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七百三十章 天机之轮的作用-第一强者-
第一强者

第一千七百三十章 天机之轮的作用

沈浪一早就感觉到了不对劲!

以前他的心生警兆,是不会很确切的。比如到了光明山的时候,也是有预感危机。

不过那时候觉得光明神应该也就是大神境界,他自己有危险,加上狗神一起,就应该没有问题了,而且怎么也能逃出来的。

没想到最后真的非常的危险。

此番除了他自己的心生警兆之外,更是眉宇间的天机之轮有所感知!

只是刚开始,也只是警兆型的感觉,但随着一路过来,一整天下来,感觉却是越来越清晰。

当紫瞳老祖减速并说出要在这里停歇一晚的时候,天机之轮的感知,已经非常的清晰了,警兆指向的就是这山中!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

沈浪没有第一时间回避远遁,而是决定面对和解决!

所以他马上答应就在这里休息,并且在紫瞳老祖说起千丈飞瀑的时候,也没有任何的回绝,大家就这样下来。

到了近处,天机之轮已经不仅仅是警兆了,而且完全的直指问题关键,确认危机感就是来自于这飞瀑之后!

所以现在沈浪表面上是在看这瀑布,实际上是在观察整体的环境,如果打起来,有什么可以利用上的?

万一打不过,要怎么样离开可以更安全?

这些在还没有正面杠上敌人,他就先自己快速的研究好。

不打没把握的仗!

天时地利人和!

知己知彼,百战不殆。

就这三条兵法来说,沈浪向来都遵守第一条,而现在第二条是没有了,天时地利人和,都在对方那里。

他能做的,就是知己知彼了,提前了解对方的信息。

就算做不到完全的知己知彼,还能将计就计,至少也不会被对方打了伏击。

“这瀑布自然是不到千丈的,我昆仑山才有真正的千丈瀑布。不过就这里来说,也算蔚为壮观了。”

紫瞳老祖以为沈浪是在看风景,在旁边搭了一句话。

如果沈浪对瀑布有兴趣,只要接上一句,那他就可以借机到时候陪同沈浪去看昆仑山的千丈飞瀑。

那就能把关系拉得更近一点了。

沈浪是接话了,不过接的不是关于瀑布的话,而是让他不知道怎么接的话。

“如果有人想要袭击我们,瀑布后面算不算一个好的藏身之所?”

“……”

紫瞳老祖尴尬之后,勉强笑道:“这就是普通的瀑布,如果有人藏身在后面,我们都能提前发现了。”

沈浪点点头:“理论上是这样的。不过有一些法宝,还是能把人隐匿起来的,就可以让他们像缩头乌龟一样,把自己藏身在龟壳之中。”

他看起来是在和紫瞳老祖闲聊,但这话的声音,却是压过了瀑布的轰鸣,直接迫向了对面瀑布之中。

而“缩头乌龟”,更是直接的指骂了。

这话,既是回应紫瞳老祖,更是直接对瀑布后面藏着的人的骂阵!

对方既然用上法宝,把自己隐匿在瀑布后面,自然是清楚昆仑派从瑶池方向回来,会经过这里,在入草海之前,会在这里休息。

准备是要趁沈浪不备的时候偷袭。

没想到沈浪刚刚降落下来,他们还没有寻找到机会出手,已经先把他们藏身之地点名,并直接说他们说缩头乌龟了!

伏击的人,却并没有出声,也没有出来。

他们现在还拿不准,按说沈浪不可能知道他们藏身在那里的,便是紫瞳老祖也没有发现。

这极有可能是诈他们!

如果他们真的开口,或者出来,就被诈成功了。

只是他们也很纳闷,因为沈浪目光盯着的地方,就是他们所在的地方!

即便是隔着厚厚的瀑布,他们也有一种被盯着的感觉。

那真的有一种已经被暴『露』出来了的尴尬……

紫瞳老祖本来是很尴尬的。

因为这是他们门派休息的地方,也是他提议这里休息,沈浪说对面有藏匿着人,那就有一种间接说他们勾结人想要坑害他的意味。

不过沈浪再一次说的时候,已经有板有眼,而且目光和言语,都不像是对他,而是对着瀑布在说。

紫瞳老祖就不敢怠慢了。

他到底是大神境界的老祖,全力搜查对面的时候,马上发现了不对劲!

因为这是他们熟悉的地方,没有想过会有人埋伏。即便会有警觉『性』的搜寻,也只是例行的大概扫视一番。

对方在法宝的掩护之下,就没有觉察到。

但现在沈浪指得这么明显了,他就专门针对那一处搜寻起来,当即觉察到了有法宝的痕迹。

“不知道是哪路朋友?老夫昆仑山紫瞳,可否出来一见?”

紫瞳老祖,直接报上了他的名讳。

但其实这也只是一个例行的套话,沈浪很清楚,他当然也很清楚!

不可能是会那么巧的在这里遇到有人先路过,更不会是对方恰好也选择在这里休息。

而这是昆仑派的路线之一,要对付昆仑派,也不会那么巧就在今日。

所有一切的线索,都证明了一点,目标是沈浪!

沈浪之前的十天之约,其实真正跟高寒秋预约的门派家族,也不是很多。

其他一些本来就有意向的,变得观望了起来,但这十日之约,是大家都知道的。

而昆仑派拔得头筹,大家也是知道的。

今日沈浪会出现,那正常就会跟昆仑派返回昆仑山。

从瑶池方向过来,要经过草海,从这里是最近的路线。昆仑派自己带路,肯定就会经过这里。

埋伏在这里,自然就是想要把沈浪堵截了。

他能想到这一点,但他不能说破!

因为会来这里的人,肯定都是十天前在瑶池见过的,不算好友,都是老熟人了。

不管具体是谁,一旦说破了,就大家都尴尬了。

更有甚者,沈浪可能会怀疑他是和对方勾结的。

所以他必须一本正经的装作不知道。

沈浪已经骂阵,紫瞳老祖也叫板了,在里面的人,就不能再当是诈唬了。

“沈浪大仙,我们并无恶意,有事想要请你帮忙,特意来相邀,还望谅解。”

瀑布后面,传来了一个声音,但他们依然没有现身。