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11章 诱导-第一强者-
第一强者

第1811章 诱导

“这就是双赢。”

沈浪用简单的例子,跟他讲述了一下。说是双赢,其实更是为了说明“交易”。

“这是一对一交易,就是造就双赢。还能一对多的交易,造成多赢。”

“一对多?多赢?”

巨鳌刚刚才理解了双方交易,用水里面多余不值钱的鱼,换取山上的其他肉,是很好理解的双赢。

一对多的多赢交易,它一下还做不到举一反三。

“还是用鱼来打比方,通天河的鱼非常的多,你吃不完,跟成都载天的人交易,也换不完,他们也吃不了那么多。他们的肉也一样,换一些给你,也吃不了多少。”

“这时候我出现了——举例,也可以是其他人,指第三方、第四方的出现了。”

“明白。”巨鳌倒不是傻,只是不了解商业交易。

“我用一种大家都认可的东西,比如灵石、灵脉,跟你交换多余的鱼。假设我用一万灵石跟你换一万条鱼,我当然吃不了那么多,但我可以带到其他没有鱼的地方,把这一万的鱼,卖个一百、一千的人,那大家就能吃得了。”

“对成都载天也一样,可以用一种东西,跟他们换取多余的肉,或者其他东西,到缺少肉的地方,卖个一百、一千、一万的人。”

“这样就不仅仅你、我,还有更多的人,都得到了好处,这就是多赢。”

这个例子其实也是很简单,但对巨鳌来说,还是有点复杂,还是需要好好的思索。

“可是……你一个人类买一万鱼,把这一万鱼卖给有需要的很多人,他们是得到了好处,你没有得到啊。”

巨鳌盯着沈浪,似乎在说,你没有任何的好处,怎么可能会做这样的事?

如果你这个最核心的一环都没有赢,又怎么可能会有多赢的事情发生?

“哈哈,这就涉及到定价的问题。假设一条鱼一颗灵石,因为鱼在你这里是没有价值的,你觉得很划算,买一万送我一两千都没有问题,对吧?”

“这个可以,你就靠送的赢?”巨鳌不太相信。

“因为太多了,对你没价值,你可以送我一些,可以给我低一点的交易价格。这就是我赢的地方之一!”

“之一?”

“对!我卖鱼的地方,因为他们缺少鱼,我就不是一条鱼一颗灵石,可能十条鱼十一颗灵石,这样我就每十条鱼赚了一颗灵石。”

“要是遇到有的地方,他们那里鱼是非常稀罕的,而他们灵石非常普遍。那我可能一条鱼卖到两颗灵石、三颗灵石,这样我赚的就更多了。”

巨鳌简单的思考计算了一下,好像这样的话,他这一环也不会亏,而且极可能是赚最多的!

“假设我一万灵石,全部卖出去之后,收回两万灵石。那我下一次就可以找你买两万的鱼,然后把鱼卖给更多地方的更多人,赢的人就更多了。”

巨鳌恍然:“你不需要捕捞一条鱼,就可以一万变成两万,两万变四万!”

“呃,这只是假设。实际上也没那么简单,比如我要先筹集一万灵石来买鱼;我要把鱼运送到不同的远方,寻找不同的人,跟他们谈论不同的价格……”

“这倒也是辛苦。”

“不仅仅辛苦,运送有成本,时间有成本,还有死了的鱼,也有成本。为了不让更多的鱼死了,我必须更快的速度运送,必须更快卖出去,这样别人就会压更低的价格。最后也有可能一万的鱼,我只收回几千的灵石。”

“那这样你就没有赢啊!”巨鳌诧异。

“交易是双赢、多赢,但就看哪方面了。有的付出灵石,得到了鱼。如果他非常想要鱼,又不缺灵石,就觉得赢了。而我这个中间交易人,有可能亏了,也有可能赚很多,这个过程,本身就是一种刺激。”

“这种刺激就像……”

沈浪想了一下,直接拿它举例。

“就像我跟着鳌神到这里来,也有我淹死在水里面,或者你把我吃了的风险,但也有我跟你成为朋友,大家有交易之类的收获,那个不确定的过程,本身就很刺激。”

巨鳌沉默了下来,没有去辩解什么。

本来它就有考虑把沈浪吃了,会怀疑也很正常。

更重要的是,沈浪的话触动了它!

它的生活,是一成不变的。几十年、几百年可能才会遇到一点新鲜事,即便是在湍急通天河,实则一潭死水。

而变化本身的刺激,就是一种难得的体验。

诱饵已经抛出去了,沈浪不急着收线,而是松了松线。

“鳌神,我说的是人类社会的交易,您当然不会在乎这些的,在这里生活得很好。也就我年轻守不住寂寞而已,这里……真的非常的好。”

可是刚刚播出去的种子,已经在巨鳌的心里面发芽成长了。

现在他再说赞美这里的话,也无法让它得到优越感的满足了。

它现在是有点期望改变,期望双赢,期望更多其他的东西。

未知,带给人期待。

最好的,永远是下一个。

沈浪也保持着礼貌,并没有去查看它的什么东西,甚至为了避嫌,就是站着不动。

但这样双双都不说话,就有点冷场的尴尬了。

在沉默了一会儿,巨鳌忍不住问道。

“如果不是鱼,是其他的东西,也可以交易?”

“当然,鱼只是我举例说明。一万灵石一万鱼,明显那是不可能嘛!”

“嗯。”

“不过道理是不变的,物以稀为贵,越是稀奇的东西,交易的价值就越大!而这个稀奇,并非是卖方的感觉,而是买方的感觉。”

“卖方的感觉?买方的感觉?”巨鳌现在对于这方面,是非常有兴趣。

沈浪笑道:“还是用鱼来打比方,你就算是卖鱼的一方。因为你掌管着通天河,鱼对你来说,几乎是一文不值,所以你不会觉得它有任何的稀奇,也就不会觉得它有什么珍贵。”

巨鳌点点头。

“成都载天……当然,成都载天可能也不稀奇,但有一些地方缺少鱼的买鱼一方,他们则会觉得稀奇,则会愿意花更大的价值。”

“其他的东西,也是一样的。”

沈浪谆谆善诱,就是想要让巨鳌明白,有一些它觉得常见的东西,或许对于人类会是稀奇的,也就暗示可以拿出来跟他交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