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94章 说服她-第一强者-
第一强者

第1794章 说服她

宫渝看到沈浪的时候,神情是很不悦的。

本来她就不喜欢这个轻浮的年轻人,这厮一来就拐走了小师妹!

不过后来在瑶池盛会上面大出风头,便是师父也另眼相待,让她也不能表露什么。

原以为他走了,这事就这样了结了,一般也不可能再回来了。

没想到那么快,这小子又回来了!

而且还是直接闯进到了瑶池里面!

她当然非常的不悦了,这等于她的失职,竟然有人闯进了门派里面都不知道,还是师父的通知。

“跟我去见师父。”

宫渝的态度很冷,也没有邀请的客气。

不过沈浪无所谓,本来就是他没有礼貌。

“有劳了。”

他也是简单的客套了一句,对于宫渝谈不上了解,但也能猜到一个大概,自然也不会去询问梵雪瑾的情况。

对于别的情况来说,这是套近乎,对于宫渝这里,那是自讨没趣。

宫渝很快带着沈浪来到了瑶池里的一处高台之前。

之前过来的时候,是直接带着大家到专门的一片区域,大家都没有机会参观瑶池,对于这环境也是陌生的。

不过从这个高台规模很大,周围空地,扩散出去的建筑,都是俯首的姿态,不难猜到这应该是掌门的居所。

“掌门师尊,闯入者已经带到。”

在到了高台之前的时候,宫渝躬身向高台行礼,然后低声汇报了一句。

这当然只是一个程序,以雪非雪的实力,当然一清二楚。

但沈浪注意到她的用词,“闯入者”、“带到”,这都是不友好的说法,也是对他的不满情绪表达。

沈浪微微哂笑,没有和宫渝计较什么,而是朗声对高台上自报家门。

“雪掌门,沈浪有事求见,因为不知道如何通报瑶池仙子们,便先闯入进来了,还望勿怪。”

“你上来吧。”

雪非雪的声音传了过来。

宫渝听到师父的吩咐,转身看了沈浪一眼,面无表情的叮嘱了一句。

“从这里飞身上去,注意你的态度!”

态度什么的,当然是说他不要冒犯了雪非雪。

沈浪理都没有理会她,直接一个迈步,人便飞跃到那个高台之上。

落脚之后,沈浪往里面走了过去。

在下面看起来的时候,这就是一个高台,但也就一座塔的高度,并没有多么的特别,在这瑶池里面相对高而已。

只是到了这高台之上,他便发现情况完全不同了!

他现在落脚在高台之上,仿佛是漫步云端一般!

高台周围看出去,已经不是之前下面看到的瑶池风景,而仿佛无边无际的云海。

这让沈浪暗暗惊讶,马上意识到这个高台不仅仅是掌门居所这么简单,而应该是瑶池用来帮助修炼的一处神奇地方。

“沈浪,你来作甚?”

前面本是空无一物的,但不知道什么时候,看到一个端坐着一个白衣飘飘的仙子一般的人物。

正是瑶池掌门雪非雪。

以雪非雪的境界,本来可以在沈浪刚刚进来的时候,直接传送意念和他沟通的。

要走这样一下程序,要来到这里再问,无非就是要端一下架子。

“有事要请掌门帮忙。”

本就是要请人帮忙,又是贸然闯入到别人的门派,沈浪的态度还是很好的。

开口之后,他马上一五一十的跟雪非雪说了一下这两天的经过,并请她代为传话出去。

雪非雪安静的听着。

沈浪离开瑶池之后的,突然当着这么多人的监视消失了,然后留下了找高寒秋预约的留言,她当然也是知道的。

当日离开的时候,她就变大了让沈浪留下来的意思,因为外面很多人等着要动他。

没想到这小子不仅仅逃过了一劫,而且这两天已经干掉了一个又一个的大神。

虽然沈浪有一些细节没有透露,但已经是让雪非雪非常的惊讶。

而她另外惊讶的一点,是发现不过十多天没见,沈浪的实力却是突飞猛进了!

骤然看起来,他的境界并没有提高,依然充大仙巅峰的模样。

但她上次是仔细的观察了解过沈浪的,现在沈浪讲述的时候,她也是近距离详细的观察了他。

发现沈浪整个人都有了变化,那是一种蕴藏在内的变化,是压抑着没有表现出来的内华。

她隐约觉得,现在的沈浪,是可以和大神境界的老祖抗衡了!

如此实力,如此突飞猛进,已经打了别人一个信息差!

就算人家不轻敌,也是按照当日观察来确认他的实力,但按照那个来,现在就是轻敌的效果了。

再加上各种手段、法宝,难怪他能屡屡得手。

“你让我来传话,这是要让我得罪人吗?”

“只是传话,怎么会得罪人呢?得罪人的是我啊。”

“我瑶池有什么好处?”

“直接的好处可能没有,但有间接的好处。”

“如何间接?”

“我从昆仑来,却没选择昆仑发声,而是不远万里回来瑶池,自然说明瑶池更加具备权威性,具备可靠性。其他人想要我的信息而不可得,我却独找瑶池,足见瑶池的尊贵。”

两人一来一往的,雪非雪却也没有直接的应允。

“再给我一个理由说服我。”

“……”

沈浪一时无语,他说的理由是想好了的,宫渝的身份,可能会不认可,但雪非雪的身份,应该会认可这个理由的啊。

还要再一个理由……

他又不想付出什么代价。

“我不说多强大,以现在的战绩,也是有点分量吧?选择瑶池,等于是多了一个坚实的盟友。”

雪非雪却是摇头:“你击杀了多派老祖,这样的盟友,是连累。”

“……”

沈浪无奈叹道:“雪掌门应该不会像他们一样的龌龊,真要夺我秘术,早就可以动手。雪掌门也不会需要我付出什么好处……”

“刚才的理由,还不够说服我。”雪非雪却没松口。

“公开我的战绩,并公开因为他们多派的行径,以及郁姥姥这样预约了还动手的,所以后面我不会再执行预约了。如此,便只有瑶池和昆仑派开启了上古宝箱……”

沈浪只需要说到这里了,后面不用详说。

既然只有他们两派得到了上古宝箱里面的资源,如果运气好的话,那极可能甩开其他门派一大截。

而且一定程度上,会让其他门派,找他们打听,了解宝箱里面有什么东西。

这等于让他们也拥有了很大的主导权。

“好。”雪非雪点头同意。

毕竟她没有付出什么,昆仑派付出了参阳、素风两个人的性命,还有一笔不菲的报酬。

算起来,当然是瑶池是最大赢家,加上前面声望的间接理由,足以让她答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