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85章 没想到我会回来吧-第一强者-
第一强者

第1785章 没想到我会回来吧

狗神已经确认是可靠的,在光明神那里,也是一起同生共死过,所以沈浪放心让它在天书空间修炼。

他自己在清点完了所有的收获之后,则是重新出现在雪峰之上。

沈浪不是开玩笑,他真的是准备再前往瑶池一趟!

之前那六七个人,沈浪对他们的不爽,其实并没有很大。

因为这些人会来伏击他,完全是在他的意料之中,最多是贺兰老祖、童仙翁、智叟三个有点意外。

不过也不难理解,说白了也就在瑶池一面之缘的交情,跟高寒秋这种是无法比的。

另外一点,沈浪之所以没有悄悄地来、悄悄地走,而是选择从昆仑派正面出现,就是想要正面的杠他们一波。

其目的不是为了要干掉他们,而是要借着他们来传播他的声威!

这跟他会放走那个红色面具老祖,是一样的用意。

现场会有近十个敌人的埋伏,这注定了即便他有三个大神,也是对抗不过的,能够干掉一个、收了一个,已经是巨大的收获了。

但在那么多大神面前,来一次大出风头,就是真正扬名立万的机会!

瑶池盛会,当然人更多,沈浪也已经利用好了那次机会,完成了出名。但那毕竟是公开盛会,大家都和和气气、其乐融融。

这一次通过杀戮来展示实力,才是另一种角度、另一种方式的扬名立万。

这是一个狠名。

所以按照计划,他的目的已经达到了,这些人离开之后,消息必然会扩散开来。

人越多,消息越难以隐瞒。

之前只有一个人离开,那还是因为他还有两个伙伴,必然要给一个交待。

否则的话,向闵鹿这样的,放他走了,他会对外说吗?

但现在六七个,就做不到了,你不说别人会说。与其被别人丑化垫底了,还不如自己美化一下。

而他们那么多人,都没有能抓到沈浪,要美化自己,只能把沈浪的实力说得更强!

敌人的强大,才能证明自己的强大!

丑化矮化敌人,只能证明你更弱。

把敌人强化,才能让自己的失败显得比较不那么难堪。

基于这样的分析,沈浪即便说出“山水有相逢”的话,是有一定的一语双关的意思,但并不会真的杀向他们各自门派去。

他要成名,要狠名,但并不是要成为一个邪派魔头的恶名!

去瑶池,则因为先有玄女、流云仙子的一层关系,后有梵雪瑾的关系,让雪非雪掌门对他的态度不一样。

上次跟雪非雪,也算是合作愉快。

这一次,他可以通过瑶池来传声。

这当然是利用瑶池的招牌,不过沈浪觉得雪非雪应该不会拒绝。

因为本质上不是单方面的利用,而是双赢!

现在的沈浪,既是声名鹊起,也是炙手可热,是所有人关注的焦点。

他通过高寒秋来预约,而不是其他人,在他是对高寒秋的信任,也是不跟小高客气,让他忙碌一下。

但在外人的眼里,高寒秋就跟他关系不一般,对高寒秋、秋林剑宗的的关注度,都是一种提升。

瑶池也一样。

瑶池一直举办盛会,也是相互成就的事,盛会也会抬高瑶池的地位。

现在沈浪从昆仑派出来,都不让紫瞳老祖代言发声,而是回去数万里之外的瑶池,让雪非雪来代言发声。

这就是对瑶池的信任,也是向外界证明,瑶池是一个有公信力的门派。

沈浪是一个人从天书空间出来,准备用三界之门昆仑镜,再一次穿越回去瑶池。

结果他刚刚出现在雪峰之上,马上感觉到周围的环境有点异常,他仿佛深陷于一个漩涡之中!

沈浪瞬间便明白了,这是进入了一个陷阱之中!

这是有人在他出现的地方,提前控制着场域,所以他一出来,便是在别人的陷阱之中。

而如今这个场域,会让他有漩涡的感觉,是因为除了强大的控制之外,一直保持着流动性,这对他的牵制力越发的大了。

沈浪脑中出现了一个身影。

闵鹿。

他从昆仑派前方山峰的平台之上穿越过这里,只有狗神和闵鹿知道。

狗神是不可能对付他的,而且现在还好好的在天书空间里面待着,只有之前离开闵鹿了。

闵鹿会想要设陷报复,是有着很多理由的。

银杏谷的当地掌门谷主郑戌,还有年轻一辈中代表的郑松林,都被沈浪的核爆干掉了。

郑戌的储物指环也被沈浪夺走了。

闵鹿自己被摄入到了昊天塔里面,受了一夜的折磨。之后更是献上灵魂为奴,尊严遭遇了践踏。

最后虽然沈浪给了他自由,但他还是主动的给了陨星银杏叶和其他所有的物品。

这些加起来,让闵鹿会报仇,是一点也不值得意外的。

沈浪没想到的是,闵鹿已经尝试过了昊天塔的痛苦,也是见识到了他摄入过四个大神!

那说明他能收了闵鹿,即便是靠了紫瞳老祖的帮忙,但也并非完全侥幸,依然是具有非常大的掌控力。

而且闵鹿很清楚他身边有超级兽神的神皇巨兽在,光它就能干得过闵鹿了。

之前也是主动的解除了他的灵魂烙印,还他自由,放他离开。

为什么闵鹿还要回来呢?

这几乎可以算是找死啊!

在沈浪想到闵鹿的时候,他的眼睛也看到了闵鹿的身形!

闵鹿就在不远处的冰雪之上,就这样冷冷的看着漩涡场域之中的他。

“没想到我还会回来吧?主——人!”

闵鹿带着意思得意和讽刺,再叫了一声“主人”。

之前叫“主人”的时候,他是让表情和语气,都保持着恭敬的姿态,以免显得不够诚意,惹了沈浪不快。

现在这一声,则无疑是反话,是明说他是为了这个来报仇了!说明为奴对他的羞辱感受有多大!

“我都已经饶你一命了,你居然还要自己回来送死,这一点确实是没有想到。”

沈浪淡淡的回应了一句,说话间也让自己去体会和适应周围的场域。

不过马上感觉得出来,闵鹿此番的场域控制,是经过了仔细思考的,就是以漩涡流动的方式,避免他有机会离开。

因为现在的状况,让他必须打起精神来,时刻面对着对方的袭击,一个松懈,或者改变,都会直接的毙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