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91章 难兄难弟-第一强者-
第一强者

第1791章 难兄难弟

沈浪的死水鞭,在闵鹿的面前游走,然后在闵鹿面如死灰之下,直接的把他一条腿给切割了下来!

闵鹿硬气,愣是一声都没有吭。

然后他就看着那一条腿,被吸入到了昊天塔里面。

然后顺着断腿的地方,大量的血液被吸入到了昊天塔里面去。

“有意思吗?你想要泄愤,就直接把我杀了!那样你才能爽快!”

“要不然的话,你就把我扔回到昊天塔里面去。那样能折磨我,但我还有一段时间可以活着,还能诅咒你,你会过得不好。”

“你把我的腿弄断,把我的手弄断,这些扔进去之后,效果就大减了。这是浪费!”

闵鹿故意的讥讽着沈浪,这一番说的话,也是引导着沈浪作决定。

沈浪既然恨他,那引过来就要一个爽快的决定,直接的干掉他,不会想要让他多活的。

“你说的也有道理,之前已经已经了一个。不过我先斩你一条腿,倒不是要折磨你,也不是浪费。而是让你死得更快一点!”

说话间,沈浪一脚已经踏在了他的心脏部位。

闵鹿大神之躯,对于这重重的一脚,竟然差一点晕过去,可见沈浪的力道非同一般。

“你真狠……毒……”

闵鹿说出这话的时候,不由得吐了一口血。

刚刚沈浪的一脚,直接把他的五脏六腑都震伤了!

这样再把他扔入到昊天塔里面,他就剩下一张嘴还能说话了,想要和其他的大神联手破塔,都是不可能的事了。

到了这一步,沈浪已经完成了对他的折磨。

这家伙是必须要死的!

现在就把他扔到昊天塔里面,还可能会让他把秘密泄露给其他人听到。

虽然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其他人是不可能破塔出来的了。

但为了安全起见,宁可损失一点“药效”,也必须重创他,让他没法帮助到其他人。

刚刚沈浪看似随便的一脚,但其实是下了狠手,闵鹿要再动用元气,五脏六腑先崩裂!

所以到了这一会儿,可以随便把他收入到昊天塔里面去了。

当闵鹿被收入进去之后,沈浪神识也探入塔内,了解一下里面的情况。

现在的昊天塔里面,最开始收入进去的两个人,已经快经历一天了,已经如之前闵鹿那样的心情。

而后面收入的蓝色面具老祖,还没有到那个程度。

之前本来是想要放在天书空间里面,让他们更多的时间炼化,但现在为了收拾闵鹿,为了更多一层把握,还是取了出来。

他们三个人,都是震惊又无奈的看着进去的血液和一条腿,不知道又有哪个老伙计被收拾了。

结果就看到了被摄入进来的闵鹿!

“闵鹿?你也有今天!”

“你不是甘心当沈浪的狗腿子吗?”

“你以为那样就能有机会靠近、有机会控制住他?”

“傻眼了吧,现在你这结果,根本不值得任何人同情!”

他们忍不住你一言我一语的挤兑讽刺起闵鹿来。

前两个,是亲自听到闵鹿称沈浪为“主人”的人,所以这会儿骂得很凶。

后面那个,也是看到了他为沈浪战斗到底的。

“你们呀,也别欺负新人。人家闵鹿老祖,这可是二进宫了,对于昊天塔里面的情况,可能比你们更熟悉呢。”

听到沈浪的话,那两个老祖马上闭口,不再攻击闵鹿了。

“沈浪大仙……您之前让我交出了所有的物品,不是要放我们出去吗?”

“如果您觉得还不够,我们可以想办法。只要我们出去了,可以把我们门派的法宝都贡献出来的!”

他们刚才哀求了许久,沈浪都没有任何的动静,只有蓝色面具老祖在嘲笑他们。

本来已经绝望了,没想到现在沈浪又重新出现了,这一次又扔了一个闵鹿进来。

这让他们彻底的放弃了抗争,便是连帮了他忙的闵鹿,一旦有异心,也会被收入进来,那他们还有什么好说的?

只能示弱哀求到底!

现在说狠话,也要有用啊,他们根本奈何不到别人。

“你们求他有用吗?刚刚你们不仅仅像狗一样的舔他,还把我的东西抢走贡献上去,结果呢?”

“你们就是自己犯贱!他根本不可能会放过你们的,死了这条心吧!”

蓝色面具老祖,很不客气的继续讽刺他们。

沈浪笑道:“两位是有点误会,我只是让你们帮忙把东西交出来,我也向你们道谢了。但我没有说那是交易,没说会放你们出来啊。”

“至于你们门派的法宝什么的……那不是抢吗?我不是那种人!”

两个老祖听着这话,已经是非常的郁闷,不能怪别人嘲笑,就是被沈浪给耍了啊!

而最后一句,更让他们听得吐血。

这厮简直就是做了那啥还要立牌坊!

你现在这不就是抢吗?

说得好像多正派一样!

只是……不管他们的情绪如何,现在求沈浪放他们出去,是唯一可以出去的路!

其他对昊天塔各种形式的毁坏,他们都是尝试过了,根本没有什么用。

“好好享受最后的日子吧,住在这里面,你们就是舍友了,大家要好好相处。当然,如果你们要是打架斗殴,把哪一个给打死了,我也不介意的。”

沈浪抛下了一句话。

听到这话,那两个老祖的目光,有点不善的一起看向了刚刚进来的闵鹿,又看了看那个蓝色面具的老祖。

闵鹿两人,当即头皮发麻!

沈浪这一句,就把他们分化了啊!

闵鹿现在受伤了,蓝色面具的只有一个人,就算他们两个联手,也不是另外两个的对手。

如果这两个老家伙,真的听从沈浪的分化,想要先把他们两个杀了取悦沈浪呢?

“冷静一点!我是在这里待过的,情况我更熟悉。”

“之前他放我出去,是要我做他的奴隶,首先就夺了我的记忆,并把我控制住了。让我做他的打手,做他的一条狗。”

“你们想要做狗吗?”

“如果不想要做他沈浪的一条狗,那我们就应该联合起来,我们四个一起想办法,我就不相信破不了这个破塔!”

闵鹿以自己的经验现身说法,一下让大家都听进去了,他们都不再理会沈浪的话,而是想要听听闵鹿有没有好的点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