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89章 威胁-第一强者-
第一强者

第1789章 威胁

在闵鹿的记忆中,他并不是出身于修真豪门,是普通人家出身的。

也就是在银杏谷东面三四百里那个村镇,那就是他的故乡。

那本就是银杏谷的地盘,偶尔也有银杏谷的修士,到周围千里的普通人城镇,去寻找好的苗子。

闵鹿就是这样被选中了,当时整个人村镇,都以他为荣。能够成为银杏谷的弟子,对于他们普通人来说,就等于是一步登天。

在后来的日子,他也是一步步的证明了自己的天赋,并且非常的拼命,在很多试炼的时候,都是不顾危险,拼得了很多个人和上交门派的收获。

就这样花了数十年的时间,才慢慢的上位,而无论在门派中遇到了怎么样的委屈、痛苦,或者在外面遇到了什么危险。

他回到家乡的时候,看到大家以他自豪的样子,就慢慢的疗伤恢复。

简单来说,就是在他成长最重要的那几十年,是他家乡所有人给他的支持,对他盲目的崇拜、信任,给予了他走下去的信心。

所以,到了后来,闵鹿逐渐成为银杏谷中流砥柱之后,对于家乡也是照顾有加。哪怕他的父母、兄弟、甚至子侄都已经去世了,他依然对于家乡,有很深的感情。

等他到了现在老祖级别,对于家乡,也就是一个朦胧的印象。那些美好的印象,可能已经是两百年前的事了。

但越是久远,就越觉得美好。

就像每一个到了中年、老年之后,对于童年时候的生活,都会觉得很美好。哪怕那时候很穷,没什么好吃的,没什么好玩的,也都会觉得非常的美好。

本质上这是属于一种记忆的自我美化,漫长岁月把一些不好的忘记了,只留下好的。

又因为这些岁月不可能重来,所以会逐渐的美化。

闵鹿就是这样,家乡早就回不去了,银杏谷却是一直生活着、照看着。

所以他对老家的在意程度,甚至在银杏谷之上。

而沈浪现在说出来的,是一层一层的,包括银杏谷这个门派、门派上下所有弟子,还有他家乡的所有人。

“卑鄙!”

“沈浪你还是人吗?”

“你不要忘记了,你可是一个正派人士!”

“你有本事跟我来单打独斗!迁怒其他无辜的人,已经是卑鄙无耻了!”

“要是还对普通人出手,简直是畜生不如!人人得而诛之!”

闵鹿本来一直是保持着淡定的,觉得沈浪的所有话语,都会是为了乱他的心。

但现在这话说出来,由不得他淡定。

因为他很清楚,沈浪是拥有他记忆的,所以这是非常针对性的,完全是了解他的情况。

对他一直觉得沈浪是狠毒之人,毁天灭地的法宝,二话不说就放出来,直接把一大片的山川都夷为平地;大神老祖说干掉就干掉,碎裂肠子内脏都不客气……

这样的人,什么做不出来?

银杏谷的掌门、弟子;昆仑派的掌门、弟子,都干掉过,其他的银杏谷弟子,又有什么不敢干掉的?

普通人的村镇,对于他这样的大神来说,甚至不需要一个个的过去击杀,直接一个大招,就能把一片铲平!

不看着就不会有感触了。

一个普通人,一脚碾去一个蚂蚁窝的时候,喷出杀虫剂的时候,会觉得羞耻吗?会觉得自己是邪派做法吗?

跟大神境界的超级修士比起来,普通人就像是蚂蚁一样的弱小!

这样的弱小,便是毁灭,也不会引起什么心里感触。

就像光明神对于地球数十亿人,也是如此。

闵鹿自己就是大神,别说一般的普通人,就算是银杏谷周围的城镇,他也视如蝼蚁。

只是那个城镇,是他自己的家乡,有他美好的记忆,属于特殊的一个而已。

由己推人,他觉得沈浪也根本不会在乎,毕竟跟沈浪毫无关系。

想象一下,如果因为他的关系,整个所有族人都被灭了,整个门派也被灭了,他真的死了都无颜见列祖列宗、祖师爷了。

沈浪跟他说话的时候,还是托着昊天塔,不断的在空中移动。

而闵鹿则比较麻烦,因为现在他的对手是毫不逊于他的狗神,他的场域根本控制不到狗神,完全会被化解了。

法术之类的攻击,一方面是因为分心于沈浪,既要应付他的话,又要小心他的昊天塔,根本来不及施展。

结果便是以闪避为主。

既要闪避狗神的袭击,又要闪避沈浪的靠近,还要闪避那诡异如巨型骷髅的怪东西……

杀戮战士是不怕事不怕疼的,并且可以快速的变形,身体最高也能到几千米。

但它也有它的缺陷,对付大仙,它还可以从容挥洒,便是大仙巅峰,也是抵抗得过来的。

可是大神境界的强者,就不是那么容易对付了。

想当初高寒秋,轻松出手就把它的动力源给夺了。

闵鹿虽然比高寒秋还是差很多的,但到底是大神境界的老祖了,杀戮战士是奈何不了他的。

不过现在它不是主力,只是协助狗神,纯属添乱的话,效果还是不错的。

“我卑不卑鄙不重要,重要的是你的决定。”

“你如果束手就擒,我可以放过银杏谷,也发誓不会动你族人分毫。”

“要不然的话,你知道他们的下场会如何!”

“如果银杏谷弟子,和你所有的族人,一起加入到昊天塔里面炼化……虽然效果不大,聊胜于无吧!”

“你简直是恶魔!”闵鹿忍不住咒骂了起来。

昊天塔里面是什么滋味,那简直是无法用言语来形容。

他堂堂一个大神,一个被各方尊重的大门派的老祖,只是带了一晚上,就受不了,婢膝奴颜的求饶……想想就知道有多么的难受了。

这还是他的实力,换作银杏谷实力比较弱的弟子们来说,那就更加无法承受了。

而他的族人都是一些普通人,那进去之后,更可能是看得到的死亡进度!

这样的死法,充当炼丹养分,还不如直接一个大招把他们覆灭了来得痛快!

沈浪这一句,直接就击中了闵鹿的软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