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78章 报酬太重-第一强者-
第一强者

第1878章 报酬太重

沈浪的意思已经表达清楚了,不管嫌弃不嫌弃,都是婉言谢绝了。

青丘族长看了看白娓,再看了看他,颇有一点遗憾。

沈浪看在眼里,心里也是有一点分析。

他基本上算是明白了,报恩之类,只是一个由头,关键还是看上了他的价值!

简单来说,青丘族长和瑶池掌门雪非雪是差不多的心思,都觉得沈浪很不简单,可能具有非凡的来历,跟着他会有很大的价值。

这样的人,想要拉拢到自己的门派、族群,那是不可能的,那就可以反过来,把自己的人送到他的身边。

结婚嫁娶,伺候侍奉,本质上都是一样,都是为了跟着他的随便,跟着享受利益。

这个世界虽然是远远高于地球的修真文明,但只是在修真程度上,在人类社会进程等方面,因为人口基数、密度等,还未必有地球高。

当然,也不是说地球就更加文明、高级,一样为了利益可以不顾一切。

“联姻”之类,在现代社会,也依然是有的,依然是强化纽带的一个重要方式。

青丘和沈浪的联系,就是因为这一次的意外接触,然后白娓把握住了机会,和他一起同行。

回来了,完成了,大家的关系也就到此为止。

如果能让白娓跟随侍奉沈浪,那就水到渠成,以后就有一个联络纽带。

而五十年的时间,维系感情、拉拢作用和收获利益都足够了,之后完全可以再回到自己的族群。

这些老一辈,还是很擅长“送妹子”策略啊!

沈浪主要是觉得麻烦,带着狗神很方便,真的如同宠物一样,不需要理会那么多。

但带上妹子,总不能是有需要的时候搞一发,没需要的时候就不管她吧?

妹子跟着他,能收获不少,这一点倒是真的,他也不介意多照顾她们。

“好处是应该要给的。”

青丘族长点了点头,然后手里出现了一个东西。

“我们青丘虽然远没有人族富裕,但对于我们的恩人,那是愿意倾尽所有的报答。”

手里东西打开之后,呈现出来的,却是一堆的灵脉……不,灵精!

沈浪刚刚才在大荒五龙那里得到九条灵精,加上贼草的那两条,也不过十一条,那已经是巨大的收获了。

而青丘族长,看起来是真的倾尽所有了,这足足有十条灵精!

这真的是巨大的一笔财富。

沈浪感觉这已经远超过了报答,因为白娓拿出去交易的那些,加起来,也比不上一条灵精吧。

怎么感觉……像是陪嫁品一样?

“族长,你这好处太重了,我不好意思收啊。有这么多的灵精,你们随便那一条,赤豚一族也是会乐意交换的,那里还需要用得上我帮忙啊。”

这一番,沈浪是真心实意,而不是任何的客气。

君子爱财取之有道。

大荒五龙本来就是不义之财,而且一直想要搞他,最后关头柳正也是如此,所以他一点也没有心理负担。

但对于青丘,他自问无功不受禄。就算是因为他的帮忙,让交易成功,也让白娓在大荒五龙的包围下脱身回来,也不值得这么多的好处。

青丘族长却是很严肃的说。

“沈浪朋友,你们人类是有原则的,我们青丘狐族也一样。这是我族数千上万年来的累积,但你不接受白娓的侍奉,就必须要拿出来报答你。因为你的关系,带回来了我们始祖的骸骨。”

“可是……”

沈浪的话还没有说出来,白娓开口了。

“你对赤豚一族应该有所了解,它们一点也不蠢笨,反而非常的狡猾。这一次如果我不是以人族的形象,加上你的帮忙,它们肯定会坐地起价。”

“不错!如果我们用一条灵精去交易,那它们可能索要两条、十条,甚至更多。因为它们吃准了,我们只有向它们交易,对我们的价值也远胜于其他人。”

青丘族长也是认可了这个说法。

沈浪微微点头,算是明白了。

赤豚一族也是看人下菜,能吞了的就吞了。能搭售其他就搭售,实在没办法才拿出好东西。

九尾狐的骸骨,自然卖给青丘才能买一个高价,对于其他种族就是一副兽神骸骨,对于青丘就有更多的加成。

想想也是,如果白娓以原形前往,或者直接给高价,都会让对方猜疑,反而更难买到。

现在沈浪就有点为难了……

如果说青丘大把的灵精,或者送他青丘石,他可以大方的收下。现在说就因为他不肯接受“送妹子”,不得不把几千上万年累积的灵精送他。

这就太沉甸甸了,实在无法厚着脸皮收下。

大家心里都有一杆秤,收下就欠了人情。哪怕青丘不逼着他还,他心里也始终会有这么一个结,会影响以后修炼的。

相比起以后再来还人情,倒不如不要。

但若不要,对方又要坚持,除非收下白娓……

“我倒有个提议……”

沈浪才一开口,又被青丘族长打断了。

“我也有一个提议……”

族长大概是担心沈浪的提议更难,所以主动的抢先说了出来。

“不如让白娓侍奉你一段时间,如果你觉得好就继续,不好随时让她回来。有白娓奉献,我们青丘也可以省下一点灵精,不至于倾尽所有。如何?”

这一句刚刚说完,沈浪还没有回应,就听到族长单独传音到了他的耳中。

“白娓天生内媚,年纪轻轻已经修炼到了九尾。但还没有媾和,如若和你媾和,必然会让你和她都实力大进。这对你有利,对白娓也有利,所以我才会这样安排和劝说。”

“当然,她和谁媾和,都能达到一样的效果。本来优先是我族雄性天才,奈何没有配得上她的,我也不想她委屈。虽然她和你相处时间很短,但我看得出来,她对你很崇拜、很在乎。”

“如果真要有这样一个目标,她肯定希望是你,我也可以接受。你考虑一下!”

族长折中的建议,沈浪本来想要直接的拒绝了,但听了这传音的话语,又犹豫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