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88章 威胁青丘-第一强者-
第一强者

第1888章 威胁青丘

巨鳌跟沈浪的关系,没有到能舍命庇护的程度。

而且当时对方破腹要取它内丹,那一旦被取了,它一生的修为就没有了!

这是最重的威胁,甚至超过了性命。因为死了就死了,什么都没有了。但被取了一生的修为,却还没有死,那是更加煎熬。

而且别的伤势,哪怕再严重,还有康复的希望,内丹被取了,就基本上没可能重新修炼了。

所以在那个时候,对于大荒五龙的逼问,巨鳌无疆都一一的说了。

不过它倒也有一些保留,比如柳正他们逼问的是沈浪和白娓两个人类的来历,它就没有纠正白娓的来历,而是将错就错把他们当成一起来的。

对于沈浪的情况,它也没有撒谎,直接说是从大荒之外来的,其他的情况了解不够多。也说了它本来是想要吃掉沈浪,但没有机会。

后来他们一起去了成都载天交易,再后来去了葬龙谷。

把青丘的那一段给略过去了。

只是大荒五龙是很凶残的,并不会因为它回答问题就放过它,一样是把它的内丹摘取了!

只是内丹只有一颗,暂时还不好怎么分,所以是和龙骨一样,先收起来。

但柳正还不放心,在无疆虚弱不堪的时候,把它的记忆给读取了!

如此一来,它那含糊的保留,略过的青丘,全部被他们知道了。

对于青丘,他们也是有一定了解的,只是不知道具体的地址。

但现在,就有了线索,如果沈浪不会再来找巨鳌,那他们就前往青丘!

只是青丘是一个种族,在数量和整体实力上,要比通天河单打独斗的巨鳌大得多。即便他们有四个人,也不敢贸然的闯过去。

但又不能放弃了沈浪,又怕时间久了沈浪走了。

所以大家商议的结果,就是在这里等一天,如果沈浪还没有来,那就杀了巨鳌,再去青丘外面守着。

他们也想过兵分两路,连夜赶往青丘。

但沈浪的实力和狡猾程度,都远不是巨鳌可比的,四个人一起的时候,还有那么一线机会,要是分开的话,铁定被猎杀了!

他们可是看着贼草那么快就被搞定了的!

东西能追回来是最好的,追不回来,至少也要保住一条命啊!像贼草一样命都没有了,那就什么都没有了。

所以他们还是选择了稳妥一点的办法,还是在这里守株待兔。

不过就算如此,他们也有提前的布局!

有一种飞行类小灵兽,本身并不强大,就像一般的飞鸟一般。但却能起到一个放哨的作用,就像安装的监控一样,还能按照设定预警。

这种飞鸟也是在葬龙谷外面那个峡谷周围布置了,所以不管是沈浪他们一伙,还是其他人,一旦出现在那里,都会被大荒五龙知道。

这一次,他们是提前在几百里外,就做出了安排。

结果便是沈浪和白娓在还没有到这里的时候,柳正等人已经提前知道了。

然后他们故伎重施,收敛气息,藏身在大青鱼的腹中,游离在巨鳌身体周围的大漩涡水域之中。

沈浪和白娓过来,他们沉住气了,一直等到他们到了包围圈里面,等到他们发现不对劲了,这才从鱼腹之中破开飞出。

“沈浪!你太过分了,上次说交易,却是骗了我们的灵精!”

柳正沉声说道:“这一次,就算你跑得了,这老鳖也必死无疑,还有你身边的九尾狐!她跑不了,青丘跑不了!”

他们全部浮在水面上方,做好了战斗的准备。

而那四条蛟龙,是分别藏入到了分流的几条支流之中,现在感觉到了这边的情况,或者是得到了召唤,也是赶了过来。

虽然多一个白娓,但明面上来说,还是他们占优的。

除了巨鳌之外,柳正这一次直接拿白娓以及青丘的信息作为威胁。

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哪怕他能把白娓带走,也无法带走青丘。青丘的危险,就会影响白娓,白娓就会影响到沈浪。

至于沈浪之前说不关心他们两个死活,随便处理,现在还是和白娓一起,又来无疆这里,显然只是说说,实际上还是好伙伴。

沈浪的神出鬼没,还有各种手段,让他们防不胜防,不确信能搞得定他,所以都很庆幸白娓来了,虽然加强了沈浪这一边的实力,但也多了一个可以当人质的。

本来他们的出现,让白娓想要表现一下的,此刻听到拿青丘威胁,更是让她的脸一下冷了下来。

瞬间,白娓的身形一变,不再是白衣飘飘的绝色美女模样,而是变成了十来米的高大白狐,而且九条大尾巴,很诡异的摇动着。

“只是一头老鳖的内丹,还不够我们分的,再来一头九尾狐正好!”

“除了内丹之外,它们的尾巴也可以剥了来,九条尾巴,够分的了!”

“你们有点志气!就这么一头九尾狐,哪里够塞牙缝?我们应该过去青丘外面等着,出来一头杀一头!”

圣曜他们几个的话,毫不掩饰要把白娓生吞活剥了,而且也暴露了他们的野心。

如果说他们要去攻打青丘,不管是沈浪还是白娓,都会觉得那是找死的行为!

不说青丘有多强,至少数量的基数在哪里,而且也不是没有强大的九尾狐。在人家的世界,更是处处便利。

但现在说出来的话,却是可行的方案了。

他们若是从巨鳌无疆那里知道了青丘的具体位置,以他们之前在葬龙谷外面的方案,完全可以长达几年、几十年的伏击!

青丘狐族们并不知道这个信息,总会有狐族出来的时候,那就真的是出一个被干掉一个,等到发现的时候,已经不知道损失多少了。

白娓的九条尾巴立即抖动了起来,霎时间变大变长!

看得出来,她已经是怒了。

她固然想要离开青丘,想要藏私新的生活,但那就像是一个年轻人对家庭的叛逆而已,但终究还是会非常关心的。

“冷静。”

沈浪淡淡的说了一句,这是说给白娓听的。

白娓无奈,现在她只能听从沈浪的安排。当然,她也知道,沈浪应该有更好的安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