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90章 层层分化-第一强者-
第一强者

第1890章 层层分化

巨鳌刚刚的兴奋一下,让沈浪他们大家也关注到了,但在目光看过去的时候,便眼看着巨鳌直接的死了!

柳正一脸的尴尬。

本来还想要说把内丹都还过去了,就算不能修复,也算是表达了诚意,没想到这老鳖居然在这个时候挂了。

这让他也暗暗后悔,刚刚也不像是自绝,而像是撑不住了,早知道就给它多留一点元气了……

“这个……巨鳌无疆也不是青丘狐族,它虽然不幸去世,但通天河可以交给青丘来掌管,也是幸事一桩。”

柳正只能是尽量的兜回来。

这一句的潜台词很明显:巨鳌已经去世了,那内丹不需要再还给它,你可以自己收起来;你们青丘也可以顺便把通天河给接管了,整个流域那么广,利益也是不小的。

“无疆虽然不是我们青丘狐族,但也是一代鳌神,是纵横了通天河几千年的存在,是我们青丘的朋友,你们这样把它杀了,让我很难办啊!”

“请给我们一个机会!除了五龙峰,我们还各有自己的私人洞府,还有很多收藏品,等我们回去,愿意献上作为补偿!”

柳正这会儿自求能够安全的脱身离开,别的以后再说吧。

反正大荒如此之广,离开了这里,青丘狐妖们,还能满大荒来搜寻他们吗?

大不了再离开大荒!

圣曜他们三个,都觉得很憋屈,但后面虎视眈眈地的几十头狐妖,让他们不得不低头。

生命第一!

如贼草一样,没了性命就什么都没有了。

如无疆一样,死了得到报仇、补偿,都没有意义了。

这一点沈浪是相信一半,因为贼草也有这样的洞府。

但要说收藏,则根本没有什么收藏了,像他们这样打家劫舍起家的,对谁都不放心,不可能像巨鳌无疆这样收藏在老巢,而是去到哪里都随身带着。

“多说无益,补偿就现在补偿。你们这不是有四条蛟龙么?”

沈浪说这话的时候,目光看着那四条在他们身边的蛟龙。

这些蛟龙都是兽神级别的,堪比人类大仙、大仙巅峰的存在,一听到这话,不由得叫了起来。

“关我们什么事!巨鳌是他们杀的啊!”

“要补偿请留他们的性命补偿,跟我们没有关系啊!”

无疆是什么下场,它们都是见到了的,被活活的破腹取了内丹,那场面让它们心有余悸。

都是修炼了不知道多少岁月的,能够甘心的跟着他们几个当坐骑,奉让大荒五龙人类做主人,说到底也是利益关系,是他们能够给予它们得不到的好处。

但现在命都没有了,难道还要它们维护主人吗?

“你们这是要造反吗!”柳正低斥了一声。

本来沈浪提出这个要求,他是犹豫和纠结的。

不管怎么样,蛟龙都是非常难得的坐骑,当年能够降服,也是大费周章的,平时除了当坐骑,很多战斗都可以不用自己出手。

要他把四条蛟龙交出去,当然是非常的不甘心。

但之前贼草遭遇沈浪棍击的时候,他那蛟龙坐骑,还顽强的舍命挡了一下,为他争取时间。

没想到现在这四条畜生,却在这个时候反水起来!

他还只是喝斥一下,脑子里还在想着有没有回旋的余地。

圣曜他们几个,则恼羞成怒了!

“孽畜!反了天了!”

他们其实是憋着一肚子的火气,现在敌人那么多,又无法爆发出来,只能对比他们更弱的发泄了。

开口反水的蛟龙,直接就成了他们的目标。

为了避免这些畜生自己逃跑了,他们在喝骂的时候,直接就出手禁锢住了自己的坐骑!

当圣曜他们出手了,柳正也没有办法,只能跟着一起动手,要不然就显得他有异心。

这些蛟龙能成为他们的坐骑,本来就是比他们更弱。

平时要管理好,一般也就是控制和利益。境界更高,又了解它们的弱点,还有控制的手段,自然手到擒来,比镇压同级别的其他兽神更迅速。

“我们愿意呈上四条蛟龙作为补偿!”

禁锢住了的四条蛟龙,直接呈现到了沈浪的面前。

它们非常的绝望,但怨恨是冲着柳正他们四个,而不是沈浪。

想到自己当牛做马那么久,一旦到了生死考验的时候,他们直接就把它们放弃了,能甘心吗?

“可以了,这补偿我很满意。但补偿的是巨鳌的损失,作为好朋友,我还是要为它报仇的!”

沈浪这话说出来,前面还让他们松了一口气,虽然牺牲了四条坐骑很心疼,但好歹算是顶过去了。

可是后面一句,就让他们脸色又变了变。

“我知道,破腹夺无疆内丹的,只是一个人所为,只要够胆量自己承认了,其他三个人都可以离开,我说话要是不算数,让我无法回到狐妖本体!”

沈浪一脸凛然的说。

这一句,马上就让现场的气氛变得有点复杂了。

如果沈浪还要找他们四个报仇,他们已经退无可退,光脚的不怕穿鞋的,肯定会拼命的。

但如果只要交出一个“凶手”,其他人就可以离开,就有很大的分化作用了。

而且对于狐族,变身成为人族,只是一个临时的伪装。就像刚刚白娓一样,想要战斗了,必须要现出本体,才能展现出最大的威力。

沈浪能这样的发誓,说明他应该是能说话算话的。

“别信他的!他这是想要分化我们,让我们内讧!我们大荒五龙是一体的!”

圣曜直接就爆了,他已经忍了很久,刚刚已经带头交出蛟龙了,现在实在不能忍了。

其他三个,则都是看着他。

毫无疑问,作为脾气最暴躁的,也是最凶悍的一个,整个破腹摘取内丹的过程,都是他来完成的。

现在要交出一个凶手,则是怕要把它交出去。

交出去了,那就必死无疑!

沈浪手里还拿着那一支神笔,此刻直接的指向了圣曜。

“我说话算话,只要交出一个凶手,其他人都可以离开!如果不是你干的,你怕什么?”

“我干你老母!我们都是凶手,你有本事来动动我!”

圣曜直接对着沈浪骂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