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七百三十五章 接近真相的推测-第一强者-
第一强者

第一千七百三十五章 接近真相的推测

当局者『迷』旁观者清。

紫瞳、闵鹿两位老祖,现在就是这么一个状况。

以他们的境界,以他们的人生阅历,本是不会那么容易被戏弄的。

不过双方都是当局者,既然非常的关心沈浪那开启上古机关的秘术,也非常在乎各自的面子和尊严。

之前闵鹿的话,是要争取紫瞳的支持,不出手就是最好的支持。但在被沈浪说了一番之后,就变成另有所图了。

紫瞳已经怀疑闵鹿的用心了,他不说话怀疑,说什么也不会轻易相信。

参阳和素风,郑戌和郑松林,因为身份的差别,其实是不敢也不能掺和老祖们的争议,只能是听从安排的。

但真正要算起来,向素风、郑松林这样的年轻人,其实是更容易旁观者清的!

因为他们身份的关系,是在另外一个会场,并不知道沈浪的秘术。而且对于沈浪也颇不以为然,不相信他那么神奇。

所以从他们的角度,都觉得极可能是沈浪耍了闵鹿,而目的是想要把昆仑派和银杏谷都耍了,让他们两派自相残杀。

这种感觉郑松林也是有的,他对沈浪的印象更加不好。

不过现在是紫瞳老祖质问闵鹿老祖的时候,他们作为银杏谷的弟子,说什么都不妥的。就像郑戌的开口,会被紫瞳老祖喝斥一样。

素风则不一样。

素风是昆仑派的,他开口说话,紫瞳老祖不会喝骂他,而这样的话,对闵鹿也是有利的,自然也不会阻止。

所以他这一句有机会说出来了。

“住口!这里没有你说话的份!”

参阳忙低声呵斥了一句。

素风诚恳的说:“掌门、老祖,我想我们应该冷静下来核对一下。沈浪人已经跑了!他既然有把握可以跑走,又怎么会把真正的秘术说出来呢?”

看到他都这样说了,对方的郑松林马上也跟进。

“没错!我看沈浪那小贼就是故意的,如果真的有诚意,他为什么不公开说?如果他愿意告诉紫瞳老祖,为什么不亲自说,而要单独传音给我们老祖?”

小辈们这么一分析,紫瞳和闵鹿两个也开始冷静了下来。

沈浪能跑走。

沈浪不会甘心告诉闵鹿。

在这样两个前提下,他却主动的传音给闵鹿,又公开的说出来,很明显是要祸水东引!

“不错!那厮就是想要坑害我!我刚刚说的,就是他对我说的,根本不是什么秘术。如果得到了秘术,我犯得着过来攻击他吗?”

闵鹿再一次叫屈了起来,现在大家的情绪冷静了不少,他也没有再和紫瞳老祖针锋相对。

“紫瞳兄,我们是百多年的交情!我承认我有私心,但我并没有说谎,前面还有人等着伏击你们!与其看着你们连累被害,不如我先做这个恶人!”

他一脸的诚恳:“那厮的狡猾程度,你也是看到了,你觉得他可能会那么轻松的突然改变态度吗?”

冷静下来的紫瞳老祖,这会儿也觉得不对劲了。

“所幸现在只有我们双方,大家还可以沟通。如果周围有很多门派,大家都以为被我得到了秘术,那我就麻烦大了,成为众矢之的了!”

闵鹿说这话的时候,也是有点心惊。

然后他果断的对紫瞳说道:“紫瞳兄!你出手吧,直接获取我的记忆,看看我有没有撒谎!我完全的配合,那样不会有任何的隐瞒了!”

闵鹿这一次是真的放开了。

沈浪已经跑了,他可不能背上这个黑锅。

只要紫瞳老祖还怀疑他,哪怕不会直接对他动手,只要把这消息放出去,那他以后就吃不了兜着走了。

闵鹿本身是不会惧怕有敌人,毕竟他的实力也够强大。

但问题是,对于沈浪,背景还是神秘的,有一些人还是有所顾忌。对于他来说,就透明很多了。

对付不了他的,还可以对付银杏谷的其他人。

如果真得到了,倒也罢了,可以直接开价,索要高额报酬,有风险也无所谓。但什么都没有得到,却要付出如此代价,就极度划不来了。

紫瞳老祖看着闵鹿,对于这个老朋友的心机,他是深有体会的。

但现在,可以看得出来,闵鹿是想要甩锅,不想被坑了。

“算了,我相信你。”

他摇了摇头,闵鹿之前说什么他都不相信,是因为态度的问题。现在敢让他读取记忆,说明真是问心无愧。

闵鹿也没有坚持,如果坚持非要让他读取记忆,反而太刻意了。

“现在怎么办?这厮跑了,外界必然以为是被我们藏起来了,秘术也被我们得到了。”

紫瞳老祖同样的郁闷。

“我怎么知道?你不是在这里等着吗?没有想过这个后果?”

他有点想要骂人,哪怕草海里面真会有敌人,多少也是比被朋友坑了比较好。

“本是十拿九稳的事,我以为只要老兄你不『插』手,他『插』翅难逃。”

以闵鹿的身份,能够以法宝藏匿起来,本来就是放低姿态了,虽然没有成功的偷袭,也没有想到人能从手里面溜了。

“等!”

“等?等到什么时候?”闵鹿有点烦躁。

“你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到这小子吗?”紫瞳老祖有了一个推测。

“怎么会不记得。”

“他是突兀的出现在那里,但似乎对那里是熟悉的。”

“你的意思是……”

“当晚他离开之后,约定十天之后。而今早上的时候,还是在他消失的那个地方出现的!”

紫瞳老祖似乎和闵鹿打哑谜一样,其他四个人不敢『插』话打断。

闵鹿则已经猜得差不多了。

“你是说……不管他用什么方式穿梭离开的,很可能只能回到原地?我们第一次遇到他的时候,他就是因为在那里离开的,所以还是回到那里。”

“不错!”

“要是这样的话……”

他们两个的目光,都沈浪消失的那个地方。

刚才他们没能把握住,还是觉得大意了,闵鹿觉得他的心思在防着紫瞳去了,如果再来一次,一定能像第一次见到沈浪的时候,提前做好准备。

有了这个想法,他们马上行动了起来,六个人一起在峰顶形成了一个包围圈,等着沈浪的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