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82章 绝对自由-第一强者-
第一强者

第1782章 绝对自由

在秃鹫他们分析沈浪会去暮江的时候,先离开的四个人,都各自离开,赶往自己的家族。

逍遥老祖和陆幽老祖都是很郁闷,没想到沈浪没搞到,反而把自己白鹿洞、紫府仙境的来历给出卖了。

如果沈浪在他们还没有回去,就把自己的门派灭了,那真的是罪人。

郁姥姥对贺兰老祖,还是很惭愧的,如果不是她的贪念,本来暮江不会有问题,也不会把贺兰城连累了。

贺兰老祖也是很纠结,他有心想要陪同郁姥姥回去暮江,就算一张老脸不值钱,但也能帮着抵抗一下。

但他到底是贺兰家族的支柱,这会儿不管怎么样的关系,也应该先顾了自己家族。

而在他们心思各异之际,沈浪则是带着狗神和闵鹿,回到了昆仑山的另外一边!

他直接传送到了之前紫瞳老祖带着传送阵的那座雪峰。

三界之门昆仑镜的传送,有一个限制,是必须要去过的地方,才能定位成功。

所以不管是什么贺兰城、暮江、紫府仙境还是白鹿洞,沈浪不知道具体在哪里,并没有亲自去过。

他刚才说白了就是讨论危险现场而已,山水有相逢的话,也不是暗示马上要去杀他们的老巢。

本来他要离开,是可以有更多的选择,但因为还有一个闵鹿,所以便是带着一起来过的地方。

闵鹿现在固然好用,但不可能当成心腹的。

这种老狐狸,如果不是被逼无奈之下,是不可能听从号令的。收服不了,也不能以诚相待。

哪怕现在能困住他为奴,沈浪也觉得是一个隐患。

虽然闵鹿现在不敢动他,但如果有一天,他遭遇到了重创,虚弱不堪、濒死昏迷。闵鹿也有可能控制他来解除禁制!

现在是因为时间还短,闵鹿还没有想到这一层,或者对沈浪的实力了解不够,还不敢轻举妄动。

他不方便亲自动手,但遇到像今天这样六七个强敌的时候,却是可以放水造成沈浪的重创。

一旦有了反转的机会,闵鹿肯定会狠狠的折磨!

对于这样的人,沈浪是不想把他留在身边的,那终究是养不熟的狼。

此一时彼一时,当时在这里遇到第一波的三个大神老祖,需要闵鹿来充当打手。

现在已经可以不需要他这个角色了。

那三个人收了两个,放走一个造势;刚才又收了两个,并且是当着六七方人马展露出了肌肉。

他们己方人马,都会赶紧回去自保,已经不大可能联手再伏击他了。

而这些消息扩散出去,就算还有其他人想要动他,也一定会先掂量一下。三个大神都轻松折损两个,集结不到四五个,还敢出马吗?

所以沈浪已经不需要带着闵鹿在这边了。

此刻看到大家出现在之前的雪山之上,狗神是没有任何的疑问,完全听从沈浪的安排。

闵鹿则是小心的询问了起来:“主人,我们这是要去掀翻他们的老巢吧?先打贺兰城,还是暮江?”

他之前是很怕死的,对手有七个大神,他完全没有信心。

但现在要去攻击那些门派,以他们三个联手,就完全不怕了。

暮江预约了还偷偷来袭击,贺兰老鬼就更不用说了,这两个都应该是沈浪最恨的,他也恨!

沈浪摇了摇头,直接说道:“你不需要再跟着我了。”

“……”

闵鹿的脸色变了变,当即二话不说,把陨星银杏叶呈上,又把他的储物指环也献上,并马上抹除了印记。

“主人,我因为没有携带多少东西,但我对您是忠诚的。只要回去银杏谷,我能奉上更多的供奉!”

“您要我打哪个,我就打哪个,我不会再多嘴询问一句!”

他以为沈浪鸟尽弓藏,要把他干掉了,赶紧表忠心,就差一点跪下了!

陨星银杏叶、储物指环等,当然是爽快的给啊,因为被沈浪干掉之后,人家照样全部拿走,还不如自己主动一点,显得有诚意。

闵鹿也知道自己之前对沈浪的态度不够友好,所以这会儿不仅仅表忠心,也是尽量的让自己的眼神、表情等,都表达出诚挚来。

沈浪看了一眼,并没有接。

闵鹿为了表示诚意,直接让陨星银杏叶和储物指环悬浮在沈浪的面前,然后他自己也是恭敬的躬身候着。

如果沈浪还不表态,他估计就真的要跪下了。

沈浪其实是挺无语的。

他是要放弃闵鹿,但毕竟闵鹿是真的做好了“打手”的角色,在被禁制之后,也是保持了奴仆的姿态。

他不至于鸟尽弓藏,这算是等价交易,放闵鹿出来,就是要他充当打手,那就是饶他一命的交易。

既然对方做到了,他又不想要把闵鹿留在身边当奴仆,那就可以大方的还他自由。

不过看现在这个样子,如果他真的说还给闵鹿自由,让闵鹿自己离开。

估计闵鹿也会像之前那个红色面具的老祖一样,时刻怀疑他要在后面偷袭暗杀。

如此,反而收下闵鹿的供奉,更容易让他安心。

沈浪伸手把这两样物品收下了。

“行了,你算是很尽职,没有偷懒,没有浑水摸鱼。我是准备还给你自由!”

说完之后,沈浪便解除了他的灵魂禁制,还给了闵鹿自由。

说什么,都可能让他怀疑,只有真正的行动,才能让他放心。

闵鹿听着沈浪的话,当然是不相信的,本能的觉得是想要怎么坑他。

结果马上就真的解除了禁制,让他一下宛如在梦中一样。

之前在昊天塔里面的一夜,承受了绝望、无助和恐惧,让他觉得可以拿一切来换取自由。

能够从塔中出来,就是最大的自由。

虽然跟沈浪的交易,要让他充当奴仆,同样是付出了自由,还要任劳任怨。

但至少不会像昊天塔里面时刻被镇压,随时会有被炼化的风险。只要保持对沈浪这个主人的尊敬,还是有相对自由的。

至于恢复到原来,完全的自由,他知道已经不可能,除非任劳任怨十年八年,把沈浪伺候够了,才有一丝机会。

怎么也没有想到,居然这么快的时间,不过才一天而已,沈浪就还给他自由了!

不管是奴仆还是打手,才一天时间,其中大部分还是在赶路,真正也就两场战斗。

这两场战斗,他都只是起到一个牵制作用,决定性的还是靠沈浪自己。

就这样,居然会放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