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9章 七日闭关-第一强者-
第一强者

第189章 七日闭关

在为回家看完了父母之后,沈浪没有多停留,找借口先离开了。

沈南韩凤英夫妇,以为沈浪是和落雨荻在一起,落雨荻没有跟着回来是不好意思,所以也没有多问。

儿子和女朋友出去玩,他们也是想要给钱他,让他主动花钱的。奈何现在这个工厂都说是人家出钱,就是拿再多钱,也比不上人家的家境。

本来这并非门当户对,他们也不看好,但既然儿子喜欢,暂时也没有什么问题,也就没有泼冷水。只是叮嘱沈浪对人家落小姐好一点,也不要有什么自卑之类。

沈浪离开之后,是先回到了县城租的房子。

这里还有一些岳家送过来的药材,当时主要是为了钱,有钱才能搞到更多的资源,所以才花工夫去炼药。现在手里已经有一批资源了,岳家也让他有点寒心,自不会再去炼药了。

郑雨梦已经发微信说她安全的回到家里,也把她的情况跟她爷爷说了,她爷爷让她转告诚挚的道谢,认定他是郑家的贵人,并且也表示会坚持他教的功法修炼。

沈浪也就没有什么好担心的了,日夜在家练功。饿了就叫外卖,也只是保持着几个小时的最低睡眠,反正也不需要出去,洗澡洗衣服这些免了。

如此闭关苦修了一周,真正修炼的时间,比之前上学时一个月还多,也直接吸收炼化了五十颗灵石的能量!

这也让沈浪有点唏嘘,不逼一下自己,还不知道能到这程度。

这么多灵气吸收炼化,直接让“阴阳波若真诀”推到了第三重的边沿。不过让他遗憾的是,还是差一点机缘。就算再继续这样全天候的闭关修炼几天,把剩下二十颗灵石都炼化,还是会差一点。

发现无法突破之后,沈浪也没有强迫自己,他前世的经验丰富,很清楚强求是强求不到的,欲速则不达,如果纠结强行下去,可能还会有反效果。

所以他停止了闭关,好好的洗了一个澡,把这些天修炼排除的污垢都清洗干净,也把自己捯饬了一下,出去好好的吃了一顿饭,然后出发前往谢家。

这一周的闭关,他手机开了静音模式,不接听任何电话。只是抽空看一下微信信息,不相关的、不重要的直接不理会。也就固定和父母保持联络,然后查看一下郑雨梦的日常汇报进度。

没有接听的电话,有同学的,有岳刚、岳百川的,也有谢优的,事后也没有回他们。

对于岳家,已经没有什么好说的了。求仁得仁,他们不想沈浪连累,以后也就不用理会他们了。

现在要去谢家了,才开始回了谢优一个电话,告诉他即将赶往谢家。

“老兄!你可算是回复我了!”谢优很快就接听了电话,然后无奈的吐槽:“你电话不接,信息不回,我几乎要怀疑你是不是把我拉黑了,差点亲自过来找你!”

“我今天就过去,晚上应该能到。”沈浪简单的直说。

当日说的是十天之后,在平西一天,第二天回来,然后是一周的闭关,算起来应该明天就要到。为了不失信于人,他今晚到,算是提前了。

“好!我就知道你这么讲义气的人,必然不会坑我。什么时候到?我去机场接你!”

“不知道,我还没有买票。”

“……”谢优还是有点着急的,虽然说的是明天正式汇合,但最好是先和家族长辈接触一下,这两天他已经很揪心了,真的差点直接过来堵人。

现在既然联系上了,也就放心了。“这样吧!你现在去机场,到时候直接取票,我来帮你安排好机票。”

“行。”沈浪微微嘲讽了一句:“反正你们调查过我,身份证信息都有。”

“呃……”谢优一阵尴尬。

确实是调查过沈浪的,但以他的成熟,本来是可以避免这个尴尬的,只需要开口询问一句就好了。刚刚因为心急,是想着帮他解决,让他少一点麻烦,结果反而是暴露了。

“没事,不要对我的家人有坏心就好。”

沈浪淡淡的说了一句,他既然说破,就是给对方一个警告。这一句也表达了两个态度,一个是他不追究,另外一个是调查他的家人也行,但如果有坏心,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你放心吧!我们不会有坏心,反而会关注到,万一人家有坏心的时候,我们可以施加一下舆论压力。”

谢优赶紧打包票,也暗示会帮看着楚家。楚家和沈浪的恩怨,这是无法调和的,谢家除非选择翻脸,要不然是不方便做什么的,但沈浪的父母,如果楚家要动手脚,他们还是可以做文章的。

“好。”沈浪答应了一声,没有再废话,直接挂了谢优的电话。

谢优已经习惯沈浪不给面子了,这会儿是激动,赶紧去向家族汇报情况。今晚接到人之后,安排一个见面。

沈浪吃完饭,打了一个电话给父母,虽然平时有微信聊天,但一周没有讲电话,还是说不过去。随便聊了几句之后,就挂了电话。

然后是直接包了一个车,从县城赶往机场。

平西市没有机场,要到另外一个城市去。直接走高速是最快的,要省钱是汽车站坐长途大巴。这样比较远,要放空回来,出租车司机都不愿意打表,是按往返车费开了一个价包车的。

沈浪坐上车之后,闲着无事,才把手机信息清理一下。因为没接岳刚他们的电话,又只有岳镇南是加了微信的,当然也没有接受添加请求,所以之前岳刚在联络不上之后,发了长信息过来。

现在查看夹杂在广告短信里面的未读信息,大略看了一下,基本上是以岳家家主的身份向沈浪诚挚道歉,说岳家是有人对沈浪不敬,但他们祖孙三代都对沈浪是敬佩有加。

岳刚算是演忠角唱红脸,想要弥补关系。不过其实岳强岳胜他们,也没有当沈浪的面演奸角唱白脸,只是让他无意中发现了而已。

在到达机场的时候,沈浪一下精神了起来,不是因为第一次来这里,也不是因为两世加起来都还是第一次坐飞机,而是想到上次楚河就是在这里堵了郑雨梦。

楚家应该能猜到他会在这两天赶往谢家,会在机场安排人吗?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