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98章 夸父传说-第一强者-
第一强者

第1798章 夸父传说

“夸父与日逐走,入日。渴,欲得饮,饮于河、渭;河、渭不足,北饮大泽。未至,道渴而死。弃其杖,化为邓林。”

“大荒东北隅中,有山名曰凶犁土丘。应龙处南极,杀蚩尤与夸父,不得复上。故下数旱,旱而为应龙之状,乃得大雨。”

“大荒之中,有山名曰成都载天。有人珥两黄蛇,把两黄蛇,名曰夸父。后土生信,信生夸父。夸父不量力,欲追日景,逮之於禺谷。”

“捋饮河而不足也,将走大泽,未至,死于此。应龙已杀蚩尤,又杀夸父,乃去南方处之,故南方多雨。”

“又西九十里,曰夸父之山,其木多椶柟,多竹箭,其兽多?牛、羬羊,其鸟多鷩,其阳多玉,其阴多铁。其北有林焉,名曰桃林,是广员三百里,其中多马。湖水出焉,而北流注于河,其中多珚玉。”

“夸父不量力,欲追日影,逐之於隅谷之际。渴欲得饮,赴饮河、渭。河、渭不足,将走北饮大泽。未至,道渴而死。弃其杖,尸膏肉所浸,生邓林。邓林弥广数千里焉。”

关于夸父的上古神话,也没有一个完善的定论。巨人夸父、后土后裔、夸父之山……

沈浪现在从雪非雪的话里面得到的信息,是这个世界有夸父族,刹那的迷糊之后,他连忙暗暗的搜寻起闵鹿的记忆来。

银杏谷也是古老的门派,闵鹿也是大神老祖,就算见闻不如雪非雪,若是常识性的东西,也应该是知道的。

极西有了无边际的大荒,相传在大荒中,生活着一个巨人种族,他们天生就是巨大无比,不是大神境界靠外力变化的体型。

夸父族力大无穷,摧毁一座山,跟玩儿似的,一般没有谁敢去招惹他们。

大概也是因为体格的巨大差距,让他们也不屑和人族来往。一直是生活在极西大荒之中。

久而久之,这也变成了一个传说中的事情了。

就像现在天都城这样的地方,很多低层次的修士,会觉得瑶池、昆仑,都是传说中的古老门派,现在还不一定是否真的存在。

在闵鹿的记忆中,对于巨人夸父族,也是一样的印象,觉得可能一个就是一个上古传说。

或许以前曾经有人前往大荒探险试炼,结果遇到了强者,别人以巨人姿态出手击杀,有意将之逐走,让巨人夸父族的存在传开,这样就没人敢去探险,就能独占资源了。

草海中生活有百花仙子,也是这样变成传说的。

沈浪迷糊了一下,就回过神来了。

而落在雪非雪的眼里,他刚刚的迷糊并不是装出来的,但她也不知道沈浪是什么来历,只能说肯定背景强大。

所以她根本没有想过沈浪不知道夸父族,而是以为他根本没有想过那兽神和夸父有联系。

“看样子你真的是没有打听过它的**,果然是对朋友尊重。”

她轻叹了一声,这其中略带遗憾,也不乏欣赏。

“它确实很大……我是称呼它为神皇巨兽,但真没想过可能跟夸父族有关。”

沈浪从容的回应了一句。

“我没有亲眼见它真身大小,不过根据小瑾的描述,还有你说的,它应该算是非常巨大了。这在兽神之中,也是极少见的。”

沈浪点了点头。

他在金燧谷禁地,也是见识过兽潮的,在不周遗迹那个神秘山谷里面,也是见过了多个兽神的。

那些越强大的凶兽,体格也相应会越大,但基本上是对应它们本来的族群。

比如铁甲赤龙,本来就比较大,王者级别、兽神级别只是更大。蛟龙、吞天蛤也是如此。

但其他的一些凶兽,不会是无限的大下去。

这和巨兽世界不一样,应该是那个世界特殊环境造成的,所有凶兽种族都非常的巨大。

而根据在那个山寨的祭天坛里面的历史信息,狗神的祖先,就真的只是一条宠物狗!

只是到了那个世界之后,慢慢进化成神皇巨兽的规模。

因为到过它们的老家,这一次来这里,就是从巨兽世界过来的。所以狗神和极西大荒之中的夸父族,没有一点关系,这一点沈浪是非常确认的。

“或许跟夸父族有关,也可能没有关系,我就是提这么一下。”

雪非雪没有就这个问题继续的聊下去了。

“你且离开吧!”

“……”

“你不是一直想要离开吗?你心里面是怕我会把你留下来的。”雪非雪略微戏谑的调侃了一下。

沈浪打了一个哈哈:“确实,快要天黑了,我一个男子,不方便在这里多停留,是该告辞了。”

雪非雪点点头,示意他自己从高台下去。

“呃……上次和梵雪瑾说好,还有机会来瑶池做客。这也算是做客了,要不雪姐姐通知她一声,算是打个招呼。或者让她送我出去,我不请自来已经冒昧了。”

一方面是出于礼貌,另外一方面,沈浪再运用三界之门传送离开,雪非雪肯定能查探知道。

“让小瑾见你一面,当然可以。不过……你能带着她出去历练一番吗?上次她被你带出去之后,心已经野了,无心修炼,倒不如随你出去。”

“这个嘛……我觉得她还是在瑶池修炼比较好,随时可以向你请教。跟着我出去,风险太大了。”

沈浪马上推辞了起来。

梵雪瑾和闵鹿是不一样的情况,闵鹿是不能让他跟着,梵雪瑾本身也没有什么问题。

但按雪非雪这意思,历练什么的都是借口,分明是想要撮合他们,让他们多培养一下感情!

雪非雪毛遂自荐的结亲,或许真的是调侃的玩笑,但撮合他和梵雪瑾,以迂回的方式达到目的,却是极大的可能。

“那就离开吧。”

沈浪以为雪非雪还会继续说一下,没想到她马上爽快的让他离开。

他为了避免夜长梦多,赶紧再告辞了一声,便从高台之上下去。

那如同在云端的高台,下来依然如同上去一样的自然,但落脚下来之后,就不再是云端的感觉,而是到了之前所见的瑶池种种。

宫渝还在那里等着他!

她是要在天黑之前,亲自送他出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