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95章 震惊提议-第一强者-
第一强者

第1795章 震惊提议

来瑶池的目的已经达到了,沈浪便理所当然的要告辞了。

不是他这么现实,而是瑶池本来就不方便留客,他要留下来,反而才是让人家难做了。

所以正事说完了,自然就应该告辞了。

“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雪非雪没有回应他的告辞,而是问了一句。

沈浪略微一愕。

这算是客套还是关心?以他们的熟悉程度,还没有到这样要关心的地步。

不过既然人家问了,他便也是回应了一句。

“老实说,暂时还没有想好,或许会到处走走。也可能上一趟秋林剑宗,高老祖有邀请我。”

他和高寒秋的关系,虽然没有任何明示,但明显和一般人不一样,会去拜访,也是很正常的。

雪非雪略微思忖了一下。

“你把他们的身份公开出去,也会得罪了他们。而其他一些人,也可能在总结了他们落败的原因之后,另外对你动手。”

“无所谓,既然他们要动手,我就接着好了。”

“但你去秋林剑宗,就会把祸水引到他们那里,就像这次昆仑派一样。高老祖实力惊天,但莫宗主以及其他的剑宗弟子,则未必了。”

她这话说得,也是有几分道理的。

不过沈浪都不畏惧,高寒秋自然更加不会畏惧。反而其他老祖们,会忌惮高寒秋。

“暂时留在瑶池吧。”

“啊???”

沈浪真的满脸问号的感觉。

刚刚雪非雪掌门,竟是邀请他留在瑶池?

没有听错吧?

瑶池是连男宾留宿都不便接待的,怎么会让他一个年轻男子留宿下来?

他的表情毫无隐瞒,雪非雪不需要猜,直接一目了然。

“不用怀疑。正因为瑶池不会留宿男宾,所以无论谁听到,都会觉得你只是让我传声,随即便离开了。”

“呃……好像也有道理。”

大家基于对瑶池传统习俗的了解,确定瑶池不会为沈浪破解。

比如那日瑶池盛会之后,沈浪虽然单独留下来了,但大家都在外面等着,他也果然天黑前离开了。

这便证明了瑶池的传统,不可能随便为一个男子改变。

既然如此,这一次为沈浪传声,也就是互相利用、或者说互相成就。

不会有人想到沈浪藏身在瑶池,那就不会搜寻到沈浪,也不会连累到瑶池。

有道理归有道理,沈浪同样觉得有疑问。

他通过瑶池来发声,这是因为堵住了其他人,间接帮助了瑶池提升,以及助长声威。

这是双赢。

但瑶池和他留宿,能得到什么好处?

虽然不一定会被连累的风险,但至少就会破了她们传统的戒!

沈浪是相信利益的,如果纯粹讲交情,那就必须到很铁的交情。

比如他和狗神,经历过生死之后,这已经很铁了。

但和瑶池,并没有到这程度。

和玄女、和梵雪瑾,又不一样,也是一起经历过生死的。但无论是玄女还是梵雪瑾,都做不了瑶池的主。

雪非雪这个掌门,可不是郑戌、参阳这样的掌门能比的。

她是堪比这些老祖们的级别,看待问题肯定是不一样的。

在没有弄清楚雪非雪的真实意图之前,沈浪可不敢随便的接受她的好意。

“放心!我们没有什么好图谋你的。如果你觉得瑶池要坑你,你随时可以离开。你不是可以随时的进来瑶池吗?”

雪非雪这话,似乎有点为他闯入瑶池的问责。

沈浪微微一笑:“我能随时进来瑶池,那是因为雪掌门的手下留情,要不然的话,随时直接把我拍死了。”

两人的一来一往,已经各自交锋了一轮!

雪非雪的意思是说,既然你有能力不经过我们的批准,就进来了瑶池。发现有什么不对劲,你不是随时可以离开吗?

沈浪则说,你实力比我更强,我在这里留下来了,想要走可就没有那么容易了,你随时能拍死我,也能控制住我!

“随便你,我只是好心建议。”

雪非雪没有再坚持了。

以她的身份,会开这样的口,已经是纡尊降贵了!

上一次便挽留了,已经被沈浪婉拒了一次,这一次又是如此。

总不能求着你留下吧?把瑶池当什么了!

到时候还以为看上了他呢!

“多谢雪掌门。”

沈浪认真的道谢了一句。

既然别人没有什么图谋,既然大家的交情不够深,那这份关心,就值得道谢。

“我当然不会怀疑雪掌门,对于瑶池更是神往。能有幸藏身于此,是我的莫大荣幸。”

雪非雪没有说话,等着他后面的转折。

“不过就算不会连累了瑶池,但要让瑶池为我破坏数千年规矩,也是愧不敢当的。我真要藏身的话,倒是可以选择在瑶池附近。”

沈浪说的是心里话,他不想要欠这样的人情!

再说了,留在瑶池,他也不好说来就来说走就走,在瑶池外圈,那就方便自由了,想要走也不需要跟谁说。

雪非雪看着他:“还有其他的吗?”

“呃……”沈浪有点尴尬,他并不是找借口啊。

“从你的话里面,我没有听到你不愿意留在瑶池,只不过是不想连累了瑶池,即便不连累,也不想破坏了瑶池的规矩。”

“是的。”沈浪有点莫名其妙,这还不够吗?

这不是很委婉了吗?

难道还要我说不想欠人情?

那样直接说出来就尴尬了啊!

雪非雪却是仿佛没有看出他的这一点心思了,而是继续的说了起来。

“其实瑶池的传统也好、规矩也罢,其实也都是可以变通的。”

“……”

沈浪暗暗皱眉,他可不想变通啊!

如果为了他而变通规则,那人情欠得更重了几分。

想当初他们重伤濒死逃到这里,梵雪瑾想要求宫渝让他们到瑶池疗伤,当时沈浪也不想,只想要在附近停留就好。

在他想着怎么拒绝会比较好的时候,雪非雪说出了一个让他吃了一惊的建议。

“你可以选择和瑶池结亲。那样你就不是外人,而是瑶池的女婿,留下来住,也不会违背传统规矩,便是有人找上门,瑶池都可以力撑到底。”

结亲!瑶池女婿!

这还有入赘的味道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