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七百三十四章 你不信我-第一强者-
第一强者

第一千七百三十四章 你不信我

本来闵鹿忌惮的是紫瞳老祖会『插』手,那是和他一样级别的对手。

但刚刚沈浪说的一些什么东西,他听着莫名其妙,当即也顾不了那么多了,先把人抓了、把记忆读取了再说。

不过就算是在这一刻出手,他更多还是在防着紫瞳老祖,对于沈浪,会觉得十拿九稳。

毕竟这是差着一个大的境界,就算沈浪再天才,拥有大仙巅峰的实力,也只能是和郑戌、参阳他们一战,在他和紫瞳老祖的面前,都是直接碾压的差别。

他本人是在瀑布的前面,距离他们这个峰顶,是有一点距离的,但这一点距离,对于一个大神强者,那根本不算什么,或许只是零点零几秒的差别。

但让他没有想到的是,就这样眼看着要把沈浪擒住的时候,沈浪一下从眼前消失了!

闵鹿已经到了峰顶,紫瞳老祖犹豫了一下,没有及时的出手阻拦。

这本是非常顺利的情况,可是沈浪这个目标却已经消失了!

一下出现在峰顶之上,闵鹿不由得大喝了一声:“人呢?”

这话是问瀑布前观望着这边的郑戌、郑松林,也是问旁边的紫瞳老祖他们,更是问他自己。

人怎么就不见了?

十一天前的晚上,大家也是锁定了沈浪,而人也是凭空的消失了,怎么也寻找不到一点痕迹。

那一次还可以说大家还有距离,或许对方有更快的方式。

但这一次不一样,这不是远距离的神识锁定,而是他亲眼看着,就在这么近的距离,就这样凭空消失了!

在闵鹿老祖喝问的时候,紫瞳老祖也是变了脸『色』。

郑戌二人也是紧跟着过来了,银杏谷和昆仑派六个人,都是脸『色』不善。

相比起十一天前沈浪的消失,他们要比其他人更多一次经验。

那便是在十二天前,他们还在瑶池水域边上的时候,沈浪突然的凭空出现。

不过当时大家都感觉到了,已经提前作出了准备,准确无误的把人包围了。

为什么后面两次却什么都感觉不到呢?

从沈浪这两次来看,并不是做不到!

那就只有一种可能,第一次穿梭过来的时候,碰到他们被发现了,让他后面两次的穿梭离开,速度更快,也隐蔽得更好!

至于他是用的是什么法宝,抑或是上古秘术,就不得而知了。

闵鹿和紫瞳相视无语。

片刻的沉默之后,紫瞳老祖开口了。

“把开启机关的秘术告诉我吧。”

他自然是不爽的,本来和沈浪一起回去,所有的宝箱应该是能开启的。

因闵鹿的『插』手捣『乱』,现在沈浪跑了,想要再邀请回来,别人肯定不可能再帮忙了。

现在只能寄希望于沈浪真的把上古秘术给了闵鹿,要不然就亏大了。

“什么秘术?扯淡!他就没有告诉我!”

闵鹿不由得叫了起来。

紫瞳老祖本来就已经脸『色』难看,此刻更是黑起了脸。

“闵兄!你真要当我是无知小儿么?刚刚可是亲眼看到他对你传音讲述!”

闵鹿老祖同样脸『色』难看:“这小子耍了我!是传音跟我说了,但说的不是秘术,而是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不知所谓。”

他说的是实话,沈浪没头没脑的来一段《出师表》,对于他自然是莫名其妙不知所谓。

但这听在紫瞳老祖的耳中,就不对味了!

这厮分明是想要独吞!

刚刚沈浪明明可以逃走得了的,如果不想交出秘术,根本就不需要传音告诉他。

会传音告诉闵鹿,想来应该是沈浪不想前路再被追堵,所以把这东西交待给他们两方,问题就抛给他们了。

可是闵鹿这厮,现在却不愿意说出来了!

“闵鹿!你刚刚怎么说的?你我百年多的交情!今日更是你搅了我的局!我不跟你追究,你居然还想要独吞?”

紫瞳老祖已经怒气冲冲,参阳和素风也是如临大敌的准备了起来,这如果要和银杏谷干起来,他们的对手就是郑戌和郑松林了。

刚刚过来的郑戌两人,一下也是紧张了起来。

银杏谷和昆仑派双方都是三个人,而且都是实力相当,真要打起来就是棋逢对手,结果极可能就变成了两败俱伤!

郑戌一咬牙,赶紧解释了起来。

“紫瞳前辈,您误会了!您和我家老祖可是老朋友,老祖不可能骗您,这定然是沈浪那小贼故意作『乱』!”

“轮不到你说话!”

紫瞳老祖怒斥了一声,不需要对他出手,已经让郑戌一阵心颤。

“你有病啊!”闵鹿也不客气了起来:“你我认识一百多年,你不相信我,相信一个认识几天的『毛』孩?”

“你还有脸提认识一百多年!”

紫瞳老祖紧盯着他,刚才那一阵,虽然是沈浪和闵鹿在对话,但他作为被争取的对象,也是压着一团情绪。

现在一下爆发了出来。

闵鹿是极其不爽的,因为他觉得他没有说谎,就是沈浪耍了他,而紫瞳作为老友,竟然不相信他!

不过他终究还是理智的,犯不着和紫瞳干起来,那最终结果是昆仑派三个人和银杏谷三个人干起来,结果就是两败俱伤。

那就让沈浪这小贼看笑话了!

这肯定也就是那小贼想要的结果,他就算不爽紫瞳的态度,但也不能让沈浪快意了。

“好!你想要知道是吗,那我就告诉你!他传音告诉我的是:先帝创业未半而中道崩殂,今天下三分,益州疲弊,此诚危急存亡之秋也……”

“你放什么屁!”

紫瞳老祖忍不住喝斥了起来,“你这是来不及编了吗?弄这么一个莫名其妙的东西来糊弄我?看来你真的把我当三岁小儿!”

“你才放屁!沈浪小贼传音跟我说的,就是这么一篇鬼东西!”

闵鹿硬顶了一句。

刚刚他没说,现在是说了,紫瞳老祖却还是不相信,还以为他一时间来不及编造假的秘术口诀,就用这么一篇文章来糊弄!

“闵鹿!”

“紫瞳!老家伙你醒醒!”

两个老家伙都怒吼了起来,双双也已经准备好了要出手攻击。

“两位老祖,或许……这就是沈浪想要的结果,想要你们自相残杀呢!”

这一次劝说的,则是素风,而不是银杏谷的人,让他们的目光都看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