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15章 水玲珑-第一强者-
第一强者

第1815章 水玲珑

其他的一些珠子、石头之类的物品,也都是通天河得到的,多数都是和水有关的。

沈浪一一听完了,却是有点大失所望。

本来他还以为这在这巨鳌这里,能有一些对他有大帮助的好东西。

可是这些看下来,都算是鸡肋。

对他没有什么明显的帮助,而且价值应该也不菲,他个人就没有兴趣购买了。

他要做这个交易商,最主要的目的,就是自己有优先购买权,要不然的话,经商赚取一点差价,他的兴趣也没有多大。

现在这样分成模式,或者赚取一点佣金,他更加没有兴趣了。

巨鳌开始是得瑟的,后面也觉察到了,沈浪并没有任何的兴奋之色,都只是礼貌性的客套一下。

这让它也开始觉得有点索然无味了。

“你是不是觉得这些都没有价值?”巨鳌有点郁闷:“那你再看看这些,这些里面有没有。”

它接着把其他的巨石箱子全部滑开了石板盖子,让沈浪看里面的东西。

现在它是对介绍这些的兴趣,都已经不大了。

沈浪也没有客气,虽然最好的都已经看过了,对于中等的,自然也也没什么期待,但礼貌上还是要认真的看一下。

这些石箱里面的东西,沈浪当然也认不出多少,巨鳌又没兴趣介绍了,只能大概的猜测一下。

好在大部分都可以判断出一个大概,这些主要是一些生活在水底的天材地宝药材。

这个时候,沈浪忽然发现,自己陷入了一个惯性思维的误区之中!

那便是他觉得自己并不是这个世界的人,对于这个世界的各种生物都了解极其有限,或许只有玉蟠桃、九回紫金莲这样地球也有的物种,才能认出来。

要不然的话,就只有一些效果成分很明显的药材,或者灵石之类的才能认识。

但这就是一个惯性思维的误区!

实际上从最早到这边,抽取了荆儒风的记忆,到最新抽取了闵鹿的记忆。从这边比较基层的修真者,到大神境界的老祖的记忆,都有了。

这就让他有了一个完备的认知体系,有一些低层次的东西认识,中间层次的也认识,高层次、罕见的,也都知道。

因为惯性思维,他自己根本没有去思考、去搜寻这些回忆,自然也就没有感觉。

发现这一点之后,他再看现场的东西,当即有了另外一种感觉。

像“水珠”这样的存在,那是巨鳌自己弄的,就真的没有人见过。还有一些珠子(球体),是通天河独有、或一些生物的,那也无法认出。

但像一些特殊的石头之类,在别的地方有的,或者有所记载的,配合巨鳌的介绍,也都知道了,只是可能命名不一样。

现在巨鳌没兴趣之下,懒得介绍的这些东西,算是它收藏品里面自认为比较中等的,不是那么罕有的。

果然也是在其他地方有的,并非通天河独有的。

比如有一整箱的深褐色果实状物体,就是在记忆中有的。

这种东西叫做“水玲珑”,是一种水生药物。其效果和玉蟠桃之类一样,都是增进灵力的好东西。

水玲珑是阴性的,不需要阳光之类的,也没有绿叶红花什么的,直接长出来的就是果实,而且一般是一串小果实,生长环境是在深水之中。

这种特殊性,让它往往不容易被发现,也不容易被采撷,所以年份可以保持得比较久。

当然,也正因为如此,才成就了它的价值。如果年份不够,比如只有几十年的话,那果实很小,药效也大不了。

但因为这样的特殊性,鲜有人特意去搜寻它。

比如金燧谷这样的禁地,或许也有深潭之中有这样的东西。但要深入到水底下,本来就不容易,更可能还有生活在水底的凶兽,危险性远比陆地上大多了。

到头来,野生水玲珑往往是少有的。有的门派拥有,或者有流通到市面上的,基本上是“种植”的。

因为不能速成,这个“种植”一般就是指的看护着的“养成”。

比如瑶池,具备有这样的条件,门派对于环境又非常的熟悉,知道有生长着水玲珑,便可以百年、千年的由着它长,有需要的时候,才按需采撷。

通天河在极西的大荒之地,鲜有人过来探索,注定了属于未开发区域。

而它的宽度达到了十几里之巨,深度也有几百米,具备了大量生长水玲珑的环境。又有湍急的寒流层保护,便是比较低层次的水性凶兽,也不会潜到底吞食。

当然,任何天材地宝级别的好东西,都是靠吸收自然精华,养护出来的,水玲珑也一样。

这个大量生长,是以整个通天河流域之广来说的,具体到细节,也可能几百里才可能有那么一片一丛。

不过因为上下范围极广,加上漫长岁月的累积。使得巨鳌,还是收集到了大量的水玲珑。

从这些果实的色泽、大小来看,沈浪估计至少都有数千的年份,具备了极高的价值。

这种植物类灵药的好处,在于它的吸收效果要远胜于矿物类!

巨鳌修炼进化的过程,应该没有少吃水玲珑等药材,只不过对于它现在的程度,作用没那么明显了,所以才会是收着,也没有当成宝贝珍视。

但这里拥有着数量上的巨大优势,无论是沈浪自己用,还是带去交易之类,这都是好东西!

其他还有一些的,也是类似的东西。

所以,这一路看过来,巨鳌珍视的那一箱子,沈浪是失望的,反而是这些中等的,让他惊喜。

他的反应,还是被巨鳌捕捉到了。

不过巨鳌却是暗暗的不屑!

果然是没有见过世面的小小人族!这么一些水底常见的药材,就让他心动,反而是那些真正的好东西,他还不识货!

刚才那不是这小人谦逊,是真正的没见过世面啊!

原来刚才沈浪的敷衍,不是失望,而是不识货,这让本来没了兴致的巨鳌,一下又充满了优越感。

“这些怎么样?你觉得有价值,我可以跟你交易。卖给你可以,分成也可以。”

沈浪也是认真的思考了起来。

“我们既然要一起去成都载天,那就大部分还是我帮你售卖,得到的结果分成吧。也不是都分我一半,到时候看着给我一部分好处就行了。不过……”

“不过什么?”巨鳌忙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