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38章 只要你们吃得下-第一强者-
第一强者

第1838章 只要你们吃得下

白娓会主动的提供两颗灵果,其实就是样品,想要得到对方的认可,就必须要证明自己的价值。

它们在吞吃了之后,当然不会马上吸收完,但至少可以感受到这效果如何。

也只是稍等片刻,马上便有正面的一头红猪开口了。

“人类,你们想要做什么?”

“如我刚刚所说,我们是想要过来送上礼品的,我们带来了很多的东西,不知道有多少是你们需要的。”

沈浪感觉这大荒处处都有惊喜,在青丘,神识感应不到这些白狐们的存在和实力。而在这个葬龙谷前的峡谷里,这些赤豚红猪,也是无法看清楚具体的实力。

不过白娓肯定知道更多的信息,不管是它自己清楚的,还是青丘流传的。

白娓之前对巨鳌并没有多客气,是因为他们两个,才有所忌惮。现在对这些赤豚,则是明显态度非常的好。

这或许在赤豚的地盘上,赤豚数量多,也可能是赤豚的实力强大!

“我们是来交易的。”

沈浪也开口了,他直接说得更清楚一点,交易就是交易,他不可能当礼物白送。

话才刚刚说完,马上听到了白娓的传音。

“不要挑衅它们!在这里,我们的力量会被很大的压制,而它们却是有巨大的加成!”

这一条信息,它之前没有说出来,只是叮嘱他们戒备但不要挑衅,现在怕沈浪乱来,不得不说出来。

沈浪略微的惊讶了一下,也马上把这信息传音告诉巨鳌,以免这大乌龟一不小心就忍不住动手。

这里不知道算不算在大凶之地的范围内,不知道是否在禁制的区域之中,但既然白娓这么说了,肯定就有这么一回事。

实力受到压制,大打折扣,那是非常麻烦的事。

一方面是实力真正的折扣了,另外一方面是因为压制之下的不习惯,往往会造成判断的失误!

而对方会有所加成,有不知道有多少的数量,确实不宜动手。

或许白娓的姿态好,或许是沈浪的话,也不算挑衅冒犯,赤豚们只是看了他一下,并没有表露什么不满意。

“你们有什么,都拿出来吧!”

沈浪之前还觉得赤豚离不开这里,难得遇到有路人过来,应该它们没有什么议价权。

现在看这样子,还是它们更强势啊。

不过“来都来了”,这会儿当然也不会空着手回去。

主要卖的是白娓和巨鳌无疆,沈浪是跟着来的,是想要看有什么买的。

白娓马上把它带来的很多青丘的“特产”都呈现了出来,和昨晚上有点不同的是,它并没有呈现青丘石,而全部是各种灵果。

巨鳌无疆也是留了一个心眼,并没有先出手,看着白娓之后,它才开始取出。

而它也是有样学样,它那一箱子最珍贵的东西,并没有呈现出来,而是把那些大量的水生灵果陈列了出来。

所有的赤豚,都没有看他们三个,把注意力放在了这些灵果上面。

沈浪有一种奇怪的感觉,仿佛他们几个是菜贩子,把菜贩到了雪域高原之类缺少蔬菜的地方……

赤豚看了一会儿,其中有一些青丘的灵果,正是它们刚刚已经尝过了的,感觉还是满意。

“数量、种类都有点少。”那一头赤豚红猪又说了一句。

这让巨鳌眼睛睁大了一点。

数量和种类都还嫌少!

果然这才是出手大方的啊!

成都载天勉强要了一点,还是沈浪贡献的灵脉,换了他们的地心火之后,才换的;青丘更是直接说看不上,对比之上,让它大爽!

“只要你们吃得下!”

巨鳌把他珍藏的那一箱,也全部放了出来,虽然这些不是灵果之类,但赤豚应该也能用得上。

它已经都带出来了,能够多销售出去一点,就不用扛着回去了。

赤豚看着再出现的那些,明显的眼睛一亮。

它们的个头不小,眼睛也大,被巨鳌关注到了。

虽然没有说什么,但这也让它暗暗得意了一下。

它有一种“炫富”成功的感觉,仿佛无形之中把沈浪、尤其是把青丘压下去了!

沈浪还是伙伴,穷,青丘这白狐不是看不上它的东西吗?现在却是它的更有价值!

白娓则没有任何的表情变化,保持着不动。

而这时候旁边另有赤豚盯着沈浪。

“你呢?”

“我的东西不多呢。”

沈浪把之前整理出来的以前的一些药材灵果什么的,全部都放出来了。

这一次他是连玉蟠桃都没有拿出来。

不见兔子不撒鹰!

成都载天的夸父族,青丘的九尾狐族,虽然他没有见过,但也可以信任一下。

这赤豚是大凶之地的产物,还是小心一点。万一它们的东西,完全用不上呢?

沈浪怕它们像刚才一样,直接就吞了玉蟠桃,那就无法收回了。

他陈列出来的这些,种类数量都有一定的,但价值差很多,直接让赤豚们有点不屑。大概是聊胜于无,也没有让他收起来。

“这些礼品,我们收下了,你们可以走了!”

赤豚对于全场的东西,表示了满意,然后直接下了逐客令。

“什么意思?”巨鳌马上变了脸色。“你勾结它们坑我们?”

因为“礼品”的说法,是白娓说的,而且先就白送了十几颗灵果。

所以现在这话说出来,马上让无疆怀疑起白娓来了。

白娓此时没空理会它,而是跟赤豚说了起来。

“这些是我们准备的礼品,也是可以全部奉上给你们。不过按照规矩,你们也应该给我们相应的礼品,互相交换。”

白娓虽然没强势,但也是有条不紊的说理,这让巨鳌才稍微的放心下来。

这时候,它眼睛余光看到沈浪正看向它。

“把东西先收起来!”

沈浪迅速的传音了一句。

他跟青丘的关系,也就是昨晚上这一次的交易,对于白娓,也是保持着提防的。

巨鳌则不一样,一开始就摸透了它的脾性,顺着它来,不说操纵它,至少也能变相的让它听话。

而且这是白娓带来的地方,还是有可疑之处,他自然是先叮嘱巨鳌。

“这些全部留下,你们滚!不想滚的话,你们也留下!”

那赤豚却是一点也不客气,它们不仅仅吃得下,还吃定了的态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