

虽然可以个人联络,但也就只能留言,无法做到直接的对话,所以沈浪也是言简意赅的把情况说了一下。

高寒秋在知道了他的身份之后,也很快回信息,表示他也会前往一趟。

寂灭森林能称之为禁地,自然是非常的凶险的。

不过这个凶险,也是相对的,比如沈浪在金燧谷外围遇到的兽潮,如果是在大神境界的老祖们面前,那就不是人族被追得屁滚尿流,而是它们瑟瑟发抖匍匐在地。

便是那王者级别的蛟龙,也能号令群兽。而只有在金燧谷的核心区域,才会有兽神级别的出没。

所以对于禁地,像瑶池这样的大门派,便是玄女这个级别的进去历练,才有一定的危险。

流云都有大仙境界,都基本是安全的。

现在这一次过来探秘云宫圣地的,基本上都是各家老祖带队,别说兽神,便是超级兽神,也只能装作不知道了。

沈浪现在要进去,也不会惧怕任何的凶兽了。

但他还是选择先休息一晚上。

因为除了凶兽之外,禁地的环境也是各种凶险。即便闵鹿来过这里,也不会是对每一处都非常的了解。

一般的问题可以解决,但如果被困住了,被传送到了什么奇怪的地方,那就耽误事了。

所以沈浪不着急,准备等明天白天再赶路,反正后天才是集合的时间。光是雪非雪给的信息,也还是需要仔细的搜寻才能到。白天才能避免弯路太多。

白娓苏醒过来,发现他们已经到了一处野外林中,稍微有点惊讶。

不过她还是很识趣的,什么也没有问,更不会提及之前一刹那看到雪非雪没穿衣服时的模样。

相比起跟人族相处,她更喜欢和习惯野外。

沈浪吩咐说今晚上在这里住,明天再赶路,白娓马上充当好了一个侍女的角色。

她是直接在旁边山体处,挖开了一个山洞,然后折了很多的树木,把山洞里里外外都用木头镶了一下,然后地面铺上了层层的枝叶。

从通天河离开,走出大荒的几天里,晚上要入住的时候,她都是这样布置的。

不过她也只能按照她的想象来布置的临时山洞,要她建造出人类房子模样,还是有点为难。

沈浪本来是无所谓的,随便都能休息,不过她其实也就用点心,以她的能力,并不会多累,也不需要多久的时间,所以也就安心的享受。

几番下来,沈浪也是习惯了。其实就是铺得再好,他也只是简单的休息。

其实有时候也觉得带了她反而累赘,要不然的话,他自己到天书空间里面去,不仅仅可以彻底的休息,还能有大量的时间修炼。

不过最近他的实力是要压着,倒也不需要急着修炼。

白娓也是安心的在一边休息,并没有迷惑引诱沈浪什么。

考虑了一下,云宫圣地是计划之外的事,如果真的撞中了,那要前往探秘,就有极大的风险,不一定要带着白娓前往。

所以沈浪思量了一下,拿出了两条灵精。

“这个给你。”

要他把族长给的都还给她,沈浪是舍不得的,但若打发她走,也不好让人空手离开。

“为什么?”白娓不解。“我不能要。”

“你不要我要!”

突然一个声音传了过来。

沈浪和白娓都诧异的看了过去。

这是闵鹿以前落脚过的地方,是在他记忆里有印象的地方,沈浪传送到这里之后,也就没有再往前,相对于寂灭森林来说,这就完全是随机出现了。

决定在这里过夜,他当然也是检查过了周围的,并没有发现人的痕迹。

这人居然能躲过他的搜查?

随着声音,一道人影,猛然从前面土中蹦了出来。

沈浪一下也就明白了。

土遁之术!

这人应该精通类似于土遁的土系法术,不管是刚好提前在这里,还是在发现他们到了之后潜过来的,都是从地下过来的。

沈浪对周围环境的搜查,也只是例行的,并不会深入地底,因为一般也不会藏在地下。

这人在地下,而且还有隐藏掩护身份的那种神奇石头,所以即便有感应到,也只是会以为地下有矿石、灵药根须之类,并不会去寻根问底。

“收起。”

沈浪把两条灵精抛给了白娓,让她收起来,他本人则是在打量着这从地底冒出来的人影。

现在天色开始暗淡下来了,但还是能清楚的看清这人的模样。

这是一个精瘦的中年男子模样,黑色肌肤闪着一丝油光,从泥中出来,身上也没有一点肮脏,在他的手心,拿着一个小铲子,一副刚刚挖完土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