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93章 离开大荒-第一强者-
第一强者

第1893章 离开大荒

“把他们吃了吧!”

刚刚被王者之剑洞穿了的圣曜,直接给了狗神。

狗神看还有狐族在旁边,也没有跟沈浪推辞,直接听话的吞吃了。

这会儿白娓也是把独眼龙制服了,然后把他往狗神抛了过来。

因为刚刚说的是“把他们吃了”,也就包括这一个了。

她之前见过狗神,但现在是狐族的模样,眼看局面已经确定了,便也再次化成人形。

沈浪则已经收了神笔的幻化。

“都吃了吧?”

沈浪指了指四条蛟龙兽神。

神皇巨兽有点汗,沈浪这喂食也太勤快了,它来不及消化吸收啊!

就刚刚两个人类强者,还不占地方,但这兽神蛟龙的个头可也不小呢。

不过沈浪既然这么说了,想想他也不好带着这些蛟龙离开,便也没有推辞。

狗神现出神皇巨兽的本体,把四条蛟龙兽神,一一的吞吃了下去。

最近吃太多,它有点要被撑爆的感觉……

白娓看着这一幕,也是暗暗心惊。

之前几头赤豚,也是被它这样吞吃了,现在大荒五龙,还有这蛟龙……

她感觉如果之前银狐胜七它们挑衅沈浪的时候,如果沈浪把这巨兽放出来,也会是把它们直接给吞吃了吧?

对于这恐怖巨兽,她也是有点紧张。

毕竟它们狐妖也算是异兽种族,对于个头上的碾压,有一种天然的畏惧感。

“回去吧!”

沈浪对于白娓,还是不放心的,不会把天书空间让她知道,所以这会儿,还是呈现出“召唤”的感觉。

然后以很快的速度,把吃撑了的狗神送了回去。

“鳌神的尸体……怎么办?”白娓看着在水面上漂浮着的巨鳌无疆,询问了一声。

虽然才刚刚认识不久,没有什么交情,但想着这纵横通天河几千年的水中霸主,就这样突然的被击杀了,还是让她颇有一点唏嘘。

沈浪也是犹豫了一下。

巨鳌无疆是这通天河的霸主,按道理死了也应该让它留在这水中的。

但他肯定没那么多心思把无疆安葬在它那个水底世界的,就这样任由它漂着,除了巨壳之外,其他的很快就会被鱼吃光了。

简单放置到水底世界,过段时间,也肯定会被其他的水系凶兽发现吃了。

这就是它最后的下场。

本来也没有什么,死都死了,被水族吃了也算是回馈了其他的水族,是一种延续。

不过沈浪觉得,既然始终要喂鱼、喂凶兽,变成养分,那不如趁着现在作用还大,由他收了。

所以在考虑了一会儿之后,他再次运用昊天塔,把整个巨鳌的尸体也装了进去,慢慢炼化去吧!

对于昊天塔的轻快,白娓识趣的什么都不问。

之前是看到过被斩杀的柳正和空中石也被收进去了的,所以她也能猜到这不是收尸之类用的。

如此一来,整个湖面上,已经恢复了之前的模样,仿佛一切都没有发生过。

“您真厉害。本来我还以为我们要拼命了呢。”

白娓这并不是恭维,而是发自内心的钦佩。

对于这个人类,她是越来越觉得神奇、神秘了。

“就他们几个,还不至于让我拼命。”

沈浪淡淡一笑,并没有跟她解释“神笔”的效果。

不管她是不是青丘的天才,既然送她过来身边侍奉他,那在身份上,还是要有一定的界限。

本来大家也只是通行过一次,算是普通朋友,现在沈浪也不会真的把她当丫环,但忠诚度,自然还是需要时间来强化。

“嗯,我知道您很厉害。”

“你有没有觉得我太残忍了?”沈浪忽然问了一句。

“啊?”白娓惊讶了一下,然后认真思考了一下,郑重的回答:“大荒五龙是有名的坏的人族,你把他们杀了,也算是做了好事的,不能算残忍。”

这一点沈浪当然很清楚,因为他都有贼草那边的记忆。

不过过往的情况,跟他没有关系,未来没发生的,也没有关系,他在意的是他参与的这一部分!

“所幸来跟无疆告别一下,要不然这一次不仅仅是把它害了,把你们青丘也害了。”

他轻叹了一声,无疆算是被他连累了。

如果不是他怂恿着无疆去交易,也就不会有后面的故事,它会继续长时间在这通天河盘踞。

不过话说回来了,他心血来潮的想要来大荒找夸父,本来也是在千里之外的上游渡河的,但那日却是无疆相距不远还是怎么的,竟是感应到过去了。

这也算是命数。

感慨之余,沈浪倒是有点疑惑。为什么天机之轮没有示警?

不过仔细一想,倒也不是它失效了,而是正常的状况!

天机之轮也不可能事无巨细的把所有都预测,若真的如此,那它就如同比圣甲还要强大的超级电脑了,那样时刻运转着,对他的精神消耗也会极大。

所以,一般只有危险,才会示警。其他的话,则需要他有心的去感应一下——特意消耗一点精神力去预知。

刚才过来这里的时候,他根本没想到这一层,就只是和白娓过来,也就没主动的预知过。

而这里虽然有大荒五龙的埋伏,结果不正是一点危险都没有造成吗?

虽然这个结果,是他努力化解得来的,那反过来也能说天机之轮都预知到他能化解,从而不觉得有危险。

沈浪暗暗摇头,没有再纠结这个问题了。

“走吧!带你离开大荒!”

之前沈浪是可以运用圣甲高速飞行,但现在带着白娓,就没有了,依然如过来这里一样,纯粹是个人的飞行,也需要停下来休息之类。

如果是一般的人,来到大荒,想要再走出去,必然要时刻留意着来过的道路,寻找到参照物(比如通天河这样的),顺着来路回去,要不然可能越走越远。

但沈浪不需要,圣甲已经有了一个地图和路线轨迹,知道大概的方向,不需要顺着来路,随便走都可以,只要大方向调整对了,终究是能离开大荒的。

只是这样一来,时间自然也花了更多。

这一日沈浪突然感觉到各大牌的那个通讯玉牒令牌,有了提示!

然后对照着轨迹看了一下,依稀感觉这就是出了大荒的范围了。

莫非不是刚刚才有讯息,而是像手机信号一样,之前在大荒收不到信号,现在出了大荒才收取到之前的讯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