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00章 沈浪的神威-第一强者-
第一强者

第1900章 沈浪的神威

沈浪在混沌空间雷区练习得到的雷电,已非凡品雷电,威力自然非同小可。

但他毕竟不能跟两处雷源相比,现在袭击的对象,也是大神境界的,还不足以劈死。

不过那效果,却让那黑色之人,胆战心惊!

刚刚那真的是天雷击中的感觉,之所以威力还不足以把他击杀,他却觉得非常的合理。因为他人是在地底之下,雷电透过大地泥土,还能有如此之威,足见一斑!

居然随便就能劈出天雷,莫非真的是惹上了天神不成?

但他本能的又觉得不可能,天神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天神怎么会让他夺得灵精?

在他胆寒之际,沈浪却是继续的用雷电打击他!

他自以为在地下隐蔽着,而且尝试着绕曲线、更快并往更深的地面下去,希望可以避开雷击。

但在沈浪的眼中,全部都是有迹可循的,也可以恰到好处击中他。

几次之后,沈浪已经不满足雷电了。

他把王者之剑取了出来,然后快速的挥了出去,但并不是将那黑色之人劈了。而是将其延长出去,以剑身拍击他的身体。

在白娓的眼里,便是看着沈浪挥剑劈砍地面,让她有点诧异,对方怎么也应该逃出去几百里了吧?这样劈砍能有效果?

而在那个黑色之人的感受,却是有莫名的武器,透过了大地,准确无误的重击在他的身体之上!

并且这来去无痕,并没有在泥层里面留下裂缝,而他无论怎么逃窜,都被准确的击中。

这让他开始感觉到恐惧了!

他可以无碍土遁,是依靠法术和法宝,但也做不到在地下随意挥动武器而不留下痕迹。

这只有一种可能,对方不是天神,也远胜于他!

实力远胜于他,法宝也远胜于他!

而刚刚的袭击持续不断,却并没有直接致命的攻势,这肯定不是对方做不到,甚至不是手下留情,而是有意的戏弄他!

如果是直接被击杀了,那技不如人,也没有什么好说的。可是被不断的戏弄,那最后的结果,就可能是屈辱而死。

这可是逃出数百里、甚至千里之外,对方还能如此轻松的戏弄他!

这些已经超出了他的理解,实力对比如此的悬殊,让他不敢再继续下去了。

黑色之人猛然跃出了地面,然后收身站立,放弃了抵抗,认真的把之前的两条灵精呈上。

“在下流沙耘奴,确实是无知鼠辈,招惹了高人!还望恕罪!”

他刚刚才说完,便发现手里的灵精已经消失了,更让他惊惧的是,他那小铲子,也说瞬间一起被摄走了!

这小铲子可是他的看家法宝,灵精是抢的,是可以还出去,但自己的法宝要被夺了,那就是要拼命的。

可是当他想要把法宝召唤回来的时候,却发现已经失去了联系!

那只有两种可能,一种是相距太远,另外一种则是被隔绝藏起来了。

以刚刚他离开的距离,他觉得极大的可能是相距太远。

他刚刚出来认错,并呈上灵精,就是想要看看对方怎么出来,怎么把东西拿走。

因为他即便认输,也还是有点怀疑对方能在千里之外不断的戏弄袭击他。

所以他也有另外一个猜想,那就是在他逃窜的时候,对方反应很快,紧跟着在地面上方前行!

只要能和他保持着一样的距离,那他从地底到了千里之外,对方则是从地面到了千里之外,要持续不断的袭击,都还是可以理解的。

可是刚刚并没有人露面,也没有感觉到什么,不仅仅灵精被摄取走了,他疏于防范,导致自己的法宝都被夺走了。

而且现在感应不到法宝了,真的是在千里之外吗?还是就藏在周围?

“流沙耘奴是吧,你隔着那么远和我说话,是为不敬,给我过来!”

骤然听到这个声音,黑色男子流沙耘奴连忙搜寻,想要弄清楚说话的人在哪里。

但他的感觉很奇怪,仿佛对方就在附近,又仿佛从天际而来。

就在他奇怪诧异的时候,感觉到身体猛的被拉动了一下,他连忙稳定身形。

按照这话语的意思,对方是嫌他距离太远,这是要把他拉过去,但……那拉出千里?

他觉得那是不可能的!

更大的可能是对方就在附近!

可是等他刚刚稳定身形,则发现周围情形大变,他已经不是在他刚刚立足的地方,而是回到了最初离开的地方!

流沙耘奴非常确定,他刚才是绝对已经逃出了千里,就算不到,相差也不大了。

而且出来的地方,绝对是不一样的环境。

可是现在,却真的已经回到了之前离开的地方,那个年轻人还是在他去过的那个山洞里,就这样看着他,那个女子也还是在旁边。

他本以为对方就在附近,那拉动一下也不算什么,但现在这环境的大变,却印证了是真的在千里之外!

到这会儿,流沙耘奴,已经说不出话来了……

事实摆在眼前,对方就在这里没有动,随意的袭击着他往几百里外、千里之外。

而且还在千里之外,把他的东西取了过来,甚至把他人也拉了过来!

他还能说什么?

他还敢说什么?

本来因为法宝被夺了,想要拼命的,现在也只能呆站着。

同样呆站着的还有白娓!

她之前感觉莫名其妙,看着沈浪袭击土地,然后那个人就跑出来了,然后主动的向沈浪呈上之前的灵精。

那已经让她不可思议,紧接着却是眼前情况大变,那个人还是站在前面,但环境却变得不一样了。

此刻她也是依稀辨认出来了,现在看到的情形,才是之前伐木铺山洞时候的模样,刚才看到的似乎不一样。

之前在通天河已经有过一次,她马上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但也是暗暗震惊,沈浪是如何不动声色做到的?这也太神奇了吧?

“流沙耘奴,你在此间,袭击了多少人?”

沈浪随口讯问了一句,脑子里则是在思索着跟他相关的信息。

之前看到这个人的特色的时候,是觉得奇特,刚才已经听到他自报家门了,也就多了一层线索,现在是可以跟着去搜寻一下闵鹿的记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