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83章 作死-第一强者-
第一强者

第1883章 作死

本来胜七赶过来这边的时候,已经很多狐妖等着看热闹,也是很多人怂恿着它去的。

这会儿它们都有点尴尬了,这怎么收场?

跟胜七相熟,或者能怂恿它的,自然也是平辈、不如它的居多数,这会儿就想要帮忙,也要掂量一下自己够不够分量。

而有一些是在洞府之中修炼的狐妖长辈,有一些九尾狐,这会儿也是关注了过来。

但见是胜七和白娓,即便多了一个人类,也没有马上的出来掺和,而是静观其变。

简单来说,它们觉得有白娓在,也不可能出现打死一方的情况,所以还是可以比较淡定的看戏。

那红狐是赶紧落地,捡了银狐胜七的断尾,过去了它的身边,护着以免沈浪再动手。

“不知死活的东西。这是看在她的面子上,也是看在你们族长的面子上,要不然……哼哼!”

沈浪本来顺口差点说“要不然把你狐狸皮毛剥了做衣服”,但想到身边的白娓也是狐妖,整个青丘都是狐妖。

这话说出来,不仅仅是得罪所有的青丘狐族,也是会伤了白娓。

白娓这会儿也只能暗叹一声。

她虽然已经求沈浪手下留情了,但刚才胜七出手不留情,她也是清楚的。而沈浪,依然是手下留情了!

以她自己的能力,想要灭杀胜七都不难,何况她还看不透的沈浪。

只能怪胜七自己作死了……

它们断了一尾,并不仅仅是受伤那么简单,而是直接会跌一个境界!

正因为如此,刚刚被沈浪运用神光击断之后,它会直接的惨叫跌落,因为那就是重创。

“这是族长邀请的客人!你不仅仅言语冒犯,还胆敢袭击,属于自讨苦吃,希望你记住教训,好自为之!”

白娓马上对胜七喝斥了一声。

这一句说出来,其实是为了保护胜七!同时也是为了平息舆论。

白娓自然很清楚,附近还有很多狐妖在关注着这里的情况,胜七它们同样明白!

所以,不管是为了在她这里强撑面子,还是为了在青丘世界抬得起头来,它们都必须继续的战斗!

如果这样被沈浪断了一尾还能忍下,以后还有什么面子?

所以,就算是打不过,它们也只能硬着头皮继续的打!也正因为如此,那七尾狐会装伤不过来了。

那结果,只能是更进一步的激恼沈浪,到时候出手可能就不仅仅是断一条尾巴了。

反过来,胜七它们被断尾、被惨败,也会激起青丘狐族同仇敌忾的心理,到时候大家一起涌过来,一起对沈浪出手,就更加的无法收拾了。

所以白娓主动的喝斥,并大声的强调这是族长的客人,让胜七它们有一个台阶下,也让围观的狐族,不会引发更大的误会。

胜七这会儿是非常的愤怒,并且非常的沮丧。

它本来是想要跟白娓结合,从而可以进化到九尾,现在直接的断了它一条尾巴,还能不能修炼回来八条尾巴,已经难说了,更别说九尾。

而经过了今天,白娓肯定是看不上它的了。

这就让它非常的怨恨!

怨恨白娓,居然放弃它而选择一个异族。

怨恨沈浪,一个人族竟然跑来勾搭狐族!

但不管怎么样,它也非常的清楚,沈浪远胜于它。这会儿如果再继续战斗,只会是自取其辱。

它不怕被沈浪击杀当场,甚至不乏快意,觉得那样的话,会让白娓对它内疚。

但更大的可能,是这个人类并不会击杀它,而是会慢慢的折磨羞辱它!

如果尾巴一条一条的被斩断,毛皮一点一点的被剥夺……那是比死更甚。

活着,至少还有一线希望,还有翻盘的机会。

哪怕这个过程可能会是几十年、几百年……

所以,此刻它的眼神充满了怨毒,但却是一声不吭。

护着它的红狐,这会儿听了则是暗暗的松了一口气。

刚刚所幸它是慢了一点点,要不然可能也就是这样的下场了。

它们根本不是这个人类的对手!

但无论是为了胜七,还是因为其他人关注着,它都只能硬着头皮不能跑。

虽然之前白娓也说了这是族长的意思,但它们都不相信,现在则是完全相信了——不相信也宁可相信啊!

是族长邀请的客人,就不方便、不需要再动手了,它也就安全了。

“总有一天……”

胜七没有动,而是怨毒的说着狠话。

不过它的话还没有说完,沈浪就先打断了。

“你是不是要我先把你宰了?”

这话一说出来,当即让那红狐打了一个寒战,仿佛沈浪的目光,就能把它们给宰了一样。

胜七也直接被噎住了,没有再说出后面的话。

“误会!都是误会!阁下是族长邀请的客人,是我们青丘的客人,刚才是我们不对,是我们误会了。还望贵客不要见怪!”

那红狐知道胜七想要说点场面话,哪怕输惨了,也不能就这么憋屈,可是现在看起来,这狠话且不管做不做得到,一旦说出,就会让对方出手了。

胜七肯定是无法开口道歉的,所以它抢着道歉,然后赶紧过去,抱上了胜七便飞离开了山头,向远处而去。

白娓四下环顾了一圈,虽然没有直接的说出来,但意思已经很明显——别看热闹了,都散了吧!

然后再面对沈浪,微微苦笑:“抱歉,我没有想到……”

“我没有什么好参观的了,你有没有什么告别的?”

沈浪本来已经没有太大的兴趣,现在被胜七它们一搞,想着还被很多狐族暗暗围观,更加没有兴致。

“您是青丘贵客,天色已晚,应该留宿一晚,明日在走吧。”

族长没有更多详细的指示,招待沈浪,就是白娓的责任。

既然说是首次的人类客人,当然不能匆匆而去。现在无心参观了,好歹招待一餐一宿,也算是礼貌。

沈浪则以为她还是有事情要交待处理,毕竟算一下,她先回来就要去上交,然后又出去等他了,也没有时间。

“我还约了巨鳌。这样吧!你先处理好你的事情,我出去外面,在旁边的山谷等你。”

“我……”

白娓还没有说完,沈浪已经打断:“就这样决定了。”

不管她是自甘当侍女还是怎么样,总归还是要给她告别的时间,不能匆匆带走。

说完之后,他自己先顺着来路飞快的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