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06章 成都载天-第一强者-
第一强者

第1806章 成都载天

沈浪手一抖,那铁棍已经迅速的收回,变成了一丈左右,就在手里面耍了耍。

“看看!这就是你说的正面一战?我还没有出手,你已经吓得跑了!”

“谁跑了?我是要拉开战场!范围大一点,才能让我施展开来!”

巨鳌硬撑着说了一句,现在有几百米的范围,而整个江面的宽度有十几里,这只是一小部分,还真的是能让它更好的发挥。

“我说老乌龟,你大老远跑过来干什么?想要吃了我吗?就你这水平,还想要吃我?”

沈浪戏谑的说,然后铁棍一指:“不如这样,你有什么好的宝贝,向小爷献上,我可以饶过你的不敬之罪!要不然,我可要把你熬汤喝了!”

巨鳌大怒!

本来沈浪一口一个老乌龟,已经让它非常的恼火,觉得受到了巨大的侮辱。它怎么能是老乌龟呢?

现在这话,竟然还是想要向它索要宝贝,要它进贡上献,这简直是狂妄之极!

还说什么绕过它的不敬之罪!说要把它熬汤喝了!

以它活着的漫长岁月,还没有人类敢这么对它不敬!

“兀那人类!你是来自何方?居然如此不知天高地厚!不知道这通天河是我无疆的地盘吗!”

“通天河?无……疆?”沈浪有点诧异,赶紧搜索了一下闵鹿的记忆。

巨鳌愤怒归愤怒,但其实还是有理智的。

如果沈浪只是一般的修士,它随便也就吞吃了。

可刚刚的简单交手,已经证明这个人类的实力非常强,真要继续的战斗下去,它未必能讨到便宜。

所以它压制着怒意,开始开口询问来历起来,希望论资排辈的压住沈浪。

“看你这小小模样,当是成都载天的幼儿吧?我劝你早早离开,要不然我就不给成都载天面子,直接把你吞了!”

通天河!

成都载天!

正回忆着闵鹿记忆的沈浪,听到又一个关键词,一下串起来了。

之前听到夸父的信息时,沈浪已经回忆了一遍相关的记忆。

在闵鹿的记忆里面,并没有关于通天河、成都载天的记忆,这反而是地球的记忆。

刚听到通天河,再对于这巨鳌的时候,沈浪还是略诧异,现在结合成都载天,也就联系上了。

有一个版本的夸父,不就是说大荒有山,名叫成都载天吗?

刚刚巨鳌说他是成都载天的幼儿,更是侧面反应了成都载天生活的人类,都是一些巨人,才会让它这样想。

“其实我并不是成都载天的幼儿,我是听说成都载天生活有巨人,正要前往成都载天见识一下。”

“……”

沈浪直说的话,让巨鳌一下无语。

本来它刚刚也算是一个台阶,如果对方顺着下去,它可以算是看在成都载天的面子上,不吃了他。

那样无损它的面子。

现在沈浪说并非来自成都载天,就只是路过的,想要去成都载天看看。

那它就尴尬了。

这就没有借口停下来了,要继续战斗到底啊!

它其实也是纠结的,这个人类很强大,如果吞吃了,对它会是不小的收获。而这样的收获,数十年也未必能撞得上一次。

可是风险程度也不小!

它刚才当然还没有下狠手,而这人类明显也没有用全力。

如果持续战斗下去,它觉得在自己的地盘上,赢的机会还是比较大的。

但问题是,如果不能压倒性击垮对手,就难以吞吃得到,对方还有余力逃走的。

只是赢的话,对于它没有任何的意义啊!

在自己的地盘上,被一个小小的人类打败了,那是极其没有面子的事。

但反过来,在自己的地盘上打败一个小小人类,那是理所当然的事,并不会荣耀。

所以,不能吃了人类的战斗,输了亏大了,赢了也没什么收获。

乌龟一类都长寿,这巨鳌寿命更是不知道多少千年了。哪怕很久才遇到一个人类,它也遭遇过不少,生活经验是非常丰富的。

它刚才飞速赶过来,是发现了好东西,有巨大收获的感觉。

现在感觉到这东西未必啃得下去,哪怕激怒它了,态度也是改变了。

“你这样规模的巨鳌,应该算得上是超级兽神的级别了吧?你知道成都载天具体位子吗?”

巨鳌的无语,让沈浪马上感觉到了它的心态,当即换了一个方式。

之前是要互相大战,当然不会跟它客气什么,直接老乌龟出去了。现在意识到它或许有趁着台阶下的意味,便也给了它一点面子。

从老乌龟,变成巨鳌、超级兽神,这让巨鳌听着舒服了很多。

“哼!我怎么会不知道成都载天在那里?那就在……”

说到嘴边的时候,它一下反应过来了。

“你这个小人!竟想要套我的话!我为什么要告诉你?”

从它说起成都载天,沈浪已经明白了,它见得更多的人类,是成都载天的夸父巨人族。所以会觉得他这样正常大小的人类,只不过是幼儿巨人。

现在用“小人”这个词,当然也不是骂人的“小人”。

“不,我不是套你的话,是因为这巨大的地盘,都是你的。在这里,我想要问路,也找不到第二个,只能求助于你啊!”

看着沈浪一副无奈的语气,又说这么巨大的地盘都是它的,只能求助于它,让巨鳌听着非常的受用。

“你这小人,倒也是清楚事实。你说对了,整个一大片,都是我的地盘!你想要去成都载天,还真的没有别的人可以告诉你方向!”

“不过……”沈浪欲言又止,“我刚才跟你打了一场,估计你也不会告诉我了吧。”

巨鳌看他欲言又止的时候,就有点好奇,听到后面这一句话,不由得伸出鳌头,眼睛圆瞪。

“我活了不知道几万年,岂会像你们这些小人一样的小心眼?成都载天而已!从这里过河,往那边过去,看到那最大的山就是了!”

指一个路,对于巨鳌是没有任何的损失。不过它也没有什么收获,所以不甘心被套话。

现在被激说出来,它也是得到了一份比人类心胸更宽广的优越感。

至于说活了几万年,可能是吹牛,毕竟它不会按照人类的计时方式,活得太久了,也会忘记岁月。

“那不行!”

“什么不行?”

巨鳌怒了,好心告诉你,还说不行?我说的会错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