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9章 年龄之秘-第一强者-
第一强者

第179章 年龄之秘

听完了谢优的讲述,沈浪也是重视了起来。

对于楚家,他已经接触过三个人,楚云城、楚云天归元境后期的,他可以轻松的完败,而归元境巅峰的楚河,也被他打败。

按照他自己的预估,楚云城父辈之类的高手,要比楚河高一个境界,楚陌风则可能比楚河高两个境界。

以楚河来推算,高一个境界,不算什么,他还是有信心。而高两个境界,也还是可以一搏的。再说还有一一个月的时间准备,可以再准备点杀手锏什么的。

现在按照谢优说的,楚河只是归元境巅峰,楚家往上是还虚境初期、中期、后期、巅峰,然后才是存真境的楚陌风!

这细算高了五个境界,而且是跨越两个大境界,大境界可是鸿沟一般的差距!

“所以,你把楚河斩杀了,并挑战楚家,出来对付你的,也还会是还虚境的修士。但直接挑战楚陌风……”

沈浪白了他一眼:“你不早说!”

谢优哭笑不得,“你也得给我早说的机会啊!我之前可是一直让你冷静,你老哥牛逼,直接当众把楚河的两条腿一一砸碎了,回来还直接公开的向楚陌风宣战。”

他有一句没说出来:要不是他现在过来普及了一下楚陌风的境界,估计过段时间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沈浪其实也就随口一句,他并没有惊慌。

“既然我对你们谢家已经没有了拉拢的价值,为什么还要来找我?别说是为了利益,你来之前可不知道我会给你灵石。也别说是出于义气,我们不是朋友。”沈浪又问了一句。

谢优想了一下:“我也不知道……大概是觉得你比较投缘吧。投缘这事……怎么说呢?像楚云城的性格,就不是我喜欢的那种,哪怕认识和熟悉,我也不会把他当成真正的朋友。”

“扯淡!”沈浪直接嗤之以鼻:“你们这种豪门大族培养出来的,岂会这么情绪化?如果我不是有利用价值的,会值得你谢少爷多看一眼?直接说!”

谢优一阵尴尬,看他似乎要翻脸的样子,也不敢再找理由了。

“好吧!我直说吧,你还是有拉拢的价值。本来今晚的事,我已经汇报了家族,家里让我重点观察你。看看能不能帮我们谢家做事,你刚才的宣战,让我一下变得很被动,但放弃又有点不甘心。”

谢优说这话的时候,已经变得很认真了,没有客套。

沈浪冷笑了一声:“你这还没有说实话!如你刚才说的,你们谢家也不缺还虚境的高手,我算什么?而且拉拢的外人是讲利益的,要重新培养忠诚度,哪里值得你们费心!”

谢优摇摇头:“其实不是要培养你效忠谢家,也不是因为你实力强大到无与伦比。这么说吧,跟你的年纪有关!”

“年纪?”沈浪微微皱眉,这倒是他的一个特殊之处。

“拉拢也好,合作也罢。在没有走到一起的时候,我是不方便透露秘密。但为了表示我的诚意,还可以侧面的解释一下。”谢优一边说一边整理着措辞。

他这么说,沈浪倒是理解了,既然没有想要被谢家拉拢的意思,也没有必要打听人家的真正用意。

“有一件事情,我们家族到时候需要派人参加,但规则是有限制的,不是限制了实力,而是限制了年龄。所以年纪小实力又强的人,会极大的占优势。”

说完之后,怕沈浪不了解,他又打了一个比方。“就像奥运会的足球比赛规则,知道吧?”

“不知道。”沈浪直接摇头,他这一世之前都很弱鸡,没有玩足球篮球这些对抗性运动,一门心思学习,对于规则了解也不够多。

谢优一阵无语,只能简单的跟他解释了一下。

奥运会是当今最大的体育赛事,奥运冠军被运动员们视为最高荣耀,也是为国争光的事。但很多商业化成功、受众大的体育项目,职业大赛在关注度、奖金等方面远胜于奥运会(该单项),不需要奥运金牌来加成。

网球的几个大满贯,拳击的几个金腰带,篮球的NBA,橄榄球的超级碗等等都是如此。

第一运动足球的世界杯,本身就和奥运会一个级别的最大赛事之一,当然不愿意把最强的比赛放在奥运会单项。国际足联和奥组委博弈的结果,就是限制运动员年龄,队员不能超过23岁,为了增加吸引力,可以有3个超23岁的职业球员。

23岁就是潜力新秀的发展上升期,没有到职业巅峰黄金期。在这样的规则之下,如果有天才少年球员,不到23岁,就能达到25、6的巅峰水平,(比如贝利17岁就入选国家队征战世界杯)当然占极大优势。

“我不是天才,但一直很努力,家族也用心栽培。楚云城也类似,但我们这个年纪,也就到归元境后期。比我们厉害的天才,这个年纪最多也就到归元境巅峰。”

说到这里,谢优无不嫉妒的看着沈浪,叹道:“你还不到二十岁,却能够击杀归元境巅峰的楚河。如果你能作为谢家的代表,必然一枝独秀,这就是原因。”

沈浪释然,没有再怀疑他的用心。然后又问了一句:“这件事,楚家也有人参加吧?”

“呃……”谢优本来有意说成是谢家的一件事,但见沈浪已经猜到了,只能承认:“没错。如果只是我们一家,也就不需要一枝独秀了。”

“类似超武英雄会?”沈浪刚刚问出来,马上自己摇头否定了:“不对,这种是你们选拔基层人员的。你们自身有着各种资源,不需要在乎这样的比赛。那想来只有一种可能了!”

“什么?”

“多家联合的新秀比武,奖励丰厚;或者什么非常态开放的试练场、古遗迹,在里面年轻子弟能得到锻炼,更能带出一些灵药法宝之类的,才值得你们重视。”

沈浪觉得这个可能性很大。

听了他的话,谢优却是呆了呆:“你……你真的是一点都不知道,全靠分析的?”

他忍不住仔细打量沈浪,这小子明明像个小地方的土包子,很多常识东西都不懂,但却有着非一般的高远目光,真的是难以置信的矛盾统一。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