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02章 巨鳌-第一强者-
第一强者

第1802章 巨鳌

那一块石头以并不快的速度往对岸飞过去,结果却是任何的阻碍都没有遇到!

这就是一块石头,就这样飞到了十多里之外的大河对岸。

上方没有任何的禁制,河水也是非常的平静。

沈浪不由得苦笑,这是自己吓自己啊!

或许这里就是大荒了,无论大河还是大山,都不过是非常常见的。

他都已经来到这里了,当然不会随便停下来,或者打道回府。眼看着这条河真的这么平静,他便准备往对岸而去。

不过既然这里能预感到危险和机遇,定然还是有什么不凡之处的。

空中没有禁制,那这危机就只能来自一个地方——河中!

沈浪缓缓的飞身而起,以不是很快的速度,也只是保持着十几米的高度,往江对岸而去。

如果江面上没有什么问题,问题就是出在江中,出在水底。

沈浪这是以自己为诱饵,过去体验一下,看看到底会是什么情况。

他的速度和高度,都是让自己目标更加的明显。

飞行出去几十米没有问题,几百米也没有问题吧,甚至飞出去几里,都没有任何的问题。

江河依然是非常的平静,缓缓的流动,一点大的波澜都没有。

不过通过圣甲运用声纳等设备,还是可以测出这江河的深度,足足有数百米!

这么大的河流,这么深的水域,又不是在险峻的地方,真的是比较难掀起波澜。

眼看已经过去一半了,都还没有任何的异常出现。

沈浪犹豫着要不要在江上停留一会儿,要不然的话,过去另外一半,应该也不会有什么问题。

这江河是如此之大,更是无法想象的长远。就算这里面真有什么诡异的生物,或者有什么宝藏,也不可能刚刚好就被他撞见了。

毕竟他不是沿着地图特意来探寻的,完全是随机出现在这里。

死水河和冰河又不一样,那是整条河都是保持着一样的状况。就不管随即出现在哪里,都会遇到这情况。

而且那两次,都可以算是有一个固定的路线。

沈浪犹豫的时候,自然的放慢了一点速度。

现在已经飞行到了一半,就算再慢一点,要飞过去,也用不了多久的时间。

他在大河中间的上空,展开了神识,沿着江河两端眼神了出去,扩散出了很远。

依然毫无所获!

以他现在的境界,两边加起来起码能感应到数十里之外,但并没有任何的异状。

这让沈浪有点失望。

本来按照正常的思维,能够顺利的过去对岸,他就满意了,不需要停留下来,继续前往西边。

但因为天机之轮的预感,让他觉得这大河可能会有危险和机遇,所以多了一个盼头。

只是现在这情况,也没有什么好等的了。

这么大的河流,延绵几万里的话,免不了有很多水中生存的凶兽,会有兽神级别的,也不奇怪。

但要在几万里甚至更长的一条河里面,随机一个点,就能碰到水性兽神,那也太巧合了。

想到这里,沈浪没有停留在中间,还是保持着之前的速度,缓缓的往对岸而去。

当他飞行到了三分之二宽度的时候,剩下数里的对岸,已经越发的清晰了。

这时候,依稀感觉到了一份异常!

沈浪心里一动,神识随即延伸了过去。

异常是来自于下方水域,水面上依然是平静的,但水底下,已经有波动了。

那是在二三十里之外的,但那波动的速度非常的快!

就好像有鱼雷炮弹在水底下快速的往这边而来一样。

这河宽度达到了十几里,深度也有数百米,所以就算有物体在下面水中高速的移动,也不会造成表面上的影响。

也有足够的空间,让它在水中飞快的移动。

终于来了吗?

沈浪多了一丝期待,当即在空中停顿了下来。

这就符合了他的理性分析。

不是随机一个点,都刚好有高级凶兽存在,但如果放大到上下一百里,则是有可能的了。虽然也还是很巧合,但至少范围大很多。

而这些水中生物,在这条河里面一直活跃着,肯定有不一样的觉察力。

现在这样子,应该是有什么东西,感觉到了他在这里出现,正从远处溯流而来。

沈浪静静的等着,也是做好了防御。

甚至犹豫了一下,要不要把狗神放出来?

这个世界真的是藏龙卧虎,大神境界的不说比比皆是,起码也不是绝无仅有。

而现在,他更可能是来到了几百年也未必有人来探险一次的极西大荒之地,这里更可能存在着很多神秘的物体。

那正赶过来的东西,速度非常的快。

当进入到了圣甲可以探测到的范围之后,马上通过各种高科技手段,迅速的勾勒出了一个大概出来。

沈浪在它显形之前,先一步的有了一个了解。

这应该算是一头巨大的鳌!

鳌,或者说鳌鱼,在神话传说中,是大海之中,可以驮着神山的巨大存在。也有“龙生九子,鳌占头”的说法,即螭吻,又被称为鳌鱼、鳌龙。

当然,那是古代的传说,现代一般都觉得鳌,就是大海龟。

古代的人可能没有见过大海龟,跟一般的乌龟一比,就演化出来了鳌鱼的传说。

鳌是龟状,本来速度是不会多快的,但现在这一头鳌,不仅仅身体非常的大,而且在水底以飞快的速度游过来,仿佛一艘潜艇一般。

在圣甲勾勒出巨鳌素描的时候,它也已经到了近前,距离沈浪所在的地方,已经不到一、两里了。

在沈浪防备凝视之下,它没有继续的在水下过来,而是开始往水面迅速的冲过来,以上斜的姿势,开始在周围惊起大量的水花波澜。

这一两里的斜冲,让巨鳌在出水面的时候,已经到了沈浪面前!

而且它应该也是计算好了的,无论是速度和上斜的距离,所以在跃出水面的那一刹,巨大的鳌头,已经伸了出来,然后张口往沈浪吞咬了过来!

“这个样子就有点丑啊。”

沈浪喃喃自语,人则已经如风一般移开,随着跃起的无数水花,也没有碰到他身边。

他人已经到了巨鳌的后背之上,踩着重重的巨壳,作势要把这还没有缩回去的鳌头斩落下来。

这就是危险吗?

机遇呢?这玩意儿……对男人很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