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20章 深入裂谷-第一强者-
第一强者

第1820章 深入裂谷

沈浪来到成都载天,再见到这些夸父巨人族之后,已经对于环境和人的关系,有了一部分的分析。

成都载天这一片看似丹霞地貌,但实际情况不一样,这一大片山川和远处其他的山川不一样,呈红赭色,是这里的环境非同一般。

一靠近就能感受得到,明显的干燥和炽热,这正是它的最表象的反应。

简单来说,成都载天的地下、地表,或者山体所有的泥土之中,都蕴含着远胜于一般地方的火元素。

这跟高寒秋秘密闭关的地方,秋林剑宗后山深渊地底的环境类似。

那是纯粹大片厚厚的火晶石,但因为在地底深处,秋林剑宗外面并没有明显的感知。

当然,那也可能是高寒秋运用了阵法之类的掩盖。

这里可能内部有大量的火晶石,也可能是整个环境蕴含着类似的元素,所以特别的干扰炽热。

而夸父族会祖祖辈辈都生活在这里,显然并非是因为没更好的地方去,大荒何其之大,到处都有合适居住的地方。

按照人类发展的方向来说,更应该是在靠近通天河的地方,寻找灵气充裕的山川定居。

他们会一直在这里不走,当然就是因为这里的环境,是他们需要的!

他们是巨人种族,那肯定是基因关系,但能够变得很强大,则应该是和成都载天的环境有关。

或许是为了适应这里的环境,或者是利用这里的环境修炼、进化,到如今的夸父巨人们,跟一般人是不一样的。

其他的人类,不说普通人,就是修真者,也绝对不会选择这里,这是让人不适的,除了极少数修炼火系功法的。

而他们则是甘之如饴,是能大有裨益的。

但即便如此,水也是必需品。

因为上方靠近的**水分子,都早早的蒸发,或者热气上扬之类,影响气候环境,导致这里会极少下雨,加上地面的火元素也蒸发得快,难以蓄积地下水。

所以整个成都载天,不像远处其他大山一样草木葱郁,而是如同红赭色的荒漠绝壁。

夸父们肯定有他们的生活办法,吃喝用度,都能解决。他们也不欢迎阴雨的环境,但从来没有在成都载天见到过下雨,都是在别的地方感受过,现在这一幕,无疑还是让他们都非常的兴奋。

那些本来就跑出来了的巨人们,不由得仰天张开了大嘴,仍有暴雨落入口中,大口的吞咽。

掘土看着其实是有点担心,如果这不是普通人的水,而是毒液之类的,那所有人淋雨便已经非常的危险,吞喝就更加糟糕了。

不过他并没有出声阻止,还是相信了巨鳌。

毕竟巨鳌说了,它是来交易的。

这应该只是它展露一下手段的方式,而不可能害了夸父。

“多谢鳌神,你带来的水源,对于我们成都载天,有很大的帮助。我有权限可以跟您交易,请跟我来!”

掘土没有等到雨停下来,马上邀请巨鳌离开。

巨鳌刚刚放一颗水珠出来,既是表露一下它的能力,也是通过雨水,让它自己舒服一点。

它离开通天河在陆地上没有问题,但这里比一般的陆地要难受很多。它这常年生活在通天河里面的,感觉更甚。

“好!”

巨鳌也没有多说并非为了交易这个而来,这只是雕虫小技,但在这里解释,就掉价了。

它说完之后,掘土马上在前面带路。

掘土还是纵跃的方式向前,每一次纵跃,都是几个山头那么远了。但每落地的时候,都会稍微的顿了顿。

他这是比来的速度减慢了一点点,并不是怕巨鳌他们跟不上,而是为了表示等着客人的礼貌。

巨鳌无疆是在空中飞过去,四足偶尔在空中扒拉几下,也是习惯于水中的动作。

沈浪也是跟着巨鳌一起,保持着一样的速度,跟着掘土往前。

他们之前降落的山头,只是成都载天最外围的边沿,远眺也只能喵个大概,看不到全貌,现在跟着往前飞行,也是逐渐的进入成都载天之内,可以看到更大的范围。

跟着巨人掘土的纵跃,一直深入到了成都载天里面,沈浪又有很多新鲜的感受。

之前远远就觉得这是一个梯形的巨大山体,仿佛上面是被砍去了的巨大一部分。

现在的感受更加清晰,虽然也有大量的沟壑、山峰、山谷,但大范围来看,上面的感觉很平整,落差并不大。

而越是深入,越觉得这是一个特殊的氛围之中,如果是修炼火系功法的,在这里应该会有更加明显的感受。

比如郑雨梦,如果来到这里修炼,那会是事半功倍的效果。

如此巨大的范围,当然不是一颗水珠的降雨范围可以覆盖的,不过巨鳌也没有在意,巨人们得到水珠,也不会真的用来降雨,而是储备食用水之类。

“这里已经到了。”

掘土停顿了下来。

这大概到了成都载天平整山顶的中间部分,在前面呈现出来的,是一条裂痕!

裂痕是相对于整个成都载天山顶,具体到眼前,就是一个大裂谷,长度估计有百里以上,宽度也几里。

从上面往下看,颇有一点深不见底的样子,但实际上的深度,应该最多就是几千米,不会深入地底。

巨鳌对于这个,并没有任何的震撼。毕竟通天河下游的宽度,就达到了十几里之广,这一点裂谷并不算什么。

沈浪则有一个古怪的想法,仿佛整个成都载天,就像是一个被锯了大树的树墩一样,而这裂谷,则是树墩之上被斧头劈开的痕迹……

“请!”

掘土等他们过来了,并观察了一下,然后才开始往下面纵跃了下去。

他并不是直接落地,而是不时的伸手勾住旁边的岩石,或者偶尔踩踏一下借力。

沈浪看得出来,这依然是一个习惯的方式。

大概在他还不能飞行的时候,就是这样上下、赶路的,所以养成了这样的习惯。

巨鳌和沈浪,则是直接从裂谷的上空缓缓的跟着飞落下去。

这应该算是到了成都载天的中心,这下面是夸父族的部落核心所在!

这让沈浪也有一丝的激动,但为了避免误会,并没有用神识查探什么,就这样跟着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