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59章 疑神疑鬼-第一强者-
第一强者

第1759章 疑神疑鬼

沈浪伸手接过了那个手镯。

这个储物法宝,已经抹去了主人的印记,可以直接为他所用,提取里面的所有物品。

这也是那个红色面具老祖的谨慎之处,万一沈浪想要找借口动他,会说这手镯打不开,必须要先把他这个原主人杀了才能打开。

所以他自己直接先把印记抹除了,献出满满的诚意,也是避免了漏洞。

沈浪其实并没有着急的查看里面有什么东西,他又不是多么缺资源。

此番能留这人一命,关键是要通过他把今天这里发生的事情传出去,哪怕他不会详述,三个人只有他活着回去了,就是一个大家都明白的信号。

“你可以走了。”

“……?”

沈浪突然来这么一句,一下让他们三个人都惊讶了一番。

闵鹿和紫瞳老祖,并不相信沈浪真会把人放走,以他们对沈浪不多的了解,觉得这小子心狠手辣,应该会趁人不备,继续动手!

紫瞳觉得沈浪很可能会让他们来杀,他自己没有动手,就不算食言了嘛。

闵鹿在昊天塔待过,沈浪也说了会把他炼成一颗丹药,猜想沈浪是要迷惑一下对方,趁其不备的时候,让他也和另外两个伙伴一样被收入塔内。

红色面具老祖,基本也是类似的猜想,就算他完全的配合,也不敢相信居然会这么简单。

“还要我回礼吗?”

“呃……不、不,只是……”

红色面具老祖有点纠结,他不相信沈浪就这么放过他了。

这大概是要让他离开,然后从后面用法宝袭击他吧?

他的担心,也让紫瞳和闵鹿两个更加确信自己的想法,这会儿也都是做好了攻击的准备。

“你们不要动他,我沈浪说出来就会做得到。既然他能那么果断的求饶,我也不会追究。”

沈浪笑着把昊天塔收了起来。

“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人若有心杀我,我必先斩之。”

他这话说得是轻飘飘的,但却掷地有声。

换作是之前在瑶池刚刚见到沈浪的时候,或者就还是在昨天,他们几个都会嗤之以鼻,觉得这是一个小屁孩的装逼之言。

但现在不一样,无论紫瞳、闵鹿,还是这个红色面具的老祖,大家都已经深有体会。

不过那红色面具的老祖,却是乐于见到沈浪是这样说话算话的人。

那意味着他可以安全的离开,他求饶的决定非常的及时,或许真的奏效了。

“多谢!我也无法再厚着脸皮求沈大仙帮忙,就先告辞了!”

他话是这么说着,但并没有马上的离开。

因为刚才两个强敌都是沈浪搞定的,不管是闵鹿紫瞳,还是神皇巨兽,都觉得有点惭愧尴尬。

所以剩下他一个之后,哪怕沈**停了,他们都有意无意的形成了一个包抄之势。

一旦沈浪下令,便立即抢攻,务必也要争取干掉一个。

他们包抄的时候,是把沈浪那个方向让开了,刚好是另外三个方向。

如果能把人赶到沈浪那边,让沈浪可以收入昊天塔,或许是沈浪最满意的结果,他们也是会配合的。

现在沈浪口头上已经让他走了,但大家还是四方包围,红色面具的老祖,当然还是不太相信这是安全的。

沈浪一眼就明白了他的心思,当即自己主动落在了峰顶,然后又对其他三个下令。

“别在虎视眈眈地,让人家安心的离开。我们说话要算数!”

狗神当然没有二话,沈浪说什么,它就听着。

此刻当即缩小身体,如同一条狗般大小的落在了沈浪的旁边。

闵鹿和紫瞳两个人,也是乖乖的下来。

红色面具老祖,本来看到沈浪下去,留出一个方向出来的时候,不由得稍微松了一口气,看样子沈浪是真的说话算话。

但很快又有所犹豫。

他拥有昊天塔神器,不一定飞在空中,应该在下面,也能把人吸收吧?

而且还有三个呢,这会不会是一个阴谋陷阱?

沈浪接着开口,他们几个也听话的全部都落下去了。

这个过程,让他逐渐安心了不少。

可三人一兽真的完全落地,又让他疑神疑鬼。

沈浪真有那么大方吗?

他这是……算准我跑不掉?

莫非另外还有埋伏着什么人?

传说中的百花仙子吗?

让他走都不敢走,这让沈浪觉得好笑。

闵鹿和紫瞳则不一样,他们还是很严肃的,甚至是保持着随时可以进攻的状态。

因为对沈浪不够了解,不知道刚刚是真正的命令,还是故布疑阵。

“需要我怎么配合吗?”

狗神和沈浪的关系不一样,所以传意念询问了一句。

如果沈浪需要安排偷袭,或者去追杀,它都会当仁不让的直接上阵。

“不用。我就是要让他离开,那就是利益最大化。”

这一句狗神不是很明白,既然是敌人,不应该是击杀了吗?怎么放走了还能利益最大化呢?

不过对于人类的智慧,对于沈浪的智慧,它是无话可说的,所以也是老实听话。

红色面具老祖还在空中,就他一个人,就显得非常的尴尬了。

之前的伙伴已经没有了,他们之前站过的山峰都被压塌了,下还有大量烟尘往上冒。

沈浪他们却是已经落在一座山峰之上。

他现在走也不是,停也不是。

虽然事实上也不过是数秒钟的纠结,但对他来说,每一秒都比一天还要漫长的感觉。

这也不能怪他疑神疑鬼啊!

沈浪刚刚才轻描淡写的干掉了他两个伙伴,谁能相信他都没有提多少要求,就放人了?

再说了,紫瞳和闵鹿两个,一直是保持着战斗状态,他都能感受得到的。

不过纠结了几秒之后,想着如果对方要干他,那停留也没有用,反而徒添笑柄。

反正他的防御片刻也没有松懈过,这会儿也是保持着高度戒备,然后让自己瞬间达到最快速度,直接往远处飙飞而去!

在离开的时候,他几乎是达到了最紧张的一刻!

他就像一架被俘虏的战斗机,在被敌人允许离开的时候,时刻担心着后面会不会来一发导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