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7章 楚家回应-第一强者-
第一强者

第187章 楚家回应

面对沈浪的时候,岳强没有之前在书房密谈时的姿态,依然保持着热情和尊敬。

要不是刚刚无意中神识查探观察到,沈浪即便从他的态度中感觉到距离,也只会认为是敬畏,而且本来并不熟悉。现在明白对方是掩饰着害怕,不敢开口请他离开。

“你先等一下走。”沈**住了准备告退的岳强。

“先生有什么吩咐?”岳强恭敬的说。

“你们现在应该有点……请神容易送神难的感觉吧?”

“啊?”岳强吃惊的看着他,又仿佛完全不明白什么意思。

“当着田副市长在这里,也就明说吧。”沈浪看向田鲁宁:“岳家并不受我的控制,跟我也没有什么关系。那天你们过来,只是因为刚好我住在这里作客而已。所有都是我动手的,对吧?”

田鲁宁和岳强一样,有点吃惊,但不敢说什么。

“还是那句话,转告楚家,不要迁怒其他人,跟岳家也没有关系。我等会儿就会离开这里,当然,我不会躲起来。我已经知道楚陌风并不是比楚河高一点,应该也比我强大很多。但既然我说了,就会做到!”

田鲁宁听到沈浪说知道楚陌风很强大了,才算是恢复了一点信心和气势。

“我正是来转告楚家决定的,对于阁下的传话,我家岳已经听闻,不过老人家不屑以大欺小。楚家不会连累无辜,楚家也不是没人,届时会有跟云城同一辈的楚云龙接下!楚家也会公开传话出去。”

认真的说完之后,田鲁宁又加了一句:“另外,楚家也表示,这段时间,楚家不会动你,包括你的家人朋友。但希望阁下保重,包括家人朋友,别到时候出事诬蔑到楚家头上。楚家是尊贵的,有自己的骄傲!”

说这一番话,让前两次都吃瘪的田鲁宁,颇有一份扬眉吐气的感觉。尤其是沈浪承认楚陌风实力强大,而他也特意用了“家岳”,表示那是他岳父。

“很好。我喜欢楚家能真的保持他们的骄傲,不要弄得血流成河。”沈浪淡淡一笑。

岳强在旁边听着,又是激动又是放松。如果楚家真的不屑累及无辜的话,那岳家就能侥幸逃过一劫了。

“顺便提醒一句,楚家是尊贵的,除了有自己的骄傲,也有自己的尊严。你杀了楚家的人,这件事就一定要付出代价。你的宣战,楚家接了,但如果是拖延时间,到时候人不出现的话,就不要怪楚家了!”

威胁,赤果果的威胁!

岳强听得有点心惊,沈浪说的是一个月之后,现在已经把郑雨梦和岳镇南都安排好了,剩下就是他的家人了,那也不难,可是岳家不仅仅人多,还有偌大基业呢。

如果到时候沈浪躲起来不出现的话,这刀就先斩在岳家头上了!

“放心!我不会食言,我的一诺,岂是区区楚家能比?”沈浪哂笑。

“我也顺便提醒一句,楚陌风是大师级的存在,确实让我心存顾忌,之前不了解情况考虑不周。不过什么楚云龙,就还是省省吧,你又不是没有看到,什么楚云天公子,可是被我一巴掌拍晕过去的。”

田鲁宁不是修真者,不了解具体的情况,也不知道该怎么辩驳,又不敢说什么狠话,只能是点了点头。

“告辞了!”

这轮到沈浪有点惊讶了,田鲁宁特意跑过去,就是为了转达楚家的一番话?难道不是准备好诚意来请求救他儿子吗?

“田副市长,令公子的情况怎么样了?你不想要救他?”沈浪问了一句。

听到这话,田鲁宁再一次有扬眉吐气的感觉,他仿佛就等沈浪再让他求救。

“有劳阁下记挂,犬子太过于不肖,就让他受点惩罚吧!不过要让您失望了,我老田两袖清风,无法满足您勒索的诚意金了。”

说这话的时候,田鲁宁有一种想要笑出来的冲动。

“如此甚好。”沈浪点了点头,他那么重视他儿子,搞出事情的根源就是他带着楚云城而来。现在会这么洒脱,定然是把田静文转去楚家了。

说完主动的握了握田鲁宁的手。

你不是很牛逼吗?不是逼我拿出诚意才肯解除吗?现在无从下手了吧?就不需要靠你!

田鲁宁正想要再奚落几句,领导的习惯,让他握手也是碰一碰就放开,但此刻却是感觉有一股气劲从手上传了过来,一下让他打了一个激灵。

“你……你把我怎么样了?”他震惊的看着沈浪。

沈浪耸耸肩:“我把你怎么样干吗?你不是好好的吗?”

“不对!你之前都没有跟我握手,这是故意的!你一定是对我下了什么黑手!”田鲁宁有点激动了起来。

他研究过沈浪和田静文交手的监控画面,几乎没有什么直接解除,莫白和那几个警员也说沈浪很邪门。而且他亲眼所见沈浪对楚云城不可思议的出手,并且隔空就把楚云天抓了过去。

再加上据说比楚云城厉害得多的楚河也被杀了,可见沈浪真的很邪门!强大的修真者,会一点法术太正常了。

刚刚的异常感觉,肯定是沈浪又对他下了黑手!

“你真卑鄙!害不到我儿子,就想要再害我!”

对于他的指责,沈浪微微一笑:“你说的楚家有楚家的骄傲,或许他们答应了的能做到。但你嘛,可就难说了,我怕你回头调兵搞我,找我家人麻烦啊!不过话说回来了,这也算是一道考题,你可以让你那厉害无比的老丈人给你诊断一下。”

“你、你……你果然对我下黑手了!你太无耻了!”

田鲁宁非常的后悔,说完就走啊,装什么逼呢?还被他握手,这下好了,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不送。”沈浪指了指门口。

田鲁宁气愤难平,但也不敢再坚持。万一要是惹怒了,不下黑手,直接把他脖子拧断,那就医都没办法医了。

岳强刚刚送田鲁宁到小区门口的时候,发现沈浪竟真的要离开,赶紧上前一番热情的挽留劝说。

“别虚伪了,你们不都是怪我连累你们,希望我赶紧离开吗?”沈浪直接回了他一句。

“可是……没有、没有,我们哪里会啊,我们是非常的感谢和欢迎啊。”

“你是怕我走了不赴约,到时候楚家怪罪你们吧?”

“没有没有……”岳强很尴尬,但明显是这个意思。

“呵呵!楚家在我眼里算老几?你们岳家又算个毛,我的一诺,可比你们重多了!”

沈浪说完就走了,这霸气的话,让岳强一下呆住了。看沈浪拦到车走了,才反应过来打电话向岳百川汇报。

书房密谈,还在商榷着沈浪的问题,听到岳强说沈浪走了,岳百川只觉得老脸没脸见人……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