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34章 当坐骑-第一强者-
第一强者

第1834章 当坐骑

“无疆,你是怕我把你们坑骗了不成?”

无疆的语气有点盛气凌人,白娓也有点针锋相对。

沈浪友好,它也友好。巨鳌不客气,它也不客气。

“不是说坑骗,我们当然相信白娓姑娘,对于青丘的狐仙,我们还是很放心的。”

沈浪打了一个圆场。“你不是问我们准备好了吗?就是想要先了解一下,有个心理准备。”

这意思显得沈浪也想要知道,白娓的态度稍微的好了一点。

“我们要去的地方可不近,从这里往西,大概……用人类的计算方式,可能有几万里吧,我也不太确定。”

“……”

沈浪和巨鳌都一下无语了。

几万里,那就真的有点远了。

巨鳌也是暗暗的松了一口气。

如果是在通天河附近不远处,还有生存着什么种族,它却一无所知,那在沈浪这个人类面前,就丢面子了。

相隔几万里,那就不一样了,它平时本就不会离开那么远,不知道也是正常的事。

“至于具体那里叫什么……看你们的样子,也没有去过那么远,告诉你们,你们也不会知道地方的。而要面对的是什么,我怕告诉你们了,你们不敢去。”

白娓说这话的时候,颇有一丝的挑衅。

沈浪一听就明白,这白狐是要用激将法。

他早已经分析过了,它之所以不敢单独去,应该就是忌惮,怕有去无回。所以联合他们两个,才有一丝把握。

而现在还要改头换面,更说明不仅仅个人忌惮,还怕连累了青丘。

这样看来,要去的地方,应该是比较凶险的;要面对的种族,是比较强大的!

现在还用激将法,这就更加说明问题了。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还要不要去?

能让白娓忌惮,那不算什么,毕竟狐妖都狡诈精明,小心谨慎很正常,昨晚上对他们两个,也是保持着忌惮。

但如果能让整个青丘忌惮,那就应该是一个强大的族群!

在沈浪还在暗暗犹豫的时候,巨鳌已经受激了……

“我不敢?我无疆还有什么不敢的?我只是考虑一下,相隔那么远,没有水我不习惯而已!”

巨鳌这么说了,沈浪也马上做出了决定。

既然大老远的跑大荒来,不就是为了寻找更多的奇遇吗?

相比起从瑶池过来这里,区区几万里算得了什么。

再说了,越是强大的族群,越拥有更多的可能性。或许有能力把无疆的所有库存吃下,可以把青丘多余的物品吃下,也能有一些它们所没有的好东西。

“不错,白娓姑娘,我们是不会害怕的。”

看破不说破,沈浪仿佛并不了解激将法。

听到他们两个都这么说了,白娓继续说道:“行,我当你们不害怕,那就先给你们留一点悬念,到时候你们自然知道了。现在,还需要什么心理准备?”

沈浪的目光看向了巨鳌。

他是随时可以离开。

巨鳌当然也是可以离开的,几位里它也可以走得了。

离开通天河肯定是会不习惯的,不过无数的岁月都是这样过来的,最近出来了,就是要沈浪陪着一起交易,经历一些其他的东西。

现在有沈浪,还有这青丘的白狐,远比它一个人探索好多了。

“我也就说说,没有水我也忍得住。带路吧!”

说完巨鳌便准备飞身出山谷。

“等一下。”

听到白娓的话,巨鳌不爽的抱怨:“又怎么了?”

“你无疆的身体这么大,我们就不需要再自己飞行了,在你背上就可以了。”

白娓说完,便缓缓的飞身而起,准备往巨鳌的背壳落去。

缓慢,是它骤起反抗,保留一点缓冲的空间。

巨鳌是真的有点怒了!

身体大就应该托着你们走吗?凭什么?

你是买票了,还是跟你关系好?

沈浪一起同行合作几日了,也不会提这样的要求啊。

眼看它们又要斗起来了,沈浪忙圆场。

“鳌神,白娓姑娘也是好意,这样也不会让您多辛苦,却可以让我们两个节省很多。路上万一遇到什么危险、敌人,也能更好的帮忙。”

“您放心,我们只会在你背壳,不会影响到你。”

沈浪的话,压住了巨鳌准备发飙的情绪。

它想想也有道理,这样带上他们两个,对于它个人,多的一点点消耗,是可以忽略不计的。

但如果真的遇到敌人之类的,他们两个可以以逸待劳,就可以有很大的帮助,甚至不需要它亲自动手。

沈浪用的“帮忙”这个词,让它觉得它才是核心主导,一下也就忍住了,默许了他们上去。

在两个人飞身上去的时候,沈浪不由得多看了这白娓一眼。

他这几天和巨鳌一起,也没有敢提出来坐它背上,那样会有一种把它当坐骑的感觉,会让它不爽的。

没想到本来就不对付的白娓,竟然敢提这过分的要求。

不过说到底,这个过分的要求,还是要他来实现。

上去之后,便是由白娓指路,巨鳌驮着他们往西飞去。

长距离的飞行,沈浪有一种省力的方法,那就是运用圣甲。有巨鳌当坐骑,当然也是挺好的。

因为距离远,又是在空中,方向对了之后,虽然需要确认和纠偏,但不需要时刻的看着。

白娓和沈浪在背壳上面,就闲着了。

沈浪因为要更多的了解这个世界,除了圣甲记录行动轨迹,记录画面之外。他自己也是全程的关注着。

而白娓,却是把很多的关注,放在了沈浪的身上。

“你不一样。”

“我什么不一样?”

“你和其他的人类不一样。”

“嗯,和成都载天的人类,相差很大。”

沈浪笑着回应了一下。

“青丘石,好好研究,或许对你有很大帮助。”

白娓大有深意的说了一句。

“对了,我正想要向姑娘讨教一下青丘石的情况。”

沈浪估计它应该是看出来了一点什么,毕竟巨鳌都看出他参悟青丘石有变化。

“没有可以指教的,个人有个人的领悟,别人代替不了。”

白娓却是直接的拒绝了,然后不再看沈浪,而是看着前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