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71章 左右局势-第一强者-
第一强者

第1771章 左右局势

这个结果,在让大家瞠目结舌之后,也是稍微的松了一口气。

闵鹿则是大大的放心下来,他本来是最担心的一个。

不过他比其他人更加了解情况,是从昊天塔里面出来的人!

这会儿昊天塔里面可还有两个老祖呢,刚刚等于又收了一个老祖进去,而这些,全部会被炼化成丹药!

一想到这一点,他对于沈浪,不免又畏又忌。

不过想到自己应该是历史上唯一一个还能成昊天塔里面出来的人,也算是有点安慰了。

其他人再看沈浪,在松了一口气之后,则是感觉到了压力!

这明明不过是一个大仙巅峰的年轻人,竟然那么短的时间,就把一个大神境界的老祖给干掉了!

时间虽然短暂,但结合起来看,沈浪却是一环跟着一环。

先是大胆的以身诱敌,利用别人的轻敌,让自己和敌人近身,然后完成了贴身的偷袭。

那一条不知道是什么鞭子的,看起来威力不弱。

而且他的手里还有昊天塔!

不过,在压力之外,同样又有兴奋在增加!

沈浪现在就显露出了法宝,可能身上还有更多的法宝。如果把他抓获了,那不仅仅能得到他脑海中蕴藏的上古秘术,还能得到他身上的法宝。

而且,在他的记忆里,应该还有更多关于这些法宝是怎么得到的、上古秘术是怎么得到的,那更是巨大的价值!

结果便是,沈浪以雷霆手段,让一个老祖粉身碎骨了,却并没有让敌人们畏惧,反而让他们更加的垂涎了!

白色面具和蓝色面具两个老祖,这会儿是非常的沉默了。

闵鹿和狗神当然气势大涨,开始明显的占据上风。

少了一个伙伴,对他们的不是伤感,不是打击,而是实力大损!

本来三个人是有绝对把握的。

现在被最弱的沈浪就干掉了一个,剩下两个明显能干得过他们,这就比较麻烦了。

这样下去的话,他们极可能会是两败俱伤的下场,那样就真的为别人做嫁衣了。

不过现在情况劣势,已经不是他们想要撤退,就能撤退的了。

眼看沈浪成功干掉了一个,狗神和闵鹿都加强了袭击,他们两个已经没机会抽身了!

很快,沈浪已经重新回来了。

然后笑眯眯的看着巨大平台上混战的四个人。

以大神境界的实力来说,即便这是一座入云的万米巨大山峰,要将其摧毁弄断,都不是问题。

现在四个还能在这个平台上面战斗,而没有把这个岩石平台摧毁,已经算是给昆仑派面子了,避免紫瞳加入进来。

而沈浪,则无论在哪里,都是焦点所在。

他此刻过来,白色、蓝色面目两个老祖,都一下紧张了起来。

那条鞭子他们倒不在乎,因为一下就能看出,那受限于距离,只有贴身近战才能发挥作用。

但昊天塔不一样,那就是没有靠近便能吸收的。

他们都从刚才的情况,已经认出了这是神器昊天塔。

但昊天塔具体怎么样的情况,则不是太清楚。

只是从刚才的情况来看,要把他们这样级别的吸收了,似乎很难做到。但如果有出现不受控制的,比如受伤了,血液就会被迅速的吸过去。

再一个,应该就是距离的关系。如果比较近的话,则可能会被吸收了。——那个紫色面具老祖,不是一直快速的飞离拉开距离吗?

所以沈浪一回到这个岩石平台之上,他们两个都得小心他,一旦他靠近,就得高度戒备起来。

本来闵鹿和狗神,已经在气势上占据了上风,现在沈浪出现,又干扰了他们的心态,马上让他们的情况变得更加不妙起来。

闵鹿使用陨星银杏叶,但并不是完全的依靠陨星银杏叶,他本人的实力同样不逊于对手,法宝更是一个加成的效果。

沈浪在现场保持着笑眯眯,然后开始以“幻影流星步”,在平台上面快速的移动了起来!

他的速度很快,步伐更是诡异,让人颇有一点防不胜防。而他的一个手里,还是拿着昊天塔,这就让那两个老祖非常紧张的东西了。

结果就是他们两个也必须跟着沈浪的移动而移动,尽量和他拉开距离。

又因为有两个人的关系,在快速移动的情况下,有可能把沈浪引到了伙伴的旁边。

整个情况,就是沈浪并没有参与战斗,但已经让战斗更加的混乱了。

而沈浪在移动的过程中,也是在观察着各方的情况,然后跟狗神保持了沟通。

他还是让狗神执行之前的计划,和闵鹿一起合击那个白色面具的老祖!

狗神马上听从命令,立即阻挡了那个白色面目老祖的去路,和闵鹿形成了一个包围圈。

加上还有沈浪在旁边,另外一边有是山峰,那个白色面具老祖马上感觉到压力剧增,也意识到沈浪他们是想要逐个击破,他则是目标!

如果是一对一,他不会怕闵鹿,但如果再加上一个超级兽神的合击,那就必然不是对手,只是落败的时间问题。

还有一个拿着昊天塔等着的沈浪,那就更加会加快落败的速度。

而且,很可能沈浪此举,是想要形成夹击,把他逼得收入到昊天塔里面去!

虽然他不知道昊天塔炼化之功,但也知道一点,那就是进去了之后,是必死无疑,肯定出不来了!

否则的话,就算受伤了,也还有机会逃命的。

所以此刻他已经打起十二分精神,重点防御还是沈浪!

骤然的失去了对手,那个蓝色面具的老祖压力一松,不由短暂的犹豫了一下。

要不要趁机逃走?

如果他现在抽身逃走的话,应该是极大可能成功的。

而且从目前情况来看,很可能过了这个村就没有这个店。

但问题,如果真的他跑了的话,另外被围攻的伙伴,极可能必死无疑!

这不仅仅是义气的问题,而且周围还有一些人在关注着这里的情况,这逃走了,就留下了羞耻的骂名。

不过现在是戴着面具的,或许并没有人知道他的具体身份,哪怕事后能猜到几分,也可以否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