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5章 挑战楚家-第一强者-
第一强者

第175章 挑战楚家

看到这一幕,田鲁宁脸上的肉抽动了一下。

之前有过接触的保安队长,本来看他们杠上了,都没有靠近过来,也准备是和白七爷汇报一下。

但他还是看着这边的情况,岳镇南和楚云天的交锋,他看不见感受不到。但沈浪隔空把人抓过去了,却是让他震撼到了。

现在更是一巴掌就把人扇得摔倒在地上昏迷过去,更让他暗暗心惊,庆幸之前七爷及时赶到,要不然的话,可能他们一群人都要躺在地上了。

虽然他很有好奇心,但还是不敢等下去了,赶紧挥手让其他人也退出去,不要过来,他自己也跑走了。

所幸今天他们是真的没有对外营业,所以没有更多的客人,要不然这会儿可是要被围观了。

“你想要怎么样……”田鲁宁勉强问了一句,问完之后,自己也觉得有点傻了。

“楚河先生现在怎么样了?”他换了一个问题。

沈浪冷冷的看着他的脸,“关你屁事?”

刚刚说完,又摇了摇头:“不对!还真的关你的事,要不是你参与,楚河不会在机场抓了我的人!”

说话间,他一抬手,隔空把田鲁宁也抓了过来,捏住了他的脖子。

田鲁宁只是普通人,跟楚云天也无法比,当即就颤抖了起来,发出了痛苦的声音。

“不、不关我的事……楚家……楚家的人受伤了,怎么会放过你啊……我真的、没有办法……你知道的,我儿子的性命还在你的手上呢,我怎么会乱来呢……”

他赶紧解释了一下,因为掐着脖子,说出这些话都是非常的勉强。

沈浪手一松,田鲁宁有点脚软,差点摔倒,然后捂住脖子咳嗽了起来。

“昨天,我给田静文是一个教训。是你的行为,害了楚云城!对于楚云城,我也只是一个教训,楚河今天的行为,则是找死!”

沈浪的话,让田鲁宁听得暗暗心惊。

本来他就听说了楚河的状况,这已经算是被打残了,现在听到“找死”,更是担心后果。

“你是说楚河先生已经……”对于楚云城,田鲁宁到底还算是亲戚长辈,但对楚河,他就不敢有任何的价值,这个副市长在别人眼里也不算什么。

“我把他杀了!”沈浪直接说道:“我不是嗜杀狂魔!但我也是睚眦必报之人!别人敬我,我才会敬人。想要动我,就要有被我弄死的觉悟!他对这位姑娘下了死手,就必须死!”

“……”田鲁宁说不出话来了,连咳嗽都不敢,浑身发抖,感觉汗流浃背。

楚河竟然死了!

楚云天被打倒在地上,也不知道生死如何,如果他们两个都死在平西市,再加上楚云城……

他已经快要崩溃了,不需要沈浪杀他,这后果光是楚家怪罪下来,他就承担不起。

“你还有一个机会,现在让外面的几车人进来,他们有枪嘛!”沈浪笑了笑。

田鲁宁勉强挤出了一丝比哭还要难看的笑容:“不敢、不敢,他们只是刚好和我在一起,我过来就命令他们不许进来,绝对不敢……”

“放心,我不会杀你,你可以做一个传声筒。”

“您说,您有什么吩咐,请说。”田鲁宁刚刚说弯着腰是因为难受,现在是保持着鞠躬状态。

本来他是高高在上惯了,但今天是根本忘记了自己的身份,这副市长的身份,在修真者这眼里,真的不算什么。为了保命,他只得婢膝奴颜一点。

“楚家是楚陌风做主吧?去告诉他,楚河用什么手段对付我,我就怎么对付他!一码归一码,我不会迁怒这什么云天公子,包括楚云城,我都可以饶他们一命。”

“您宽厚!我在代表楚家此多谢了。”田鲁宁忙说,至少现在可以确认楚云天没有大碍,不是刚刚当场击杀。

“告诉他,我可以饶他们一命,当然也可以随时再把他们杀了!”

“……”沈浪下一句话,又让田鲁宁有点发抖。

“楚陌风如果是一条汉子,就直接找我。他亲自动手也好,老得走不动了请人也好,冲着我来!我的家人朋友,一个也不会藏起来,楚家都能找到!想要动他们,那就看看谁的人多了!”

沈浪这话说出来,一点也没有畏惧。他是直接把能被威胁的都摆出来了,然后跟对方摊牌,想要殃及亲友的话,那就大家都这样来。

跟沈浪最亲近的也就是他父母了,其他的亲戚同学朋友都不算什么,所以岳镇南很清楚,他们岳家也是算在沈浪亲朋里面,这一番话,是关系到他们的性命。

所以他也直接开口参与威胁了:“听明白了吗?楚家的人更多,楚家像你这样的亲戚朋友更多!如果敢动不相干的一个,我们会杀他们十个!”

田鲁宁颤抖了一下,开始他还以为“谁的人多”是指交战的人,现在才明白是能“被杀”的人!

以他的阅历,说到这里,已经非常的透彻了。楚河不算是楚家顶尖的高手,起码也是中等了。沈浪能轻松的击杀,杀楚云城楚云天这样年轻的就更加容易!不是修真者的老弱妇孺就更加不用说了。

如果楚家动了他的家人亲友,那他一个人隐藏起来就更难找了。对楚家展开报复的话,除了楚陌风等几个顶尖的之外,其他人都是时刻在暗箭的威胁之下!

像他这样普通人亲戚,就更是会直接一家老小沦为被杀的旗子!

“我明白的,我一定转告,也相信楚老会处理好的。”田鲁宁赶紧保证了一句。

“这样吧!一个月后的今天,我直接上门去会一会楚陌风。在这之前,楚家想要明枪暗箭对付我都没有问题。”

沈浪斟酌了一下,直接做出了一个决定,下了这个战书。

“是、是……我一定转告。”田鲁宁点头答应,不敢有什么异议。

“滚吧!把垃圾带走。”

沈浪挥了挥手,田鲁宁暗暗苦笑,明白垃圾说的是楚云天。

“沈先生,请问楚河先生的尸体……我能不能带回去?”田鲁宁咬了咬牙,这是楚家的重要成员,生要见人,死要见尸啊!

“我让白生华去处理了,你可以去看看,要是还没有剁碎喂狗,可以带回去。”

剁碎喂狗!

沈浪这不经意的话,让压力巨大的田鲁宁再受不了,一下跌坐在地上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