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6章 强者之路-第一强者-
第一强者

第176章 强者之路

沈浪也不去理会田鲁宁和白生华了,从会所出来,让岳镇南直接开车前往度假山庄。

来的时候是把楚河扔在后备箱里面,所以血也没有出现在车厢里面。岳镇南在前面开车,沈浪和郑雨梦坐在后面。

“郑小姐平安无事,总算可以放松一点了。”岳镇南吐了一口气,开口活跃了一下气氛。“郑小姐,你是不知道,浪哥听说你被他们抓了之后,那是勃然大怒,当场把一个楚家的高级高手,打得他妈都不认识他!”

“真的吗?”郑雨梦眨了眨眼睛的看向沈浪。

沈浪皱了皱眉头,对前面岳镇南说道:“好好开车,顺便提醒你一句,郑雨梦不是我的女朋友,你不用想着巴结她。”

“啊?这、这个……”岳镇南今天早上见他们一起下楼,理所当然的觉得他们昨晚上是在一起的。

虽然时间短暂,但只要喜欢一切都是有可能的。如果不是喜欢她的话,沈浪也不会卷入其中,并为她得罪田副市长甚至楚家啊。

再说了,今晚上他可是看得清楚,就因为楚河用郑雨梦歹毒的威胁,才让沈浪暴怒的。最后直接击杀,相信应该也是发现让郑雨梦受伤了。

“你也不要打她的主意,她现在是我的徒弟,唔……算记名弟子吧!够不够做我的徒弟,考验了再说。所以你算是叔叔一辈!”

沈浪的话,让郑雨梦‘噗哧’一声笑了起来,“是的,师父,我会好好听话的。岳叔叔好好开车哦!”

“……”岳镇南一阵无语。

不过他还是不相信就这么单纯,想当初他想要拜沈浪为师都没有机会呢,哪怕是记名弟子。说起来是做小弟更划算,但这样的大哥,有几个小弟跟得上其发展速度啊!差得远了,还是小弟吗?那就是小喽罗了!

“你有什么话,就说吧!”

“啊?”

沈浪白眼,懒得回应他了。

他当然看得出来,刚才岳镇南开口活跃气氛,并不是真的放松了下来,只是故作轻松。明显心里还是笼罩着巨大的压力,应该是让田鲁宁转述的话,让他担心岳家的安危了吧!

“哦……我是有话想要说。”岳镇南很快反应过来了,咳嗽了一下,整理了一下措辞。

“浪哥,坦白说,我不是对你没有信心,你在我的心目中,是神秘莫测、深不见底那一种。但是那个什么楚陌风……我其实不了解,不过既然是楚家的家主,想来非常的高深。你一个月后找上门去,真的有把握吗?”

听完了他的话,沈浪略微有点诧异,原来他现在担心的不是岳家的安危,而是他的安危!

“我也不了解,刚才听周围的人议论,说楚河是楚家楚陌风的义子。”

岳镇南吃惊之下,差点来了一个急刹车!

敢情沈浪对楚陌风的了解,就只是刚才比他多听到几句议论啊!

“我说老大,您能不能靠谱一点?我不了解楚家到底有多么的牛逼,但我可以对比出来。一个跟我年纪差不多的楚云城,就能把我们岳家所有人压住!楚河明显又比楚云城厉害多了,能压得住山庄除了你之外的所有人。这楚陌风……”

沈浪淡淡一笑:“厉不厉害,打过才知道!”

上次从凤凰谷回来,在岳家的祖堂里面,不是没有人看好他吗?那时候他是坐在最后一排,别说年凤翔、冯德彪这两个修真者,就是那些超凡武者,也看不上他。

最后面对大玄门、灵鹤拳等归元境中期的修士,还不是他出面横扫?

就说今晚上,在没有动手之前,现场围观的,从超凡武者到修士们,无不觉得他是要被楚河碾压的。结果呢?

楚陌风肯定会比楚河厉害得多,但具体怎么样,还是——打过才知道!

沈浪并不畏惧挑战,他并不愿意偏安一隅,是想要了解更多的强者,挑战更多的危险,才能得到更多的成长。

想当初他刚刚重生觉醒的时候,担心的就是当今世界是不是没有修真人士了,那样他一个人才是真正的寂寞。

既然修真的世界还是存在的,那他当然要一步步去接触和了解更高的人群。

难道守着“平西第一强者”,在平西这一亩三分地耀武扬威?

便是当年郑蛮在这边变成蛮王,也是为了能够寻找到他的转世,而不是喜欢在这里称王。

楚陌风,必然是一个厉害人物,但绝不会是他的终结者,只会是他沈浪强者之路的踏脚石!

厉不厉害,打过才知道!

听着沈浪云淡风轻的说出这话,无论是岳镇南还是郑雨梦,都感觉到了一股强大的自信,仿佛就算楚陌风正在面前,他也一样淡定从容。

“我相信你,师父是最厉害的!”郑雨梦嘴甜的拍了一下马屁。

岳镇南则是苦笑了一声:“我要疯狂的修炼!才能跟得上浪哥的脚步。”

说完他不由得怔了怔。

他本是一个典型的富家公子,而且上面有大哥,没有接班的压力,过得不要太自在。便是后来有机会打通经络,想着的也是修真之后,可以比较的牛逼,可以不让家传本领失传了。

但现在的理想和眼界都不一样了,已经超越了岳家,想着的是能跟上沈浪的脚步。

“我也是!岳叔叔,看看谁进步快哦!”郑雨梦笑着挥了挥拳头。

他们一来一回也不会超过两个小时,而这一段时间,度假山庄整个气氛都变了。大家都没有在公开的场合高谈阔论,变成关系好的私下到客房讨论,像谢优这种有来头的修士们,都是赶紧向背后的家族、门派汇报。

岳刚岳百川他们都没有休息,听到汇报,马上过来迎接。

沈浪则是询问了一下他走后的情况,得知山庄在安排人连夜令准备新的比武场,而其他选手嘉宾都是在客房休息。

他直接来到了住宿客房的公寓楼前,然后缓缓的开口:“各位,我是沈浪,楚河用歹毒手段要害我朋友,已经被我斩杀!我已经通过楚家亲戚本市田副市长,向楚家带话,为了避免他添油加醋,再次也让大家做个见证和带话……”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