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77章 秃鹫-第一强者-
第一强者

第1777章 秃鹫

从一开始出现的三个戴面具的老祖,沈浪就知道了他们大概的身份,只是那时候没揭穿他们。

因为本身揭穿他们,也没有什么意义,该打还是要打。

现在会把这一层说破出来,一方面是贺兰老祖的自爆,让他也想要让童仙翁、智叟等有过友好接触的,同样尴尬羞愧一下。

另外一方面,也是以这样的方式,展现出他的高深莫测,让对方更加的忌惮他。

毕竟现在敌强我弱,必须要更多的智取。

但那个白色面具的老祖,他却是真的不知道身份!

刚才在这平台上见到他们三个,沈浪会一再让闵鹿和狗神合力袭击这个白色面具者,除了他像是核心之外,也是因为猜不到他具体的身份。

简而言之,就是身材样貌、衣服鞋子、体温气味等所有各方面的数据,都和这个人对应不上。

当时沈浪的想法,是觉得这个人伪装得最深入,是全方面都改变了的。

对方完全不知道他拥有记录这么多数据的能力,但还是有这样全面的伪装,可见心机之深。

所以要先除了这样的人,这样的人很危险。

刚刚一一说破他们身份的时候,沈浪都是很笃定,但到了这个人面前的时候,就停下没有再继续了。

似乎是不屑于再说他,但实际上是真的没有他的信息,猜不到他是谁。

现在这人自己揭开了面具,露出了他的真容,沈浪才确定,并不是数据有问题,也不是这人伪装得太深,而是真的没有见过这个人!

大家的惊讶,也印证了他的想法。

秃鹫,果然并没有出现在瑶池盛会上的一个人。

而此刻思索回忆,秃鹫的记忆马上清晰了。

沈浪自己记得的秃鹫,是被他干掉过的一群杀手。

当时是在天都城,那时候是慕天松涛请的人来杀他,但被他反杀了。

后来也从姬千道那里知道,秃鹫是一个杀手团伙,并不是多么强大,但很多势力愿意把这不方便的一些台面下的事情交给秃鹫处理。

所以他们就有了存在的土壤。

当时沈浪就等于是干掉了秃鹫,老大就是秃鹫,带了几个小弟。

后来姬千道的意思是,秃鹫只是一个代号,不一定具体哪几个人。

也就是说,那几个人自称秃鹫,也可能还有别的人自称秃鹫。

因为秃鹫在某种程度上,已经是杀手之类的身份的代称。

而在闵鹿记忆里的秃鹫,则是一个具体的人,跟天都城那边的秃鹫,有一点关系。

秃鹫是一个独行散修,为人就是亦正亦邪,甚至可以算到邪派去。

他的发家过程,少不了各种杀抢掠夺,所以闯荡出来的,是一个“秃鹫”的代号。而这凶名响亮之后,很多人就忘记了他本来的名号。

反正大家都是称呼他为秃鹫,而秃鹫本人也很享受这样的名字。

他的凶名赫赫,至少已经有了一百年!

天都城那边的秃鹫组织,用来代指杀手等人物的,极可能溯源就是来自于秃鹫。

或许当初最早的秃鹫,就是向他致敬,取了秃鹫这样的名号。

不过因为只是限于一个地方,秃鹫也不会去关注和找麻烦之类,慢慢就演变出了那边的秃鹫的存在。

像瑶池盛会这样的场合,自然不可能会请秃鹫这样的邪派人物。

无论是之前的,还是这一次。

秃鹫则是不服气的,他觉得他的实力,已经胜过了其他一些有资格参加瑶池盛会的门派的人。

所以在之前的瑶池盛会之后,他有向很多人挑战过,也是那样让他声名大噪,很多人都认得他。

但秃鹫终究还是胳膊拗不过大腿,瑶池盛会这样一方代表了历史豪门的势力,是不可能让他加入的,那是一种污染和亵渎。

这一次不周遗迹,秃鹫也有前往。

这一次瑶池盛会,他也得到了消息。

不过几十年、百年下来,秃鹫应该也是改变了策略。既然不能以正常方式堂堂正正参加瑶池盛会,那就曲线一点。

要对抗所有瑶池盛会的势力不可能,但要在一个、两个门派,或者单个人的身上,寻找到突破口拉拢,就不是太难的事。

毕竟一次瑶池盛会就要几十年,是有足够的时间来布局。

而且如果利益足够的话,有一些人,也是会放弃原则的。

这一次,秃鹫应该也是跟着来到了瑶池附近,本来是要跟他拉拢的那两个大神老祖,交流瑶池盛会的情况。

结果得到了沈浪这个消息,他就组织了这一次的伏击。

闵鹿的记忆里,也就是关于秃鹫的来历情况,有一些是沈浪自己分析得知的。

沈浪也就只是要知道他的情况,对于具体的细节,并没有什么兴趣。

就像他揭露大家的身份,就是要让大家心存顾忌而已。

只是在秃鹫看来,沈浪既然大家的身份都知道了,应该也是知道了他的身份,所以才会自爆出来。

“不要问我为什么会在这里!”

“和我一起的两个伙伴,也是你们认识的熟人。而你们都看到了,已经被沈浪击杀!”

“刚刚我也说了,只要大家出来救我,我愿意助你们一臂之力!”

“我已经不求利益了,但求把这厮击杀了,为两位朋友报仇,也算是讨回公道!”

“现在,我们是并肩作战的同盟!”

秃鹫迅速的说出了一番话。

他知道他的身份爆出来之后,会让大家对他有所猜忌,不愿意和他这个邪派联手。

甚至应该说,大家对沈浪的出手,只是因为利益,本来对沈浪是没有仇恨和原则对立的。

但对他不一样,那是有正邪的立场之分。

一定程度上,邪派是要被正派围剿的!

只不过平时没有触犯到大家的底线,保持着平衡而已。

现在他再一次的声明自己不要利益,只是义气的为友报仇,才能取信于大家。

而且大家也需要他的相助!

现在贺兰老祖的惭愧,郁姥姥又可能受到他的影响;童仙翁和智叟也尴尬……

这本来就没有凝聚起来的临时军心,眼看着要乱了,如果就剩下陆幽和逍遥老祖,就没有什么意义了。

这个军心,还需要他来稳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