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67章 活捉沈浪-第一强者-
第一强者

第1767章 活捉沈浪

狗神领会到沈浪的意思之后,是马上贯彻到底的。

而闵鹿其实压力很大,这会儿必须硬挺着。

既然沈浪安排好了战术,他也不管那么多了,先执行再说。

至少……到目前为止,沈浪的战术都没有出错过,他自己就是活生生的例子。

所以在那个白色面具老祖在和紫瞳老祖打招呼的时候,他们已经出手了!

陨星银杏叶迅速的施展了起来,挥出了无数银杏叶一般的白光,直接往那个白色面具老祖包围而去。

狗神虽然执行沈浪的命令,但它也是非常有智慧的,而且会接受之前的教训。

上一次和三个人对战的时候,陨星银杏叶的袭击,差一点伤到了它。

而它也是白白干掉了一座山峰,没有伤到敌人分毫。

所以这一次沈浪的命令下来之后,它已经有了自己的计划。

闵鹿的陨星银杏叶袭击向了白色面具的老祖,它则是攻击向了旁边蓝色面具者!

这样做才是性价比最高的做法。

如果闵鹿的袭击见效,它就不需要重复,可以袭击另外一个。如果没有效果,它则可以在旁边补上。

对面三个人老祖,没想到他们竟然抢先的攻击了起来!

当即都暗暗冷哼了起来。

白色面具的老祖,他对于陨星银杏叶的袭击,也没有太在乎,但毕竟闵鹿也是大神境界的强者,就算真和沈浪一道了,也是他们最应该重视的一个对手。

蓝色面具老祖,则对狗神的袭击,从容不迫的应付了起来。

剩下还有一个紫色面具的老祖,当然把握住机会,迅速的就向沈浪袭击过去!

沈浪立即转身就“逃”!

在对面远远看着这一幕的紫瞳老祖非常的无语。

竟然又来一遍?

上次奏效,有奇袭的原因,也有运气的成分,这一次还能奏效吗?

就算这三个人老祖并不知道曾经有人在这样的战术下惨败过,但未必就能再成功一次。

紫瞳老祖现在已经置身事外,不愿再掺和其中,以免连累了已经损失惨重的昆仑派。

甚至还有某种阴暗的心理,可能会希望闵鹿完蛋,这样他就不用尴尬面对,也不用担心闵鹿报复。

但毕竟之前还是一起战斗过的,在情感上还是倾向沈浪这一边,希望沈浪能赢。

这会儿看着沈浪再用之前的战术,也为他捏了一把汗,担心他无法再用昊天塔收了这紫色面具老祖。

眼见那个紫色面具老祖的速度非常之快,而且人还没有到,超强的场域已经把沈浪完全封锁住了!

沈浪的反应却是慢了半拍,昊天塔还没有拿出来,更别说启用了,才在飞出那平台空中,就被禁锢在了空中!

“住手吧!要不然我就干掉他!”

把沈浪禁锢在空中之后,紫色面具老祖也到了沈浪的身边,直接伸手抚在了沈浪的脑袋之上。

他这话是对闵鹿和狗神说的。

沈浪是最关键的人物,一旦沈浪被擒了,闵鹿也就没有什么好争的了,那兽神如果是保护沈浪的,也就投鼠忌器了。

此刻,陨星银杏叶的第一波袭击,刚刚被白色面具老祖化解掉。而狗神和蓝色面具老祖也正战斗一起,正寻找机会袭击白色面具者。

沈浪突然被抓住了,对于白色、蓝色面具两人,当然是精神一振。

从容的把沈浪抓住了,那不仅仅是闵鹿什么的,便是其他藏匿着想要渔翁得利的同行们,也投鼠忌器了。

闵鹿和狗神,则明显的惊诧到了。

狗神对沈浪的了解最深,知道他的实力如何。甚至沈浪有今天,都有它的帮助。

怎么也不相信沈浪会那么容易就被抓活的了。

闵鹿不太清楚沈浪的底细,但之前无论是对他们,还是对其他那几个人,都展现出了超凡的能力。

更重要的是,他拥有着很多的手段,法宝、计谋等,怎么会失算了呢?

远处的紫瞳老祖,则是暗暗苦笑。

果然让他猜着了,这是复制之前的战术失败了!

他觉得沈浪是大意了,膨胀了,把一次侥幸的成功,当成了必然的结果。所以碰到一个速度更快的人,或者自己发挥稍微的慢了一点点,就完蛋了。

气氛一下凝重了起来。

不过闵鹿和狗神,当然不会住手,只是整体还是变成了僵持的效果。

“闵鹿!滚你的蛋吧!这里没有你的什么事了!”

蓝色面具的老祖,大概是和闵鹿有交情的人,从之前地喝斥,到现在的话,都是想要闵鹿离开,以免牵连了。

现在沈浪已经这样了,闵鹿想要表态保护,也没有效果了,应该认清现实离开。

至于那兽神,他们心里已经是略微有点垂涎了。

刚刚的交手,已经证明这已经算是超级兽神,是堪比大神境界了。如果能够将其斩杀,那就真的一身是宝了。

“闵鹿!还有那条狗!赶紧住手!要不然我把沈浪杀了!”

紫色面具的老祖,看他的喝令,还没有起到该有的效果,又再一次的吆喝了一声。

他当然不会真的杀沈浪,至少在夺取了沈浪记忆之前,是不可能杀的。

只是现在闵鹿和那超级兽神,都是一个变数!

因为现场不仅仅有他们,还有其他几拨人!

要是这两个一旦拼命,把白色面具、蓝色面具两个人消耗得两败俱伤,那再来一拨人、两拨人,就为别人做嫁衣了。

所以这会儿他也没有时间集中精神抽取沈浪的记忆,除了禁锢着沈浪,重心还是在威胁逼停神皇巨兽和闵鹿。

当三个人都完好的时候,那才是真正的无忧了,不怕其他任何一拨人的挑战。

这一次狗神没有恢复神皇巨兽的本体,就是一条狗的模样,也被直接叫成狗了。

闵鹿的心情则是更加的复杂,那是一条狗,他也是一条狗!

他不是不想放下沈浪离开,而是不能啊……这不是利益、更不是义气,完全是没有办法啊。

就在所有人都关注着狗神和闵鹿,等着他们表态的时候,紫色面具的老祖,忽然发出了一声惨叫!

“你要杀我,问过我没有?”

沈浪的声音,在空中飘散了开来。

所有人注意力的焦点,一下都转移到了沈浪和紫色面具老祖的身上,想要弄清楚怎么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