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96章 全部都要-第一强者-
第一强者

第1796章 全部都要

“这个……不太合适吧。”沈浪略微有点尴尬。

“怎么不合适?”雪非雪却是反问了一句。

“呃……”

沈浪犹豫了一下,这也不能说他不想,那样显得是嫌弃别人。要“瑶池仙子”的名声,能够结亲联姻,对于谁家都是一种幸事、喜事。

而且现在这情况,是别人想要帮助他,并主动的提出这样的方案,就必须要更好的照顾别人的感受。

“对于瑶池的仙子们,我本人是非常的尊敬。如果为了帮助我,连累了人家的名声,这是于心难安的。再说了,人家也不一定愿意,如果是雪掌门开口,就等于施压于人了,这样不好。”

刚刚雪非雪只是提了“结亲”的建议,并没有说目标是“梵雪瑾”还是“玄女”。

所以沈浪也不好直接的说,而是用了“人家”代指。

不过他觉得应该是说梵雪瑾,玄女是流云的徒弟,辈分和实力都无法跟梵雪瑾比。

梵雪瑾是天纵奇才,是瑶池大力栽培的未来顶梁柱。跟他结亲,当然也是图他有各种稀罕的手段。

“你的顾虑……也有道理。”

雪非雪点了点头:“如果靠着我的权威施压,而不是心甘情愿,结果也是不好的。”

“您说得对。”沈浪忙附议。

“也就是说,只要对方同意,也不觉得连累名声,你就没有意见?——不施压,纯粹自愿的前提。”

雪非雪看着沈浪。

“……”

沈浪一下无语,感觉这似乎是一个坑啊!

他刚刚会这么说,是一个敷衍的借口,按说雪非雪应该听得明白,会识趣不再说了。

可是现在这意思,似乎已经征得了女方的同意,就等着他了。

“这……我当然不会有什么意见,对我来说,已经算是高攀了。不过……”

雪非雪却打断了他的“不过”,直接抢先说道:“你没有意见就好了,我也没有意见,就这么说定了。”

“呃……”

沈浪只好婉转的提醒一下:“雪掌门虽然不是权威镇压,但您开口的话,仙子们终究不好拂逆。所以……您没意见,还是要征求当事人的意见。”

“您是说梵雪瑾吗?还是我和她先沟通一下吧。”

玄女上次说是在闭关修炼,梵雪瑾的几率要大得多,沈浪也就没什么不好意思,直接问出来了。

“你不是觉得不好连累别人吗?所以这个当事人就由我来。我不怕连累,也没有意见。”

“……”

沈浪听得差点脚软摔倒了!

“你、你是说……”

“嫌我老太婆,觉得我老牛吃嫩草?只是这么一个名义说法,我又不会把你怎么样?”雪非雪戏谑的说道。

沈浪不由得尴尬苦笑。

他刚刚是真的被这个答案震惊到了。

除了最大可能的梵雪瑾之外,他考虑到了次选目标玄女,甚至几率很小的流云仙子,都有出现在目标里面。

可是怎么也没有想到,雪非雪说的结亲目标,居然是她自己!

要说嫌弃她年纪大,这倒不至于,因为雪非雪现在表面上的模样,更像是一个水灵灵的美女少妇,一点和老太婆不沾边。

大神境界已经不能用普通人的年纪来衡量了。

便是在心理上,他上一世年纪也不小了,并不会觉得违和。

普通人对于神话人物的印象,比如嫦娥仙子,也不会想着这是一个几千岁的老女人、老祖宗,而依然是年轻貌美的仙女形象。

沈浪不会嫌弃雪非雪,就像不会贪恋梵雪瑾年轻一样。

但问题是,他跟雪非雪才不过第二次见面,完全没有感情啊!

要是梵雪瑾的话,或者就是玄女,好歹也是一起历险过,大家有过相处的时间,有一定的感情基础。

即便是那样,沈浪也没有想过为婿、和她们结亲。

突然说要和瑶池掌门雪非雪结亲,这完全的冲击到了他。

“雪掌门,我很感激您的帮助,也不是什么嫌弃,不是会做什么,但真的不能接受,这样对您不敬了。”

沈浪斟酌之后,决定不能再用模棱两可的婉转了,而是必须要说清楚自己的想法。

“我和玄女是平辈论交的朋友,您是她的前辈掌门;我和梵雪瑾也是平辈论交的朋友,您是她的师尊。”

“所以,这是不可以的,乱了伦常。”

沈浪暗暗的无语,他不过是要来让瑶池帮忙发声而已,本就是互惠的事。又没有想要她们庇护,怎么就变成了雪掌门招亲呢?

雪非雪却是顺着他的话说了起来。

“玄女和梵雪瑾,并非平辈,你能分别和她们平辈论交,当然也能和我平辈论交。我们这些人,自然也不需要按照普通凡人的伦常来论了。”

“……”

沈浪无语,他不相信雪非雪会是喜欢上了他,能看上他,自然应该是为了利益!

别人用抢夺的手段,她就用结亲的手段来套牢他!

想到这里,他也没有什么好尴尬了,直接看着雪非雪的眼睛。

“雪掌门要是这么说的话,那我就不按伦常来了,那我能不能全部都要?”

“……”

这下轮到雪非雪无语了。

无论音容样貌还是身份背景,她都是一等一的,要是放话出去她愿意招亲的话,从年轻一辈到老祖一辈,都会是排着队来的。

现在她主动的要亲自和沈浪结亲,这样可以让他正大光明的住在瑶池,也可以做他的后盾,不用担心其他人动他。

他竟然还不知足!

竟然还想要玄女、梵雪瑾和她,三个不同辈分的瑶池仙子,全部都要!

“小朋友,不要太贪心哦。你吃得消吗?”

看着雪非雪这调侃的态度,沈浪也收起了一本正经。

“雪姐姐觉得我会吃不消吗?你最大,你可以安排好嘛。”

这是让她做大房?还有二房、三房之类?

雪非雪和沈浪的目光对视着。

“你是想要开一个让我无法答应的条件,但你就不怕我真的答应了吗?那时候你就没有退路了。”

沈浪笑道:“你以为我说的全部都要,是你、梵雪瑾和玄女,就不怕我说的是全部瑶池仙子吗?”

虽然宫渝这样老妪模样的,是完全不会有任何想法。但也不一定要干什么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