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23章 地心火-第一强者-
第一强者

第1823章 地心火

巨鳌虽然心里着急,但马上反应过来了。之前就已经说好了,所有的谈判策略,都让沈浪来,完全听从他的安排就好了。

它马上意识到这可能是一种谈判的策略,所以按兵不动。

“等一下!”

掘土就没有忍住。

虽然他不觉得附近还有什么人能购买得了巨鳌的物品,但大荒的范围极大,还是有很多别的势力。

巨鳌既然已经从通天河出来了,相信也不介意多跑远一点。

蓄水珠也就罢了,那些就算没有了,回头让它再制造一些就可以了。但其他这些灵果,都说了是它百年千年慢慢累积下来的,卖了可就没有了。

而且他们是需要用来中和一下,需求的量,是不会那么大的。别的人应该可以直接运用,量可以需求更大,那就真的可能全部买光了。

但事实上,即便他们需求的单量不是那么大,但成都载天整个夸父部落的人可不少,还要为长久考虑!

所以,不能让别人全部买了,反而要全部买过来!

“掘土阁下,请放心,你们要蓄水珠,我们可以另外交易。”

“不,我是这些都要。”

掘土马上摇头。

“全部都要?你不会是要把我们抢了吧?”沈浪开了一个玩笑。

巨鳌的眼睛马上睁大了,它是容易当真的。

掘土忙说:“不,误会了。我是想说,除了这些之外,可以看看别的东西。”

然后他在这个小的山洞里面,又从一个内壁之上,打开了一个小门。

这就真的是小了,也就一米左右的大小,对于巨人来说,简直是扣出来的。

这呈现出来的,却是一块一立方米左右的火晶石!

因为这里的环境都和这一样,所以放着也没有什么特殊的感觉。

“这一大块的火晶石,确实是价值不菲,不过对于鳌神没有作用啊。对于我也没有什么作用……”

掘土还没有说话,沈浪已经否认了。

掘土却是没有回答,而是伸手在上面一抹。

这一米见方的火晶石,上面竟然脱离开来,落入地上。

掘土也没有去看掉落地上的火晶石,而是把手里的东西呈现给他们看。

沈浪和巨鳌的目光都看了进去。

这一米见方的火晶石,竟然是中空的!

里面看起来是被挖空的,这就像是一个火晶石做成的箱子!

沈浪看到巨鳌挖空大石头做箱子,已经有点无语了,现在竟然还有挖空火晶石做箱子的!

你们就这么缺乏盛放工具么?

“这是……?”沈浪望着里面,问了一句。

挖空的火晶石,里面当然是放了东西的,其价值不会是箱子,也不是火晶石,而是这里面的东西。

“这是地心火!”

掘土非常慎重的说,然后解释了起来。

“地心火,是来自于极深地心,传说是万火之源!”

掘土说这话的时候,是非常的尊敬和慎重的,仿佛这是非常神圣的东西。

沈浪和巨鳌都看到了,在这个火晶石的箱子里面,放着的是一团凝胶液体一样的东西。

其大小还不如拳头,在这个箱子里面,就有点棺材装老鼠一样。

但打开之后,明显可以感觉到,有一种远胜于火晶石的澎湃能量!

看样子用火晶石做箱子,本身想要隔离一下它,并再镶入到了石壁之中,才不会显得异常。

这所谓的“地心火”,却并非火红色,而是有点青蓝色,显得有点妖异。

沈浪和巨鳌互相交换了一下眼神。

他们两个的想法都是一样的,这跟另外那些火元素的物品,有什么区别呢?而且它的效果更强,对于巨鳌更加没有什么作用!

掘土一下看出了他们的想法,赶紧继续的解释。

“这不一样!比如火晶石,以及其他的一些东西,我们这里比较多,其他的地方,也是有的。但这地心火,则只有我们成都载天才有!”

他这为了证明地心火的价值,倒是无意中泄露了一个秘密,夸父巨人族为什么一直在成都载天的秘密。

“这对你们,可能不是很合适,但它却是非常的宝贵,在别的地方,是不可能得到的。所以,就算拿去别的什么地方,都是可以交换到灵脉之类的。”

这才是掘土的用意。

他知道火晶石之类的,如果对方不要,是不会换购到了。但这地心火,他是想要代替灵脉当硬通货。

就像在地球上,你要购买石油,只能用美元,但也可以私下商量用其他的货币结算。

如果石油出口国,不认你的货币,你又没有美元,但有钻石、黄金之类,同样具备交易价值的东西,也是可以谈的。

现在这个地心火,就是成都载天的特产“钻石”,掘土想要用这个,来代替灵脉跟巨鳌结算。

听了这话,巨鳌兴趣一下大减。

它来一趟成都载天,已经出出远门了,别的地方更是还没有信息,要跟着沈浪走的话,那会是非常遥远的地方,而且它也担心被这个小人给骗了,万一联络很多人族来猎杀它呢?

在成都载天,这还是大荒的近邻,它还是有安全感的。

所以听到说这东西就算对它没用,但可以在别地方交易,它就没多少兴趣了。

“它又什么用?”

沈浪看他说得神奇,便问了一句。

“它……”

掘土一下语塞,地心火这本是属于成都载天的秘密,而不仅仅是特产,一般的族人,都没有资格接触和使用。

具体的作用等,也都是秘密。

现在却要告诉一个来历不明的人类,一个纯粹的外人,这让他有点为难。

但如果不说清楚,这又无法让沈浪接受,也就无法完成今天的交易。一旦巨鳌离开,错过了这一次机会,就没有下一次了。

作为近邻,他从小就知道通天河,知道那里有一头巨鳌,祖祖辈辈都知道。这是他们去通天河取水之类,都要看脸色的,从来没有听说过它会出来交易的。

而这些东西,也明显是不知道多少年累积下来了的,万一清空了,就可能百千年之后才会再有机会了。

掘土还是大胆的,他意识到这是成都载天夸父部落的一个发展机遇,不能错过了!

拿出地心火,就是他的大胆决定,现在也决定说出它的秘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