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35章 远古秘辛-第一强者-
第一强者

第1835章 远古秘辛

巨鳌的耐力那是相当不错的,即便是万里飞行,它也是扛住了,不需要什么休息。

当然,这肯定不如它在水里面的速度快,也没有那么的轻松。

大清早就出发了,虽然路上也有减速、停下来辨认方向的时候,但也是在傍晚之前,就已经到了白娓说的地方。

“前面穿过那个峡谷就到了。”

沈浪和巨鳌看了看前面的峡谷,有点无语。

“那为什么让鳌神停下来,直接飞过这个峡谷不就行了?”

就在刚刚,白娓让巨鳌停下来,落在这峡谷之前。

巨鳌原以为它要辨认方向,结果就是这里。

白娓的脸上还是没有什么表情,“从上面飞过去,就会成为攻击的目标。只能从这峡谷慢慢往前。”

“……”

沈浪有点无奈:“已经到了这里,你应该告诉我们,到底是和什么种族做交易吧?”

“就是!你还要保持什么神秘?还怕老子会打道回府吗?”

巨鳌是有点不爽了,飞了那么远,已经到这里了,它怎么也不可能直接跑回去。

这里比去成都载天更远,甚至可能是它走得最远的一次,情绪有点不太好。

“那你们听好了……前面是葬龙谷。”

“葬龙谷?那是什么?”沈浪和巨鳌同时问了出来。

白娓是不懂得那么多人类的表情,要不然这会儿肯定是一副“你们果然不知道”的样子。

“你是说……这里有龙?”沈浪先反应过来,追问了一句。

“不错!”

听到这话,无论是倨傲的巨鳌,还是谋算着他们的沈浪,都沉默了下来。

龙?真的有龙?

沈浪之前遇到过的铁甲赤龙、王者蛟龙之类,其实都只是凶兽,只是名字挂了龙,也就充跟龙有一点相似之处,或者说具备了某些因素的。

但跟真正的龙,是无法比的。

“葬龙谷,葬的是上古魔龙。”

白娓补了一句,看他们果然都不知道,也不像被吓到了的样子。再说已经到这里了,应该也不至于溜了。

但如果她不说清楚,他们应该不会随便继续前往。

所以她便一一的解说了起来,这在来的路上,她已经准备好了措辞,也是尽量的长话短说。

传说在上古某个时期,龙族曾经主宰过整个世界。

因为它们太强大了,其他的种族,包括人类,都是卑微的在各自范围生活,没有谁敢、没有谁能挑战龙族的权威。

这个过程不知道经过了多久,也不知道后来因为什么缘故,龙族就逐渐消失了。

后来有多种假说分析,有的说是龙族本不是属于这个世界的生物,是另外更高级世界的生物,只是随便到这个玩玩,然后走了。(高级世界、生物等是沈浪的理解)

也有说法是龙族寻找到了通往神界的道路,所以离开这个世界了。

这个世界,相比起地球,对于修真者,就已经如同天堂,但他们同样还有向往更高的层次——某一种不知道是否存在的神界。

还有一些则是类似于地球科学家的研究方向,觉得龙族是因为气候、或者其他相对于它们特殊的状况,导致了它们的灭绝。

或是因为繁衍艰难,越来越稀有,等到原来生活着的老死了,也就导致了灭绝。

龙族消失,对于其他的种族,则是一个巨大的利好!

本来被压抑着的其他种族,得到了一个空前的爆发式增长。这个过程中,人族取得的成果最大,成为了世界新的主宰!

人族也没有灭绝各族,依然是一家独大之小,其他各种族和平相处的模式。

分散在世界各处的“禁地”,像金燧谷那样的环境,就是一处处留给各种凶兽的生存空间。

而这些禁地,还是属于人类活动区域内的,凶兽灵兽的种类繁多,但强大程度有限,是属于中低端为主的。

像在金燧谷,外围有沈浪见过的兽潮,王者级别的凶兽,已经可以有很大的一块领地了。往核心内圈,则是活跃有兽神级别的。

相比起人类修士,那就是大仙级别,一处禁地,或许只有一头大神级别的超级兽神。

另外还有一些强大的种族,在当初就不愿意被人类圈定区域,便去往了类似大荒这样极远的地方。夸父巨人族在成都载天,九尾狐族在青丘,有可能也是那个时代的远走。

这已经是后话了。

在龙族消失之后,各族崛起的争锋时代,不知道何时,也不知道何地发源,出现了一种魔龙!

这些魔龙形状力量都有点类似于龙,但实力似乎更差。

也有说这些其实就是龙族,或是龙族中的某个分支。

并非它们比龙差,而是遇到的魔龙还不够强大。

而且龙族作为曾经的霸主,已经变成遥远的传说,被越来越夸大,那一种强大,是被神化过了的。

实际上可能当初也就是魔龙的水平,但谁也没法验证。

不管怎样,各方还是把新出现的称之为魔龙,以示区别。

魔龙出没时,正是各族高速发展的崛起壮大时期,大家本来就在争夺世界的主宰。

对于龙族主宰的阴影,让各族强者空前的团结,全方位的联手结盟。

而魔龙数量少,还没有形成气候,最后全部被驱赶到了极西区域,也就是后来的大荒。

倾尽了各族大能者的力量,把所有的魔龙,全部坑杀在了一处大凶之地。

再后来,这一处地方因为葬送着所有的魔龙,被称之为葬龙谷。

对于这些上古秘辛,巨鳌是完全一无所知的。

它其实是靠着无数的时光,在通天河慢慢成长起来,后来一路杀戮拼搏,站稳了脚跟,把其他的竞争对手逐步消灭,最终才成为通天河的霸主。

不像青丘、成都载天,那是有系统传承的种族、部落。

沈浪对于这些,当然也是完全的不了解。而在听白娓讲述的过程中,他也是搜索着闵鹿的记忆。

在闵鹿的记忆里,是有一些零星的信息,是简单的远古传说、神话,倒也和白娓讲述的,能够结合印证。

“这就是上古大凶之地——葬龙谷?”沈浪认真的再询问了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